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乡长 » 分节阅读_24

分节阅读_24

【村长吧 cunzhang8.com 】头。
  陈宏说这番话时,一脸严肃的神情令两个女人感觉到了这封信必有来头,事关重大。谭波儿接过信,慎重地放在手提袋内的夹层之中。
  “波儿你也不要紧张,也许我多虑了——我有一种预感,预感女儿河乡要发生什么大事,所以就替你们留了这一手……”陈宏扫一眼身边的两个女人,又说,“两位美女不是要让我请客吗,快说,想去哪里?”
  谭波儿这才回过神来:“石化大酒店的海鲜火锅很有名,就去那里吧。”
  三个人复又表现出刚才的热闹气氛,说笑着走出了局长办公室。
  陈宏喊来了林业局办公室主任和司机,一起走出县政府办公大楼,大家坐上局长的专车,直奔城东的石化大酒店而去。
  下午两点,县政府常务扩大会议准时开始。县委副书记赵增亮主持会议,县政府党组成员、各工作部门负责人、各乡镇长出席会议。与会者按照会议桌签指定位置依序坐定。谭波儿、任一宁、含喻三人的桌牌被安排在了会场的第一排,这让谭波儿有些始料不及。按照以往的惯例,前排应该是平川大乡镇领导和县级有关工作部门领导的位置,这次却把自己安排在这样显眼的位置,她有些纳闷,可她又不便说什么,只好坐了下来。
  大会开始之后,谭波儿悄声对身旁的任一宁说:“如果要各乡发言,还是你上去讲吧。”
  任一宁立即回应说:“不是说好了让含助理讲嘛,怎么又变了?”
  谭波儿说:“情况有变,你上去就说坚决执行县政府的决定,接受县政府今年下达的采伐任务就是了。”
  任一宁听谭波儿这么一说,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并开始在笔记本上打起了发言的草稿。接着,谭波儿侧身告诉含喻说:“快快去给会务组小洪说一声,咱乡发言人改成任乡长。”
  含喻随即离开座位,找到洪天华,把原来确定由自己发言改为任一宁,她亲眼见洪天华走到主席台,把改过的发言人名单递给了主持会议的赵副书记,这才放心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会议还在进行第一项,由县人造板公司总经理刁寒介绍这次外出考察安徽省宿迁市大面积栽植速生白杨林的经验。只见刁总经理站在主席台上,两手高举着一根三尺长、碗口粗、泛着青白皮的树干,滔滔不绝地向与会者介绍说,这是从他们公司样板林地里截取的一根三年生白杨树,栽下之后只生长了三年,就可以做庄户人家修房用的檩条了,栽这种树比种庄稼经济效益高多了……这时候,台下出现了交头接耳的嗡嗡声,会场有些混乱,谭波儿听到坐在自己后面的一人说:“吹牛也不打草稿,明明是十年生杨树,偏说是三年生!”有人打俏皮话说:“是不是刁总给这白杨树也打了催情素,不然这树咋发育得这么快……”

