当前位置:首页  »  女乡长 » 分节阅读_28

分节阅读_28

【村长吧 cunzhang8.com 】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上天啊,终归还是公平的啊!她常常这样独自发着本不该由一个刚刚出道的大学生发出的感叹。她有时甚至想,人是什么?在原始社会的时候,人人不穿衣服,群居生活,那难道不是人吗?为什么现在的人画地为牢,自己给自己画出如此多的清规戒律?富人为了生活得更好,可以不择手段赚取穷人手里那一点点少得可怜的钱,那么穷人靠什么,难道只有靠偷、靠抢去过活吗?不!得靠天!人生而平等,都是赤身*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上天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什么礼义廉耻,在生活不能维持的时候,难道还有什么比吃一顿饭更重要的事吗?心态对一个人来说太重要了!陈好歌有了这样的心态,她在赚钱的时候,就更从容、更自在了。她开始把一切看得很淡很淡,只有钱才是她追求的最大目标,才是她生活中最最重要的一件事。什么富人、穷人?当不穿衣服的时候,都是一样的*,一样的无助!……既然如此,那么就从从容容地赚取那些富人们的钱吧!

女乡长 第十四章(4)
陈好歌有了钱,就开始把钱不当钱了,而是当成一种东西,一种和锅碗瓢盆一样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东西,一种日用品。她想,东西可以送人,那么钱有什么不可以呢?但是,世上没有无缘无故送人东西的道理。现在想来,当初要不是母亲的病,要不是郎总裁那五万元始终压在心头的沉重债务,她陈好歌能有今天吗?说不定还在那该死的枫叶口乡苦熬受罪呢!说不定还为能够当上一个什么省级见习公务员而沾沾自喜呢!她发觉,自己仿佛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变得突然世事洞明了——世事洞明皆学问,古人总结的这句话真不错!
  这天,陈好歌又有一种强烈的欲望,一种想给洪天华打个电话的欲望。她不清楚是为什么,但凡遭遇挫折或获得成功和喜悦的时候,她第一个想报告的人就是洪天华,可是,人家洪天华却一点也不领情,连一点点喜悦的神情都看不出来。上次母亲生病住院,她在极度孤独无助的时候,首先想到向洪天华求援,但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她怕受到他的冷遇!之后,她在极度矛盾的心理中,给郎总裁打了电话,打过之后就是极度的后悔……现在,这种感觉又向她袭来,给洪天华打电话的欲望消失了,给郎总裁打电话的欲望又突然升腾起来,但她还是犹豫了——她知道,当初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完全是身陷绝境造成的,没想到因此成了自己人生的转机!那么,今天,今天打电话可就不一样了,现在自己是身价几百万的富婆……她现在才明白一个道理:人在最痛苦无助的时候会想到一个人,一个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一个愿意让其分享痛苦的人;人在最荣耀的时候,也会想到一个人,同样还是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一个可以与自己分享快乐的人!世间事,就是这样奇怪无比啊!她知道,至少在目前,在她心目中,只有洪天华才是她需要的这样一个人!可是,洪天华却不这样认为,这使她十分痛苦!最终,她却选择了给郎总裁打电话。
  她给郎总裁打电话时,语气很平静。郎总裁这次在电话里却没有上次那样的干脆,而是问她有什么事?是不是还需要钱?她说,不是借钱,是还钱。郎总裁说,不用急嘛!她仍坚持要见一面,无论如何要见一面。在老地方,老时间。
  他们如约在高新开发区的名都咖啡店里见面了,郎总裁仍然预订的是名为“巴黎”的包间。和上次一模一样,郎总裁照例早来一步,早早点了牛排和玫瑰花茶。
  陈好歌准时出现在巴黎间。当她在服务生导引下进入房间的时候,郎总裁突然眼睛放光,十分异样地看着她,心里说:“这哪里是上次所见的陈好歌呀,分明是天上的仙女下凡啊!”他这样在心里感叹,但始终没说出来,呆呆地站在那里,手里举起的玫瑰花茶壶半悬在空中。服务生眼明手快,从他手里接过了茶壶,他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失态,忙不迭地说:“请坐,请坐!”
  好歌放下手里的女士包,就近坐在了郎总裁的身边,满脸笑意地向郎总裁点了点头,仍没有说一句话,拿起刚才服务生倒的玫瑰花茶轻轻地嘬了一小口,复又放回了原处。陈好歌不说话,让郎总裁更显尴尬,他不得不主动开口说:“才几月不见,你怎么变得如此……高贵……迷人!”
