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3.翻脸(三)

3.翻脸(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翻脸

    就在宋佳和女儿刚吃完饭的时候,宋佳的电话响了。

    宋佳一看是黄市长电话。她本不想接,但是电话一直在响。没有办法,宋佳只得接了。

    “喂,是黄市长啊。”宋佳在电话中说道。

    “是我。”黄高市长还象以前那样,但是很明显的是他今天显特很高兴,似乎有什么高兴事似的。

    “哦,听起你来心情不错啊。是不是有什么高兴事啊?”宋佳问道。

    “你猜对了。”黄市长说:“给你三次机会,你猜猜看。”

    “不用猜。”宋佳说:“我一说就准。”

    “呵呵,你以为你是孔明啊。”黄市长说。

    “是不是当市长了?”宋佳问道。

    “哦,你真是利害,是女孔明啊。”黄市长说:“今天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呵呵,我成为你们的市长了。”

    “真的?”宋佳故作惊讶道:“恭喜你啊。你计划怎么安排?”

    “我现在还没有什么安排?”黄市长说:“我现在要装做镇静,不能到处跑。要不,你过来吧。到市里来,我们亲热下。”

    “哦,这个。我来祝贺是自然的事情,但是今天我来不了。我刚从市里回来?”

    “哦,你今天才回去?”黄市长说:“你那么久在市里也没有找我?你在忙啥呢?”

    宋佳一听,知道说漏了嘴,急忙说:‘我有一个朋友的母亲生病了,在市里看病,所以我去看了,然后帮她找了点关系。’

    “哦,这样啊。”黄市长说:‘我还以为你去找新的靠山了,想把我甩开呢。’

    “哪里话?”宋佳心跳得有些快了。她说:“不会的。你就是今生最大的靠山。要不,我明天来。”

    ‘可以。现在学校也开始放假了吧。’黄市长说:“要不,你把姑娘也带来玩几天吧。”

    “哦,这个啊。她现在还不有放假。”宋佳说。

    “那你问下她什么时间放假了?我这边也好安排下。”黄市长说。

    “是不是在说我啊?妈”宋佳的女儿一听到放假的事,知道是在谈自已,于是就喊了起来。

    宋佳急忙跟她做个闭嘴的手势,但是已经晚了。

    “哦,我都听到了声音了。是你女儿吧?这么快就放假了。放假了,正好你明天一起把她带来吧。”

    “她好象不太愿意去。”宋佳对女儿挤眉弄眼。

    “我想去。呵呵。”女儿却高兴得喊了起来。

    ‘宋佳,你这是啥意思?人家要来,你还跟我打糊糊啊。’黄市长说:“如果明天她没有来,你也就不要来了。啊。”说完,黄市长挂了电话。

    宋佳也只得放下电话,她脸上显得有些不高兴。

    “妈,你怎么不高兴了。”

    “我怎么高兴得起来呢?”宋佳说:“唉,你黄市长伯伯要见你。”

    “哼,这有什么不高兴的。这是好事啊。正好我跟他说说我要出国的事情,我正好找他帮忙。”

    “你可别乱来啊。”宋佳说:“别给我提这事,别给我脸上抹黑啊。”

    “哼,这个你可管不着。”女儿说:“我现在是大人了,我的事情我作主。我们班上有一个女同学还认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做干爹呢。人家第二天就送了一辆奔驰给她,让我们羡慕得不行了。”

    “等你学好了本事,什么买不到啊。难道非要认个干爹,不劳而获?”宋佳有些生气了:“现在这个世道,到处干爹干妈,谁知道到底是咋回事呢?”

    “我一个也没有。”女儿说道:“你就是老封建。认干爹怕啥呢。人家又不会吃了我。”

    ‘你不懂。我就是怕人家把你吃了。’宋佳说。

    “你多虑了。”女儿坚持道:“反正明天我得去。如果你不带我,我就自已坐公共汽车去。”

    “我就是拧不过你。好好好,明天我带你去。不过,去之前你妈得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得遵照着去做。”

    ‘什么事情?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女儿问道。

    “就是。”宋佳看着天真的女儿,纯洁得如天使一样,仿佛如刚开的花朵,即便是用手一触也会把它玷污了。

    “你怎么今天也变得吱吱唔唔的了?”

    “妈跟你说之前,你得告诉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你有没有过那种事?”宋佳小声的问道。

    “什么事?你就明说吧。”

    “你交过男朋友吗?”

    “没有。”

    “那你现在还是处女?”

    ‘妈,这说这个干嘛啊。’

    “唉,这个世道不好啊。”宋佳把女儿拖进房间,跟她说:“现在很多高官认干女儿,都是把干女儿当情妇,你知道吗?”

    ‘知道啊。’女儿把眼睛睁得很大,脸上有些不屑地说:“现在网上都是这些事情。连红十字会都牵涉到这个事情呢。”

    “啊?”现在论到宋佳干瞪眼了。

    “唉,现在的女人太势利了。我们班有的同学为了二千块,就出卖了自已的初夜。这种事多得很啊。相比之下,认个位高权重的干爹可靠得多啊。”

    “你真的这么想?”

    ‘是的。’

    宋佳一听,差点要晕了过去了。她身子晃了一下,用手扶住墙,看了女儿一眼,没有再说话了,自已进了卧室,躺了下去。

    女儿见母亲有些不高兴,仿佛身体也不舒服,就跟了进去,说:“妈,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喝点水?”

    ‘不用了。’宋佳背对着女儿,没有转过身,说道:“你自已休息吧。明天再说。”

    女儿只好回到自已的房间。

    宋佳其实根本睡不着,她没有想到现在这个世道会变成这个样子,一切都唯钱,唯权。而对尊严,道德等什么的放得那么远了。

    宋佳想了想自已,觉得自已能走到今天,其实也是靠美色。如果这个世道没有了这个,自已现在肯定也只是一个农民,在家里种着地,喂着鸡,天天吃着粗茶淡饭,过着背朝黄土脸朝地的生活。

    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世界变成了一个村了。人们有吃有穿生活过得富裕了。对于性的选择也多样化了。不再强调从一而终了。

    那街上有那么多的红灯区,女人与网友见个面,吃个饭就上床的事情也比比皆是。现在这个社会就是缺机会。如果有一个可靠的干爹,说不定人生就会顺利得多。机会就会多很多。女儿的学习那么差,连个三本也没有考上,现在念个专科学校。如果要靠她自已的本事,说不定连饭也弄不到吃。但是如果有一个当市长的做干爹,前途肯定会好很多。想到这里,宋佳心里稍微舒服了些。

    但是她一想到这个黄市长和自已的那些事情,现在女儿也牵涉进来了,觉得有些不舒坦。她叹了一口气说:“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逃也是逃不掉的。”说完,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推荐阅读 乡野美色 乡村乱情

新书推荐: 出轨日记 老婆出轨 小姨子的诱惑 大山深处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