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6.失身(六)

6.失身(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陈小勤刚想拆开信,这时陈自立到了。他一把从父亲的手里拿过信封,看了下,对陈小勤说:“这应该是录取通知书了。”

    “爸,你拆开吧。”自立把信交给陈小勤。

    “不,这个应当由你自已来拆。”陈小勤把信还给自立。

    自立把信封看了看,然后沿着信封口撕开,从里面拿出几张纸来。一张较厚的纸上面写着:录取通知书。

    另外一张纸是学校写给家长的信,陈自立把它交给父亲。

    另外一张纸写的是入学要求,包括入学的时间、学费等通知事项。

    陈小勤读完了信,然后又把其它的两张纸也仔细的看了看。

    邮递员叫陈小勤在一个本子上签了字就走了。陈小勤说外面大雨,叫邮递员呆会儿再走,邮递员说还有其它的录取通知书等着要发,所以冒雨又走了。

    “真是好雨知时节,狂风送金榜。”陈自富打趣自立道。

    “通知书上写着什么时候入学?”

    “8月16号入学,今天是11号,还有五天。”陈自立答道:“提前了半个月,是为了军训。要搞半个月军训呢。“

    “学费不低啊。包括军训服装费、校服费、书藉费、住宿费、搭膳费等等,算在一起工2000块呢。”

    “这么多?”

    雨渐渐停了下来。自立和自富在堂屋里高兴的谈着。香秀和母亲去生火做饭去了。陈小勤独自一个人在外屋,抽着旱烟。他一会儿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掰着,仿佛是在计算着什么,一会儿又发出叹息声。

    吃过午饭,陈小勤把宋佳叫到里屋,关上门。

    “什么事啊?鬼鬼祟祟的。”

    “有个事我想跟你商量。”

    “啥事?”

    “就是自立学费的事。”

    “这是一笔大数目。我们得仔细盘算盘算。”

    “我们家现有多少钱?”

    “有多少钱你不知道啊?”

    “你是当家的吧。”

    宋佳把床底的柜子拉出来,并拿出一件破棉袄,从破棉祅的衣领下面的夹层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来,说道:“所有的家当都在这里。”她把这个小布包递给陈小勤。

    陈小勤打开把里面的钱都拿了出来。十块、五块的,还有一毛两毛的,数了数,不到200元。

    “就这么点啊?”

    “不就这么点,你以为我还有私房钱?”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陈小勤见宋佳脸色不好看忙说道:“不是说你有私房钱,是我没有本事。”

    “花生今年的价钱又不好,只有8毛钱一斤,把花生全卖了,就算三百斤,三八二四得二百四十元。”

    “花生有没有三百斤,你就会往大里算。我看花生最多三百斤,还要留明年的花生种呢,再说多多少少要留一点给孩子们吧,一家这么多人口。”

    “这样算,能有二百斤卖就不错了。”

    “六月豆有个七八十斤,听说一斤也能卖到六毛钱。”

    “你还是先把陈老给的袁大头卖了吧,然后再打算。”

    “哦,对,明天上午我去县城看看有无人要?”

推荐阅读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村长的后院

新书推荐: 女乡长 乡村猎艳记 艳情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