女乡长 第十二章(6)
又是一阵低低的哄笑。
  主持人赵副书记不得不打断刁总的话题,让大家静一静。会场复又恢复了平静。
  刁总终于讲完了,轮到会议的第二项,由出席会议的乡镇代表表态发言。第一个发言的是城关镇镇长包永能,大家又开始悄声议论刁寒刚才举起的那截树干是真是假,嗡嗡声淹没了包永能的发言。谭波儿似乎只听到了包永能发言结束时的一句话,只听包永能说:“坚决执行县政府的决定,保证完成任务。”波儿心想:“看来平川乡镇的日子也不好过呀,要动员老百姓在平整的水田里栽白杨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她正这样想着心事,却听得主持会议的赵副书记喊自己的名字,坐在身旁的含喻拉了她一把说:“人家点名让你上台发言哩!”她有些手足无措,原定的任一宁乡长发言,怎么突然变成自己了呢?她仿佛这时才突然明白了会上安排她坐第一排的用意,但她还是不死心,转过头用商量的口气对身边的任一宁说:“还是你去发吧?”
  “那怎么行?人家点名要你发言!”
  眼见任一宁坐在那里纹丝不动,谭波儿又气又急,没办法,她只好站起身走向主席台。
  这当儿,主持会议的赵副书记发话了:“女儿河乡的谭书记,将重点向大会汇报贯彻落实县政府森林采伐任务的措施。大家欢迎!”
  一阵掌声过后,谭波儿已经走到了主席台的发言席。台下立时一片肃静,这样一个美女书记走向众目睽睽的主席台,台下静得出奇。谭波儿没有像包永能镇长那样坐下来发言,而是站在那里,手里也没有拿稿子,看样子她是要即席发言了。
  谭波儿从桌上拿起刚才服务员特意为她换过的茶杯,端起来轻轻地抿了一口,不紧不慢放下,接着又拿起桌上的话筒,轻轻吹了一口气,立时,喇叭里传出清晰的吹气声。她这样试过话筒之后,开始提高嗓门讲话:“今年的森林采伐任务我们乡是全县的大头,这几年来老百姓一直不同意采伐,是我们没有把群众的工作做好。今年我们将努力给群众做好思想动员工作,想尽一切办法,千方百计完成县政府下达的森林采伐任务。谢谢大家!”说完,转身走下了主席台。
  台下立即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接着是一阵交头接耳的嗡嗡声:“这可是县政府开会以来最短的一次发言了!”
  “这漂亮女人真不简单,这么干脆利落!”
  主持会议的赵副书记隐约听到了台下的议论,脸上表情有些难堪,对谭波儿的发言似有不满,但作为大会主持人,他还是言不由衷地发话说:“刚才谭波儿同志的表态很好,态度很坚决,虽然没有说出具体措施,但我们从波儿同志发言的坚定语气上,能够感受到工作的信心,有理由相信女儿河乡今年能够完全、彻底地完成县委县政府交给的森林采伐这一光荣任务。下面进行第三项,请权县长和有关乡镇签订速生白杨林栽植任务、森林采伐任务两项责任书。”
  这时候,刁寒总经理从后台急火火向主席台走来,他从怀里抱出一摞大红镏金的《责任书》,很恭敬地放在了权县长面前。
  权县长按照刁总经理排定的顺序,逐一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是平川的十三个乡镇领导依序上台逐个签名。速生白杨林栽植责任书签完之后,刁总经理眼明手快,迅速拿出蓝皮白芯的森林采伐责任书,按分配任务的大小排序,权县长又开始逐一与几个山区乡的领导签订责任书。任一宁代表女儿河乡政府与权云绮县长在责任书上签了字。责任书签完之后,赵副书记宣布进行会议的第四项,由汉江县人民政府县长权云绮作重要讲话。
  权云绮滔滔不绝地讲了近一个小时。她首先大谈特谈栽植速生白杨林的重大意义,接着又漫无边际地扯起了县里的财政税收任务,社会稳定工作,最后终于说到了这次森林采伐指标分配的事情,要求全县上下要树立一盘棋思想,千方百计确保县骨干企业的原料供给。在讲话快结束的时候,权县长对城关镇镇长包永能、女儿河乡党委书记谭波儿的发言进行了点评,分别给予高度评价,并希望各乡镇回去之后要向这两个乡镇学习,加大工作力度,强化工作措施,狠抓工作落实,确保完成这次责任书上签订的目标任务。
  谭波儿坐在台下,对权县长的讲话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她在想,陈宏书记所出的锦囊妙计到底管不管用?她有些吃不准。
  会议终于散了。任一宁说家里有事,向谭波儿道了一声再见,就匆匆离去。
  含喻站起身来,一把拉着谭波儿的手,投去一个赞赏的眼光,波儿心领神会地紧握了一下含喻的手心,肯定地点点头,接着两人都会心地笑了起来。
  这时,洪天华悄然来到她俩身旁。眼见两位女士笑得十分开心,他好奇地问:“两位领导有什么好事,笑得这么开心?”
  含喻转过头,看了看洪天华,故作神秘地说:“不告诉你!女人间的事,想知道吗?嘻嘻!”含喻停顿一下,又说,“我们到街上去做头发,你去不去呀?”
  洪天华只好说:“你们女人做头发,我去傻站在旁边,合适吗?”
  含喻马上接口说:“那就是不去了?”
