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29.阴谋(二十九)

29.阴谋(二十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阴谋

    民群见警察来了,以为是要来抓人了,有些人显得不安了。那个打了江书记的人急得往人群里躲,江上明见状,急忙说道:“乡亲们,民警同志来是为了保护秩序的,不是来抓大家的,大家安心。再说,有些事情需要民警同志帮忙才说得清。”江上明说完,把口袋的烟拿了出来,分发给大家,但是只有几根,全部发完了也不够,他笑了笑说:“没有烟了,请大家凉解啊。”

    派出所长急忙打开公文包,你里面拿出一盒烟来,继续给大伙发,他见江上明手里不有烟,就给了他一支,派出所长自已也点了一支烟,在长凳上坐下。他刚一坐下,江上明就对他说:“你给了我一支烟,也不给我打火机,我这岂不是有烟没火,急烂庇股啊。”

    乡亲们听见江上明这么一说,都乐了,大家“呵呵”地笑了起来。

    江上明见大家笑了,接着说:“乡亲们啊,刚才你们把我斗得好苦啊,象是以前打倒地主一样啊,把我当成了阶级敌人啊。”

    乡亲们听了又“呵呵呵”地笑了起来,一时间,空气变得轻松起来,大伙的脸色也不象刚才那么凝重了,脸上肌肉放松了不少。

    年长者吸了一口烟,然后咳了起来,江上明用手在他背上拍了拍,年长者用手止住了江上明说:“刚才吴明说周剑已经死了?这是真是假?”

    吴明说:“是真的,我没有说谎。”

    江上明见吴明有些急燥,对她摆了摆手,说道:“你别说话,现在民警同志来了,什么事都可以说得清楚了。”江上明说完看了一眼派出所长。

    派出所长明白江上明的意思,他说:“我等下会跟大家说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的,要不,我现在就开始说。”

    江上明说:“你别说,你别说。”派出所长急忙打住。

    江上明低下头问年长者说:“这里谁是周剑的直系亲属?”

    年长者看了一眼说:“周剑的爸刚死,他妈还没有缓过劲来,还瘫在床上,没有来。”

    “其他人呢?”江上明问道。

    “其它的都是邻居和同姓种族的。”年长者说:“这些人都不是周剑的直系亲属。”

    “都不是啊。”江上明问道:“这可难办了?”

    “唉,就算我与周剑最亲了,我是他的当伯伯。”年长者对江上明说道。

    “要不,我们把不相关的人都请出去,因为事关周家的清白和名声。”江上明小声地对年长者说:“我们只把实际情况告诉你一个人,然后由你转告给周剑他妈和其它的亲人。”

    “那好吧。”年长者叹了一口气说:“只能这样了。”

    江上明看了看那些正疑惑的乡亲位,年长者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站了起来,颤抖的说道:‘你们都先出去吧,先到门外站着去,如果家里有事的,可以先回家去。’说完,挥了挥手。

    乡亲们听了年长者的话,一个接着一个地往外走,有些人边走还边嘀咕道:“别上了江上明的当,不能上当啊。”

    江上明见乡亲们都走了出去,他示意两个民警站到门口,把门关上。两位民警出了门,把门关上,房里只剩下江上明,吴明,派出年长和年长者,和另外四个民警。

    “现在你开始说吧。”江上明对派出所长说:“把周剑的情况给老伯汇报一下。”

    “是这么一个情况啊。”派出所长说:“这还是三年以前的事情了。”派出所长说完这句话看了一眼旁边的民警。旁边的民警说:“是三年前的11月份。对,11月22号,我们接到深圳警方的电话。”

    “对,我记得那天雨下得特别地大。”派出所长说:“那个雨啊,下得天昏地暗的,电闪雷鸣的,一会儿地面上就有许多积水。”

    “你捡重要的说,没用的别说。”江上明止住了派出所长,说道:“把重要的情况跟老伯说清楚就行了。”

    “对。”派出所长接着说:“那天深圳警方来电话问我们周剑是不是我们乡里的人,并报告了他的身份证号码。”

    “我急忙派人到户籍管理员那儿查,结果一查是我们乡里的。”派出所长说道:“我一看是我们乡里的人啊,我就马上打电话过去了,问他们是什么事情。”

    “深圳警方回答说:他死了,因为毒杀了几个儿童,然后又抗拒逮捕,所以,当场击毙了。”派出所长说着,就吸了一口烟。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的。”派出所长说道。

    “那有什么证据吗?”年长者问道:“这个事情,毕竟是关系到一个生命啊,我也不能只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就相信了。”

    “对,对对,”江上明说:“这个一定要让老伯看相关的证据和证明材料。不能只听我们这么一说。”江上明说完对派出所长说:“你那些材料今天带来没有?”

    “哦,这个,今天没有带来。”派出所长说:“我哪里知道今天要说这个事情,再说你也没有交待啊。”

    “这样,你马上派人到派出所去取来,今天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让大伯听得清楚明白啊。”江上明大声说道。

    “是,马上办。”派出所长说:“把门外的民警派一个回去,把关于周剑案卷全部带到村里来。”

    “好的。”一个民警答道。他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对一个民警安排了这个任务,然后又把门关上了。

    江上明听到汽车的马达声响了,一会儿又嘟嘟的开着跑远了。他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庇股丢到地上,用脚踩灭,说道:“大伯啊,其实周剑的案情我基本上也是清楚的。因为这是全乡第一例啊。”江上明说:“这种事情啊,说出来吧,你都不相信。因为它太离奇了,太怪了。再说又给人脸上抹黑啊。”

    “事情都已经出了,人也已经死了。”年长者说:“说出来也没有关系啊。”

    “死人是没有关系,但是关系到周剑的爸妈。”江上明说:“如果他们知道是这么一个事情,肯定没有脸活下去。”

    “不可能啊。”年长者说:“全国被民警枪毙的人也不在少数,人家的家属不也活过来了?”

    ‘呵呵,你别不信。’江上明说:“我马上告诉你,你就明白吴明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瞒着周剑的爸妈的道理了。”

    “那你就说吧。”年长者说:“只要是真的,我一定会保密,并为你们俩的事作主。”说完,把烟庇股丢地上,用脚踩灭了。

    “那好吧。”江上明说:“事情是这么一个经过…………”江上明一五一十的说完,然后对派出所长说:“是不是这么一个经历,我没有记错吧。”

    “没有记错。”派出所长说:‘你说的基本是这么一个情况。’

    年长者脸色发青,脸上的肌肉在不停的抖动,从他的眼中似乎还可以看出泪水,但更多的是怒火。他用脚朝地上一顿,骂道:“这个畜生,不是吃粮食长大的。”

    江上明见年长者这么激动,伸手把派出所长放在桌上的烟拿了过来,拿出一支递给年长者说:“你别太悲伤了,来,抽支烟吧。”

推荐阅读好色小姨 艳绝乡村

新书推荐: 艳绝乡村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诱惑人的好嫂子 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