  他本想说高贵漂亮,但似乎觉得不太妥帖,一时又无合适的词语,竟急不择言地说出了“迷人”两个字,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觉得这两个字太肉麻了!陈好歌听他这样说,对他莞尔一笑,复又端起茶杯小嘬一口,仍没说话。郎总裁见到穿着如此华贵服饰的、年轻貌美的好歌,内心想,简直与上次所见判若两人啊!他不禁有些心潮激动,开始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他长长地舒一口气,试图使自己平静下来,和善地说:“这么快就能够还钱了?”书包 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女乡长 第十四章(5)
“我还给你十万。”
  “什么?”
  “我还你十万!”好歌重复一次刚说过的话。
  “可是你只借了我五万嘛!”
  “利息你不会要,我也没想要给你利息,只是觉得你应该得十万!”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也许你以后会想起来为什么的!”
  “你不说清楚我是不能要的。”郎总裁语气坚决。
  “不,你必须得收下!”
  “那是不可能的!”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好歌语气哀怨,泪水扑簌簌地掉了出来。
  郎总裁急忙怜爱地从桌上的纸盒里抽出一块纸巾,递给好歌。好歌轻轻拭了泪水。看着呆呆地望着自己仍显得迷茫的郎总裁,竟扑哧一声笑了。郎总裁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搔了搔头,尴尬地跟着笑了笑,一副傻傻的样子。
  看着郎总裁这副模样,好歌觉得既好气又好笑,又有些心疼,终不忍心再这样折磨他让他继续猜下去,就迟疑、羞怯地说:“你还专为我出了五万元……”
  郎总裁恍然大悟:“哎呀,我说嘛,咋那么似曾相识……你害得我思前想后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原来是你!”他一把把好歌拉到怀里,说,“你让我想得好苦……你知道吗,自你那晚之后,我有多少个夜晚没有睡过安稳觉吗?”
  好歌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轻轻地说:“不要这样……你不记得我很正常……”
  好歌边说边流出泪花。郎总裁这次没用纸巾给她擦泪,而是伸出手试探着用手指帮其拭泪,好歌没有拒绝,他便用手指温柔地沿着眼角向两边轻轻抹着泪花。接着,他又大胆地伸手把好歌的头拉进怀里,好歌挣扎了几次,终敌不过他那强有力的大手,就只好服从地把头倒向他的怀里,这时,好歌那飘着幽香的发丝顶着了他的下巴,他立即产生一种意醉情迷的感觉。两人就这样默默地拥抱着,半天没有说一句话。良久,郎总裁松开手,用双手托起好歌的下巴,疼爱有加地说:“让我好好看看你……”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好歌看,看得好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羞涩地垂下眼帘。
  “呵,你真是个美人坯子!”郎总裁由衷地发着感叹,转过头说,“好歌,你到我公司来吧,给我当私人秘书吧,我给你年薪十万,当然不算平时的福利和补贴。”
  “我习惯了我现在的生活,也算是发挥了我大学时所学的专业——到你那里能干什么呢!”
  “秘书是个综合性很强的岗位,无须专门的业务知识,只要人聪明伶俐就行,你在这个岗位一定很好的。”
  好歌怔怔地看着郎总裁,当她眼见郎总裁一脸真诚,没有一丝一毫的虚假的时候,她反而犹豫了,不说一句话。
  “的确,我当初都一直看好你,是因为你对艺术太神圣、对艺术的殿堂太崇拜,我没敢向你开口。你的才干绝不仅仅在一个大公司的秘书岗位,我相信我不会看走眼的……来吧,到我公司来吧,我可能今生注定了不可或缺你!”郎总裁恳切地邀请。
  “让我考虑考虑再回答你吧。”
  “好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这时,服务生送来了冒着热气的牛排。两人复又坐回原来的位置。郎总裁又点了两份热咖啡,两人嬉笑着,品评着美味佳肴,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人。 
  

推荐阅读 情乱莲花村 乡村艳福

新书推荐: 小寡妇 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 留守男人不寂寞 寡妇的私密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