  谭波儿也向洪天华打招呼说:“小洪,那我们先走了。”
  两个女人的话中都包含着不想让他同去的味道。
  “拜拜!”含喻举起右手,偏着头顽皮地向洪天华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挽着谭波儿的胳膊,转身走出了县政府会议室。
  洪天华呆呆地站在那里,目送两个女人走出县政府大门,直到消失在茫茫的人海,这才收回视线。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向自己办公室走去。
  书包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女乡长 第十三章(1)
贺泽民经过一场生与死的考验,从百年不遇的沙尘暴中逃过一劫,似乎对生命有了一种大彻大悟的感受,这可从他对舍身保护的那一箱子药品的态度上感觉出来。这天,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贺泽民一觉醒来,明显感到体力已经彻底恢复了。考虑到将要支付的昂贵医药费,他想,无论如何得赶快出院。他来到医生办公室,找到分管自己的医生,说明了来意。起初医生不同意他出院,说是市里领导已打过招呼了,要求对出事列车上的入院乘客要精心护理,不许出半点差错。还说,他身体很虚弱,需调养几天,观察观察再说。他听医生这么一说,就站在医生旁边软磨硬泡起来。最终,他说服了医生,主管他的医生答应让他出院。在办理出院手续时,他被告知,凡搭乘这趟列车的入院病人,所发生的医疗费用,由铁路部门支付,出院时尽管放心走人。终于,住院费这块压在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他了无牵挂,一身轻松地走出了医院的大门。一名护士急匆匆从后面喊着他的名字跟了上来,交给他随身带来的那一箱药品。他轻描淡写地说:“这东西就留在你们医院吧,我不要了,麻烦你代为处理吧。”
  护士不依不饶地说:“不行,这是你的东西,你一定得带走。况且,这么贵重的药品,你要我如何处理啊!”
  他苦笑一下,似乎觉得护士说得在理,只好点一下头,示意护士放在脚下。护士看他对这箱药品如此轻慢,有些不解地说:“电视上报道说,你为了这一箱药,在生命奄奄一息的时刻还紧紧地抱在怀里,怎么这会儿变得如此无关紧要了?”
  “对不起,我真有些糊涂了,谢谢你及时提醒……先放在这里吧!”
  护士转身走了。
  他低头看了看,稍作沉思之后,顺手抱起药箱,反身向医院办公大楼走去。
  他来到三楼药剂室,直截了当说要找管事的主任。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妇女一眼认出了他,十分惊讶地说:“哦,你就是那位要药不要命的先进人物呀!我们在电视上看到你时,你还昏迷不醒,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哩!怎么样,身体康复了吗?”听中年妇女这么一说,贺泽民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回答说:“都是记者们瞎说哩,我哪是什么先进人物,只不过一个小小的医药销售代理商而已。”
  “哎,话不能这么说,行行出状元,医药代理商也有好人嘛!”
  “这一箱药我不要了,留给你们吧。”
  “咦,不要了?该不会是有质量问题吧?”
  “请放心,我一直护着,质量上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怎么会不要了呢?”
  “我累了,要回家了,带上它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敢做主,你得给我们熊主任说。”
  “它贵重吗?我差点把命都搭进去了……熊主任在哪儿?”
  “回家办丧事去了——他父亲和你坐的同一趟火车,同时被送进咱这医院,老爷子被沙尘暴裹到了车厢外面,送到医院时已经不行了……”
  贺泽民头脑嗡的一声,差点一个趔趄栽倒,中年妇女赶紧上前一把扶住他,惊慌地说:“贺同志你怎么了?没事吧?”
  贺泽民摇摇头,轻轻地说:“没事,这箱药就暂放在你这儿。你能不能告诉我熊主任家的住址,我去他家一趟。”
  “他家在乡下山里,距离市区有一百多公里——就你这体质?我看还是不要去了。”

女乡长 第十三章(2)
“没关系,我能行。你给我说一个大致的路线。”
  中年妇女拿起笔,给贺泽民写了一串地址,又简单画了一个乘车线路示意图,说:“山路崎岖,坐车、走路都要当心些。”
  贺泽民走出医院大门,坐了一辆脚踏人力三轮车,直奔长途汽车站而去。
  熊主任本名叫熊忠民,早年毕业于古都

推荐阅读 乡村春事 乡村猎艳

新书推荐: 善良的嫂子 恋上嫂子的床 嫂子 抱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