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30.阴谋(三十)

30.阴谋(三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阴谋

    过了一会儿,年长者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些,江上明又递给他一支烟,给他点上火,说道:“这个事刚开始我们也不太相信,只是人证物证都有,而且受害人之一的那个女户主也是我们当地人,所以不能不相信啊。”

    年长者叹了一口气说道:“周剑小时候也很乖巧,学习也不错,也很懂礼貌,想不到他竟落得如此下场啊?”说完,连连摇头叹气。

    “社会是一只大染缸啊。”江上明说:“和我当年在一起的战友,也有几个走上了不好的归途啊。你说象我们当过兵的,那个思想教育是天天念,上纲又上线的,还不是一样有人走上了歪路了?”

    “这个事向你说清楚了哦?”江上明对老伯说:“现在你相信吴明的清白了吧?”

    “我,这个我相信了。”年长者说:“这也难为了吴明这孩子,忍着心里的痛,瞒了这么多年,还受了这么多委屈,我,我向你赔礼了。”年长者说完站了起来,向吴明鞠了一躬。

    吴明连忙也站了起来,她扶住老伯说:“这个我可担当不起,只要你们以后不再骂我是淫妇就行了。不要对我另眼相看就行了。”

    “不过,这个事情啊,还有一个麻烦的地方。”江上明说道。

    “还有啥麻烦?”年长者说:‘这不已经说清楚了吗?那个人还敢再闹事我首先过不去。’年长者用手拍了拍胸膛说道:“我一句话的事情,没事没事了。”

    “我是说”江上明接着说道:“现在外头的那几个乡亲也知道周剑死了,这个事情一定会传开,到时如何向周剑他妈解释这个事情,毕竟,周剑他爸也刚死,我怕她受不了这个打击啊。”

    “这倒是的。”年长者说道:“现在肯定是不能告诉他们啦。哦,对对对,快快快把外面的人都叫进来。”

    “快把门打开,把外面的人都叫进来。”江上明喊道。

    门打开了,通信员跑了进来,一边喘着粗气说道:“总算把老村长和书记找着了,我跑了好几里路哩。”说完用衣袖把头上的汗擦了一把,到处找水喝。

    “哦,都在啊。”老村长和老书记走了进来,见江书记也在,就说道:“我一早到地里去了,刚通信员把我叫了回来,说是你们到了,非要我过来。呵呵,我人老胳膊的,走路又慢,让大家久等了。”

    “来来来,你坐,坐下歇会儿。”江上明急忙让座,一边又给他们递烟点火。

    “是什么事情嘛?门里门外那么多人?”老村长刚坐下就说道。

    “唉,是一个误会。”年长者说道:“现在都说清楚了。”

    “哦,那没事我就走了。”老村长说:“我地里正干着活呢。”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江上明拉住了老村长的手,让他坐下,说:“事是说清楚了,就是还有一件棘手的事,正要找你商量呢。”

    “么事?”老村长问道:“我现在啊,自从退了下来,可是什么事都管不了了。”说完呵呵呵的笑了下。

    “这个还是由老伯说道说道吧。”江上明对年长者说。

    “唉,这个我也不好说哩。”年长者吸了一口烟,低下了脑袋,不再吱声了。

    “这个事情老村长知道哩。”吴明说:“当年处理这事的时候,老村长和我一起去了深圳,只是为了遮人耳目,我们是分别走的,一前一后去的。”

    “哦,你是啥事?”老村长问道:“我年纪大了,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了。”

    “就是周剑的事情。”吴明直接说明了。“这个你记得不?”

    “哦,此事我记得。”老村长叹了一口气说:“唉,这个事不能说啊,如果说出去了,老周家的脸没地搁啊。”

    “我们当时不是商量好了么?”老村长说:“这个事怎么谈起来了?”老村长指了指吴明说:“这个不能说的。”

    “我也不想说啊。”吴明答道:“可是他们逼着我非说不可,不然就会打死我?”

    “有这事?”老村长问道。

    “是啊。”江上明说:“我刚才不是挨了一拳吗?你看看,我这胸口现在还痛呢。”

    “真是瞎胡闹,连乡长书记也敢打,这些小孩,真是没有教育好。”老村长有些气愤,想出去教育教育他们。

    “教育他们的事情就放到以后再说吧。”江上明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让他们散去,而又能让他们不要把周剑死亡的事情到处乱说。我们现正商量这个事情呢。”

    “说都说出去了,恐怕都已经传开了。”老村长说:“这个阻止不了,嘴长在人家头上,你怎么能阻止得了呢?”

    “如果这个事情被周剑他妈知道了,她老人家肯定挺不过去。”江上明说:“还是要想想办法啊。”

    “那怎么办才好呢?”老村长问道,他吸了一口烟,说道:“看看吴明是什么想法,我是没有办法了。”

    “这个事情啊,当初我跟老村长商量好了,要瞒着两位老人,等为他们养老送终后就埋在我和老村长的脑子里,连同岁月一直深埋下去。”吴明说:“我们俩完全是出于好意,出于人道主义的角度考虑的。”

    “但是现在真的瞒不下去了。”吴明咽了一下口水说道:“外面那么多人,已经知道周剑死了,说不定这会已经传到老太太那里去了。”

    “这是一件坏事情啊。”派出所长也叹了一口气说道。

    “坏事不是能转变为好事么?”江上明突然说:“我在当兵的时候,指导员经常教育我们说要多想办法,一定能把坏事转变成好事的。”

    “可是这种事情怎么能转变呢?”老村长说:“总不能叫死人复生吧?”

    “死人复生。”江上明说:“周剑是死了,不能再复生了,死了一个儿子。哦,死了一个儿子,哦,如果再添一个儿子呢?”江上明自言自语道:“我有办法了。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年长者问道。

    “我想送给老太太一个活儿子,活生生的。”江上明答道。

    “这怎么可能?”老村长说:‘去哪里给她找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儿子呢?又不是买一头猪,有钱就行。这是人呢?谁会把儿子卖掉,再说多少钱能买到一个呢?’

    “你别急,听我慢慢说来。”江上明说:“吴明呢被老太太一直当做亲闺女看,这一点吴明也多次说起来。如果给吴明找一个老公,让他以后侍后老太太,为她养老送终,象儿子一样对待她,这岂不是好事情吗?”

    “理是这个理。”老村长说:“可是谁愿意来当这个儿子呢?”

    “我”江上明直起身子说道:“我愿意来当这个儿子,这老太太养老送终。”

    “你?”派出所长等一屋子的人都有些惊讶。

    “是啊。”江上明看了看大家,问道:“难道不可以吗?”

    “我声明啊,我和吴明现在都是单身啊。”江上明说道:“我们在一起不行吗?”

    大家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都没有说话,最后眼睛齐刷刷的望着吴明。

    吴明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如西红柿一样的红,更如春天的映山花,夏天的荷花一样红,她有些害羞低下了头,说:“我愿意。”

    屋里顿时暴发出一陈掌声。

    屋外的人不知道屋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挤到窗户前来看,见里面的人正谈笑风生,一点也不象是在谈判认罪,也都惊讶起来。

    此时,屋外传来一陈汽车的马达声,那几个回乡里取卷综的民警回来了。

推荐阅读好色小姨 风流村医

新书推荐: 情乱莲花村 妻子的付出 村姑也疯狂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