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8.醉人的霓虹(八)

8.醉人的霓虹(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醉人的霓虹


    吃完饭后,谭所长问宋佳喜不喜欢跳舞,宋佳没有回答。因为她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跳舞这两个字。谭所长说要带她去见见世面。


    于是他们俩驱车到了县里最豪华、最大的舞厅:凤舞九天。


    还没有走上去,就听到一陈陈鼓乐的声音。门口的引导小姐也很大方热情,清一色的肉色丝袜,短裤,齐腰衫,打了很重的粉底、猩红的唇。


    “先生,里边请,请问几位?”


    “二位。”谭所长答道。


    “这边请,要不要一个小包间?”


    “要。”


    “最低消费是五百五。”


    “没问题。”


    “这边请。”


    宋佳被带到了三楼一个包房里,里面有一排沙发、一个深色的玻离茶几,还有一个镭射灯。


    “哪位点单?”


    “十瓶啤酒、瓜子、腰果、话梅、一个大拼盘、牛肉干、盐水花生、绿豆糕、餐巾纸,好了就这样,不够等下再点。”谭所长说。


    “要不要来小姐?”


    “小姐?有哪里的小姐?”


    “最近来了一批山东的,个个胸大庇股圆,有范冰冰的风范。”服务员推荐道:“她们服务太度好,技术也好,个个都到过香港接受过培训,全是香港手法,包你满意。”


    “有没有我身边这位美女漂亮?”


    “哦,这个,你的这位朋友气质好,如天仙般,她们肯定比不上。”服务员说。


    “狗日的,这才象句人话,滚,我要唱歌了。”谭所长看了一下宋佳说道:“谁也比不上俺佳佳。”


    “宋佳,你唱什么歌?”谭所长说:“我帮你点。”


    “我可不会唱歌,会唱的几首歌也是老的,现在的流行歌曲一首也不会。”


    “老歌更好听啊。”谭所长说:“你说说看,是什么歌,我帮你点。”


    “《洪水湖啊,浪打浪》、《山歌》、《苏三采茶》、《送郎一朵牵牛花》、《上山岗》,就会这么几首。”


    “怎么你唱的歌我都没有听过呢?”


    “我先唱一首吧。”谭所长说:“下面我为亲爱的宋女士唱一首《康定情歌》。”说罢谭所长歌唱起来。


    一曲唱罢,啤酒和零食都上来了。


    “把酒全部打开。”谭所长说。他递了一瓶给宋佳,自已也拿了一瓶。“来对饮一下。”谭所长用啤酒瓶轻轻地敲了敲宋佳的酒瓶。


    “就这样对着吹?”


    “哎,这个瓶子小,你看看,十六块钱一瓶,只有二百毫升,真是贵。”


    “连你都觉得贵?”


    “我的钱就不是钱啊?”


    “来,来来,喝一口。”谭所长说:“下面请宋小姐唱一首《送郎一朵牵牛花》。”


    宋佳接过话筒就唱了起来。


    “送郎一朵牵牛花,愿牛不是牵年郎,一年一度来相会,末免太久长……”


    “唱得真好呀,想不到你还真是多才多艺。”谭所长举起酒瓶对着宋佳说:“喝,来喝。”


    “你瞧不起人吧,你以为农村里头的人什么都不会吧。”


    谭所长看了一眼宋佳,说:“我们出去蹦一会儿吧,此时外面正热闹着呢。”说罢拉着宋佳的手就走到大厅里去了。


    大厅里的人真是多啊。男男女女、花花绿绿的,一堆一堆,都在那里摇啊摆啊。


    谭所长把宋佳拉到人群中,然后自已扭动起来,只见他把双手举过肩,半屈着,扭动着庇股,摇头晃脑的,还眯着眼睛。


    谭所长扭了一会儿,睁眼一看,见宋佳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于是走了过去,抱着宋佳,头部轻轻的靠在宋佳的肩上,双腿还在轻轻的摇。


    宋佳只得把手放在谭所长的腰间,也轻轻的扭动双腿。


    旁边几个女的在拼了老命的摇着脑袋,把那个长发甩成一个圆圈。宋佳看了觉得脖子疼。


    也有不小的男人和女人搂在一起的,在昏暗的灯光下,这时处处有暧昧的氛围,宋佳见到右边一个男的按着一个女的,那男的穿着沙滩短裤,那女的穿得长裙。只见那个男人把自已的短裤褪到裆部以下,然后把那女人的长裙了起来,把那东西插入女人又腿之间。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摇了一会儿,宋佳觉得有些累,于是和谭所长回到了包间。两人又唱了几首歌,喝了一点酒,还不到十二点的时候,宋佳说要回去了。


    谭所长也有了睡意,于是他们俩就出了凤舞九天,开车离开了。谭所长把宋佳送到宿舍,宋佳打开门,一拉灯,大吃一惊,只见小赖打着地铺睡在地板上,衣服被扯得破破烂烂的。


    “小赖,你怎么啦?”宋佳走到小赖身边,扶起小赖问道:“你怎么啦?”


