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6.床上青春(六)

6.床上青春(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床上青春

    正当赖小梅自我桃醉的时候,电话响了。

    赖小梅拿起电话。“喂,是小梅吗?”

    “你是?”赖小梅听这声音有点熟悉,但一时也想不起是谁。

    “呵呵,你猜猜看。”

    “怎么猜呢?”

    “我是你高中同学,我在个面工作。”

    “哦,你是那个、那个……”赖小梅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但是她还是无法叫出他的名字,只是那个熟悉的身影,高中时代那个可爱的,常让她心跳的人,让她脸色出红的人,生活的影像一下子就映现出来了。

    “你回来了?”

    “是的,我刚到。我家里有点事情,刚处理完。”

    “哦,马上要走吗?”赖小梅一听心里有些失望。

    “是今天晚上的汽车,晚上九点半钟走。”

    “那你现在在哪里?”

    “哦,我在凯乐宾馆。”

    “哪个房间?”

    “605”

    赖小梅一下子沉默了,她拿着电话没有出声。

    “能来见上一面吗?”

    “哦,我想起你的名字来了。你叫陈海洪吧。”

    “呵呵,是的。”

    “听说你去年结婚了?你老公对你好吗?”陈海洪问,语气中充满关切。

    “结了,等于没有结,他死了。”

    “死了?”

    “是的,他被车撞死了。”

    “哦,那你真是不幸。”

    “不,你错了,我现在很幸福。”赖小梅说:“你结婚了没有?”

    “我还没有。”

    “有女朋友了?”

    “嗯,刚分了。”

    “哦,你那么优秀,总会有女人追的。”赖小梅说:“你肯定交往过很多女人,都跟他们上过床吧。”

    “哦,没有,我还不有这方面的经验。”

    “哼,骗我吧。”

    “我骗你是小狗。”陈海洪说。

    一听到这句话,赖小梅就乐了,她想起了以前,只要她不相信陈海洪说的事,他就会一本正经的说骗你是小狗。

    “哦,你知道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在干什么吗?”

    “这个我猜不到。”

    “我在自慰。”赖小梅挑逗的说:“你不会觉得我淫荡吧。”

    “不会,中国人就是性压抑太利害了,尤其是女人。”陈海洪说:“自慰可以帮助缓解性压力。”

    “哦,你还很懂哦,看样子你也是经常自我解决啦。”

    “嗯,是的,我经常这么做。”

    “要不要我们一起在电话里自慰?”赖小梅说。她想戏弄这个男人,这个她曾经爱慕的男人,即便在结婚的初夜,当她的老公把进入她身体里的时候,她想着的就是这个电话中的已经有多年没有见面的男人,所以,她想戏弄他。

    “那就不要吧。”陈海洪说:“如果你有空,你就过来,或者我下午来找你也行。”

    “不,还是我到你那里去吧。”赖小梅说:“你稍等下。我马上就到。”

    赖小梅放下电话,她端起一只脸盘,往里倒了些开水,然后加冷水,试了试水温,放了一点盐,然后把脸埋在里面,过了十多秒,她把脑抬了起来,任脸上的水往下流,从她白晰的脖子上流了下去,流以乳沟深处,然后到了腹部,经肚脐一直往下流,一股清凉之感也自上而下。

    她拿起毛巾把脸擦了擦,然后把衣服和裤子脱了下来,换上一套工作装,换好后,赖小梅站在镜子前仔细的端详着自已,觉得自已不管身材还是长相都要比高中时代丰满和有韵味。

    赖小梅把门关好后,就径直往凯乐宾馆去了。

    她来到605,摁了一下门铃。

    门开了,出来一个彪形大汉,那个大肚子,宽脸宠,平头,一条粗且短的脖子上一个大脑袋,大大的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

    “你是?”赖小梅指头这个胖子问。

    “我是陈海洪啊。”陈海洪说:“几年不见,认不出来了吧。”

    “哎呀,你变成这个样子啦,要是走在街上,我才不敢认你呢。”

    “呵呵,是的,这些年招待多,所以长得肉就多了。”陈海洪说:“你是赖小梅吧,想不到你还是这么漂亮,哦,不,是更加漂亮了。来来,快进来吧。”

    赖小梅进到房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两人一时无语,空气似乎凝固了。

    “你喝茶不?”陈海洪打破这稍有些尴尬的气氛。

    “哦,倒一杯吧。”

    “你穿这个警服真是好看,特别地好看。”

    “是吗?有高中时好看吗?”

