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32.艳遇(三十二)

32.艳遇(三十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艳遇

    过了差不多一个月,刘征几乎已经把曹建华忘记的时候,她正在公司上着班呢。突然电话铃响了。朱梦妮接过电话,电话里说是找刘征的。朱梦妮把电话递给刘征。

    “你的电话,找你的。”

    “是谁?”刘征问道。

    “不知道。”朱梦妮答道:“是一个男的。”

    “哦?男人?”刘征接过电话:“喂,你是谁?”

    “姐,是我。”

    “哦,小弟啊。”刘征在电话中说道:“你找我有事吗?”

    “姐,你怎么能干出那种事情来?我觉得真丢脸。”

    “啥?”刘征一听心里有些慌了,急忙说道:“弟弟,你说啥,能不能说清楚些?”

    “你自已看看吧。在网上挂着呢。”

    “什么东西?”刘征问道。

    刘征的弟弟把网址告诉了刘征,刘征急急忙忙的打开网页,网上立即出现了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刘征本想立即关掉,但是她想弟弟打电话来说的这个事情跟自已有什么关系呢。她在网上继续浏览了一下,突然,她被一个醒目的标题惊呆了:一个江西女人的自拍。

    刘征怔了一下,她觉得弟弟说的可能是这个事情。于是她把这个视频文件点开了,系统要求装相关的驱动程序,刘征按照系统的要求把程序装好后,再点开这个文件。

    原来是一个录相,录相虽然不太清楚,但是场景和对话却是十分的清楚,这是刘征与曹建华在荔枝公园租房住的那间房,房中的摆设她永远也忘不掉。刘征心中一凉,她仔细的看着,发现里面的那个男人就是曹建华,而那个女的正是自已。画面中两个人正在床上过着性生活。刘征呆了,她傻傻地看着录相,一动也不动,里面的对话却十分清楚的传到她的耳朵中。

    “爱爱,你的大吗?”

    “大。”

    “你喜欢吗?”

    “喜欢”

    “硬吗?”

    “硬”

    “长吗?”

    “长”

    “能用一句话赞美一个你老公吗?”

    “真是又粗又长又硬,我很喜欢。”

    刘征听到这熟悉的对话。这本是她当初和曹建华的私密话,怎么就传到网上了呢?刘征用力的拍了一下脑袋,把电脑关了,她一下子趴在桌子上,哭了。

    这无声的眼泪啊,包含着无尽的悔恨,刘征的心彻底的碎了。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已会遭遇这么多的不幸。她觉得心里发冷,身上发抖,她觉得自已无脸再活下去了。

    一切生的希望顿时被掐灭了。刘征心死了,这一次是真正的死心了。她不再幻想着以后的生活了,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早点结束自已的生命,以让这个痛苦伴着她一起带到地底下去。

    她悄悄的把泪水擦干净,把工作中需要做的还没有做完的事情写成报告,然后再写了一封辞职信,这一切她都是在上午上班时完成的,朱梦妮都不知道。只是到了中午下班吃饭的时候,朱梦妮才说:“哎,刘姐,你今天上午既然没有笑啊。没有听到你的笑声,我都觉得生活中好象缺少了什么似的,混身没有劲了。”

    刘征强挤了一下脸上的两块肉,说:“我还有点事没有忙完,你先下去吃饭吧。”

    “那要不要我帮你把饭带上来吃?”朱梦妮问道。

    “不要。”刘征答道:“你真是个好同事,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

    朱梦妮听了刘征这么一说,觉得有些怪怪的,她笑道:“你也是我的好姐姐,我也一辈子不会忘记你的。”说完朱梦妮就下楼吃饭去了。到了食堂,刘晓明见朱梦妮一个人下来吃饭就问到:“刘征生病了吗?”

    “没有”朱梦妮答道;“你就会关心她。”

    “呵呵,她是我的小妹,我把她当成小妹妹。”刘晓明说道:“你啊,什么都好,就是醋坛子多了,不经意就打倒了一个。呵呵”。

    “多关心关心我吧。”朱梦妮说:“如果我也象你这么关心一个男人,你不会打翻醋坛子吗?”

    “不会”。刘晓明答道:“要不你试试看,看我会不会。男人肚量大如海啊。不象你们女人,小鸡肚肠的。”

    “那是你不爱我。”朱梦妮大声说道,朝刘晓明翻了一下白眼,就排队打饭去了。

    “你看,这个小气鬼,这么快就生气了。”刘晓明摇了摇头,跟着朱梦妮了打饭去了。

    吃过饭,朱梦妮回到办公室,此时办公室已经没有人了。她也没有在意,因为有些困,所以朱梦妮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到了上班时间,朱梦妮醒了,她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已经是二点十分了,但是刘征还是没有来。

    “刘征今天怎么啦?”朱梦妮自言自语道:“她可从来不会迟到的,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朱梦妮想着,她拿起桌上的电话给刘征打电话,但是电话没有人接。朱梦妮放下电话,她打开放在桌子上的文件夹,发现里面有一封信,看信封上的字是刘征写的。朱梦妮突然感到有些紧张,她的心跳加快了,头上似乎也有汗了掉下来,她预感到今天要发生什么大事情了。朱梦妮迅速的拆开信。

    信上写道:“小朱,我最最亲爱的小妹加同事,我与你辞别了,不要找来找我。下辈子再见吧。另外,附辞职信一封,请交给人事经。告诉刘晓明我离辞了。”

    朱梦妮蒙了。她一下子没了注意,心想:“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呢?”