    小赖紧闭双眼,只是一股眼泪流了出来,宋佳知道她在忍着。于是对谭所长说:“你回去吧。”


    谭所长指了指小赖,示意宋佳要照顾她。宋佳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小赖睁开了眼睛,见了宋佳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姐,我不想活了。”


    “别这样说,你还这样年青,正是花季般的年龄,别想傻事。”宋佳安慰道:“你休息下,我去打盆水来给你洗一洗。”


    宋佳拎了一只桶到楼下提了大半桶水上来,拿了一只脸盆,倒了些冷水和热水掺,用手试了试温度,把毛巾递给小赖说:“你先洗一洗,有事慢慢说。”


    小赖接过毛巾,洗了洗脸,拉着宋佳的手说:“姐,我怎么这么命苦呢?”


    “你慢慢说,不要着急。”


    小赖就把发生的事情跟宋佳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原来,小赖的老公爱赌,刚结婚的那几天还比较收敛。可是俗话说:赌棍停不了三日。天天在外面赌,先是小的,后来是大的,不仅把结婚收的彩礼钱、存折等全部输光了,还把生活费都输光了,听说外面还欠了一大庇股债。


    “他这样的人,你结婚前没有了解清楚吗?”宋佳问道:“这样的人,你嫁给他不是……,唉。”


    “结婚前他装得可好了,对我也很关心和爱护,又能说,甜言蜜语的经常哄我开心,再说又不在一个单位,他们单位离我们这么远,谁知道他是那样的人啊。”小赖说:“每次遇到他们公司的人都对我说:小赖你真有福气,嫁给他肯定享受。那些骗子,没有一个跟我说了真话。现在才知道他是个流氓、赌棍。”


    “他把钱都输光了,本来我发现不了,下午我妈来了,我就想到菜场去买菜,于是我拉开抽屉想拿点钱,发现一分钱都没有了。于是我就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刚开始还不说,耍赖。”小赖抽泣道:“后来,就耍横,就说是他把钱输光了,还赖我是个败家的,不带财运。”


    小赖泣不成声,宋佳把纸巾递给她。小赖擦了一把眼泪继续说:“这个天杀的,他自已输了钱还赖我不带财运。我跟他理论,他就打我。你看看,宋姐,你看看。”小赖把衣服掀开,只见青一块紫一块的好几处瘀伤。


    “这个天杀的,打了我还不停手。我妈过来劝架,对我妈还动手,把我妈推到在地。”


    “你说,就是这么一个流氓,当初我真是瞎了眼。”小赖说道:“当初我要嫁给他,我的父母全都反对,他们说我是一个国家干部怎么找一个工人。我都没有嫌弃他,顶着全家人的压力嫁给他。这个天杀的,迟早要遭雷劈的。”


    “那你妈妈呢?”宋佳问道。


    “她回家去了。”


    “唉,真是可怜。”宋佳说:“今天太晚了,要不我们先睡。你跟我睡一张床上,我们各睡一头。”


    “我就打地铺吧。”


    “这可不行,晚上冷着呢。从现在起你可得要保重身体。”


    一夜无话。


    第二天,小赖回到家里把一些行头都拿回了单身宿舍。宋佳说:“你不想回去了?”


    “我再也不想见到那个天杀的了。”小赖狠狠地说。


    到了上午快十点的时候,小赖的老公来了。他骑着一辆崭新的摩托车,站在大门口喊:“赖小梅,赖小梅。”


    小赖就是不理他。


    谭所长正从外面办事回来,见是小赖的老公刘晓明,说道:“我们的民警被你打伤了,你胆子好大啊,敢袭击公安民警。”


    “她是我老婆,再说她也打了我啊。你看。”刘晓明挽起衣袖,见胳膊上也有些抓痕。


    “所长,你不知道,我是轻轻的打了她,她可是狠狠地反击我。我的背部和胸部就象是被猫抓似的,没有一块好肉。”


    “别说了,听说你赌博输光了家里的钱,是不是?”


    “没,别听他乱说,我从来不赌博的,钱是借给了朋友,过几天就会还的。”


    “把生活费也借出去了?”谭所长说:“我告诉你,刘晓明,我可以把你拷起来,你信不,关你几天。”


    “以后不敢了。谭所长,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刘晓明求饶道。


    “小赖不理你,你就先回去,别在这里大喊大叫的。”谭所长说:“影响不好。”


    “那我跪在这里,我不说话,行不?”


    “那更不行,你跪在这里,你想干什么?不知内情的人以为你是要告状申冤呢。”谭所长说:“快走快走。”


    刘晓明无奈,只好走。他发动摩托车,就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对着办公大楼又喊道:“小赖,如要你下午不回家,我就把房子卖了,再去赌,输光了,我就把你也作为赌注,输光了我就去打工。”说罢对天哈哈大笑道:“你以为我怕你,你要管我,试一试。”


    “天杀的,我操你八辈子祖宗。”小赖从办公室里冲了出来,对着刘晓明扔下一只茶杯,刘晓明把头一偏没有砸着。


推荐阅读 乡村欲爱 乡村艳妇 乡野诱惑

新书推荐: 妻子的婚外遇 互换女友 乡村女人 出轨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