    “嗯,比高中时更有气质。”

    “这么多年了,一个人在外面,会不会常想起同学们?”

    “会啊,想得最多的就是这家乡人和同学了。”

    “想得最多的女同学是谁?”

    “当然是你了。”

    “骗人吧。”

    “我说的是真的。”陈海洪深情的看了一眼赖小梅。

    “现在我不是跟你同居一室吗?”赖小梅说:“我现在不是在你身边吗?”

    这个暗示已经很明白了。陈海洪还是不敢,他搞不明白赖小梅为什么要存心挑逗他,因为他不知道发生在赖小梅身上的那些事情。

    “你真是个懦夫。当年高中的时候,毕业的那一天,我们深情相拥,你就知道吻我,难道你除了吻我就不会别的了?”赖小梅见陈海洪的囧态,所以心中甚是恼火。

    “你说你想我,想我就走过来,抱紧我。”

    “我不敢。”

    “你为什么不敢,我们双方自愿。”

    “我怕”

    “你怕什么?”

    “你穿着警服。”陈海洪说:“我看见警察就想胆怯。”

    “那好,你看着我。”赖小梅说完,把警服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

    “现在没有警服了。”

    陈海洪见赖小梅玉洁般的身体,丰满中透出成熟女人的韵味,如猴子见到了仙桃般,他觉得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心跳得象是跑了一万米似的,满脸涨得通红。

    说实在的,这也是陈海洪第一次见到女人的身体,如此近的距离。他内心十分的狂热,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站了起来,那个东西把裤子顶起了一把伞。他慢慢地靠近赖小梅。

    赖小梅轻轻的仰起头,朱唇微启,她等着陈海洪。陈海洪把头靠了过去,两个年青人就咬住了,彼此紧紧相拥。“你咬我吧。”赖小梅对压在身上的陈海洪说:“快咬我。”陈海洪照样做了,他轻轻地咬着她的香唇,如蜜蜂咬住了花蕊,他拼命的吸着,觉得还不是十分的解渴,他需要那种夏天见到冰西瓜的感觉。

    赖小梅伸手抓住陈海洪的身体,抚摸着他,亲吻着。陈海洪十分的兴奋,急于想吃热豆腐,无奈过于激动,没动几下就泄了。

    “你就这个水平?”赖小梅无限的失望,说实在的,她还没有经历过,老公没有带给她这种感受,这个高中时代的初恋也没有带给她这种感受。

    “这是我第一次,有些紧张。”陈海洪说。

    “要不要休息下再来一次?”赖小梅说。

    “不用休息,马上就来。”陈海洪立即翻身上马。

    赖小梅刚开始觉得好象是一条小虫子爬进了一个山洞一样,只是有些痒,但是后来,她发现这个虫子会慢慢长大,大得自已容纳不了,鼓鼓的充满整个洞府没有一丝空隙。

    赖小梅觉得自已的身体完全被陈海洪所撑开了,如吃饱了的蟒蛇一样,园滚滚的,她觉得自已混身发烫,整个下身好象要裂开了一样,混身兴奋无比,好象有个虫子在身体里爬着,那种痒那种奇妙的感觉,她无法说出来,只得大声地呻吟,脑袋轰的一下,一陈空白,下身一股白白的液体飞出。她达到兴了。

推荐阅读 村姑也疯狂 乡村小神医

新书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山乡野情 乡村留守女人的艳福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