    她实在是想不通,得不到答案,于是她下楼来找刘晓明。

    “晓明,你出来下。”朱梦妮在玻璃窗前朝刘晓明招了招手说道:“晓明,快出来。我有事跟你说。”

    刘晓明见朱梦妮在向自已招手,于是就出来了。问道:“什么事情啊?是不是又要过生日了?”

    “不是。”朱梦妮说:“刘征辞职了?”

    “什么?”刘晓明一下子被击蒙了,问道:“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呢?”

    “我也想不明白。”朱梦妮答道:“她上午可好好的。”

    “你没有觉得她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吗?”刘晓明问道。

    “没有啊。”朱梦妮答道。

    “你想想看?”

    “没有啊”朱梦妮答道:“就是上午没有听到她笑,一个上午都没有笑。”

    “哦”刘晓明思索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上午有没有什么人来找过她?”刘晓明问道。

    “没有。”朱梦妮答道:“连个人影都没有。”

    “她有没有接过什么电话?”刘晓明问道。

    “哦,对,对对”朱梦妮说:“上午是有一个电话,她接了,是一个男的打来的。好象是她弟弟打来的。”

    “哦,”刘晓明说:“我们马上去你办公室找下那个电话号码。”说完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综合部办公室。

    刘晓明摁了电话上的来电健查了查,幸好上午就只有一个电话拨进来的。刘晓明急忙用笔把这个电话号码记了下来。这是外地号码。

    刘晓明用电话拨了这个号,接通电话后,刘晓明问道:“你们上午是谁用这个号码给我打了电话?”

    “你们是哪里啊?”对方问道。

    “我是深圳的。”刘晓明答道:“麻烦你问下你们同事,是谁打了我们的电话?”

    “不能这样问的。”朱梦妮说:“你问下,里面谁是刘征的弟弟,不就行了。”

    “哦对对对。”刘晓明拍了拍脑袋说:“你看,都急糊涂了。”于是他又对电话里的人说:“麻烦你帮我找下刘征的弟弟来接电话。”

    “哦,我就是啊。”接电话的人说。

    “哦,你好。我是刘晓明,是刘征的同事,也是老乡。”刘晓明说道:“上午你跟她打电话说了些什么事情啊?”

    “这是我和我姐的事情。”刘征的弟弟说:“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吧。”

    “唉,小伙子,现在我都快急死了。你姐姐接到你的电话后,就辞职了。”刘晓明说:“你知道她辞职了吗?”

    “不知道。”刘征的弟弟说:“她也没有告诉我说要辞职。”

    “我现在担心的是她没有回家,我是怕她想不开。你能告诉我上午你们通话的内容吗?”刘晓明说道:“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啊?”刘征的弟弟突然哭了起来,说:“我姐她没事吧。”

    “现在我也不知道,你得告诉我你们说话的内容,我才好做决定,才决定是不是要出去找她?”刘晓明说:“你说吧,我是你老乡,也跟你姐关系很不错。”

    “就是。哎,就是他以前的男朋友把他们的性生活录相搞到网上去了。”刘征的弟弟说:“我也没有说别的什么啊。”

    “啊?”刘晓明说:“那好,我知道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刘晓明打开刘征的电脑,从电脑的上网记录中找到网址,他一下子就点开了,这是一个成人网站,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成人生活录相。

    刘晓明怕朱梦妮看见这个不好,于是对朱梦妮说:“你去把门关上。”

    朱梦妮当了明白刘晓明的心事。她关上门,然后走了出去。

    刘晓明在浏览中发现了一个贴:一个江西女人的自拍,急忙点开。画面上顿时出现了生活的一些画面。刘晓明觉得刘征的身材真是好。这也是第一次刘晓明见到刘征的照。他想起了上次刘征的男朋友写给刘征的那封信了。此时刘晓明才明白催河所说的录相可能就是这个啦,也明白了曹建华跟催河说的就是这个网站的网址,催河肯定是看了这个东西,然后喝醉了酒才发生了车祸,才丢掉了性命的。

    天啊。这个天杀的曹建华,如果被我抓到,我一定饶不了他。这个垃圾。天杀的垃圾。

    想到这里,刘晓明知道刘征肯定是看了这个录相后才离开的,她没有回家,说不定,说不定她要自杀。刘晓明想到这,心中慌,他明白自已应当做什么了。

    刘晓明把网页关了,然后把上网记录也删除了。他担心这个东西被别人看到。刘晓明知道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就是名声。

    他关上电脑,见朱梦妮站在楼梯口说:“刘征出事了,她有可能会自杀。”说完拉着朱梦妮的手一起朝公司外面奔去。

    “她会去哪里呢?”刘晓明自言自语道。

    “先到住的地方看看去吧。”朱梦妮说。

    “对”刘晓明说完大步流星的拉着朱梦妮的手往租的房子里走去。

    打开房门一看,里面没有人。刘征房间里的东西仍在,床上的被子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刘晓明这下确定刘征没有离开深圳。

    她会去哪里呢?刘晓明一边快速的想着,一边眼睛到处瞄着。突然他发现桌子上有一封信,于是他抓起信封马上拆开了。信中写道:

    晓明哥:

    请允许我这么叫你。这可能也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哥了。

    其实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但是我觉得我配不上你。

    感谢你这段时间照顾我,我永远铭记在心里,希望下辈子能够还给你。

    再见了。不要想念我,不要来找我。

    刘征

    刘晓明看了看信,用手摸了下信上的字,发现墨迹还没有完全干透。他觉得这是刘征才写好的,就在他们来之前才写好的。那就是说她刚离开这个宿舍,她走的还不是很远。刘晓明把自已的分析告诉朱梦妮。朱梦妮也表示赞同。

推荐阅读 乡村春事 乡村猎艳

新书推荐: 乡野小村医 老子是村长 村长放过我吧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