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26.床上青春(二十六)

26.床上青春(二十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床上青春

    “本田发廊”奏,直到那内裤上面有了湿润,一股熟悉的味道让他异常兴奋起来。他站了起来,双腿之间的兔子也活跃起来了,正在兴奋的跳动着,一抖一抖地。

    谭局熟练的松开皮带,拉下裤子,露出私处,把好放在甜妞的嘴里,让她含着。甜妞含着,轻轻的。

    谭局对甜妞的表现有些不满意,他说:“你要多学学技术啊,如果没有地方学应当多看看外国片。你应当这样弄我才舒服。”说完,用手比划着,给甜妞详细的解说。甜妞按照谭局所说的做,只见她双唇下下翻飞,巧舌如簧般的伸缩自如,一会儿吸,一会儿舔,一会儿深深地含着,一会儿急促的套弄着。

    “嗯,舒服,细妹,你真有天赋啊。我一说你就会了,而且做得这么好,嗯,舒服极了。”谭局闭着眼睛,双腿紧紧的绷着,那个东西如棍般的竖着。

    甜妞把它吐了出来,然后站起身,把自已的丁裤褪了下来,自已在床上躺了下来,叉开双腿。谭局见那一片青草地,一泓清泉如玉,两片暗红花瓣如启,把上身的衣服一脱就如猛虎下山般的扑了上去。一会儿排山倒海,一会儿云起雨急,一会儿暴风骤雨,一会儿龙卷风起,一会儿石破天惊,一会儿天塌地陷。

    两人都用尽最双的力气,用尽最恩爱的手法,谭局总算泄了,他如塔一般的倒在甜妞的身上,口里喘着粗气说:“真是爽啊。”

    “谭局,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啊?”

    “什么事?你说吧。”

    “宋佳是怎么当上警察的?”

    “哦,这个说来话长。你问这个干嘛?”谭局有点警觉起来。

    “我就是随便问问。”甜妞笑了笑说:“你知道她以前是干什么的吗?”

    “哦,我知道啊。她以前是农民。”

    “嘿嘿,她……。”甜妞望着谭局笑着。谭局从甜妞的笑里似乎看出了什么,说:“你不会告诉我说,她以前是当小姐的吧?”

    “谭局,我有一个事要你帮忙。你愿意帮我吗?”甜妞岔开话题说,因为她突然想起曾与宋佳发过的誓言来,再说现在没有必要把这个告诉外人。

    “你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谭局说。

    “我看中了开发区的一块地,我能不能帮我,我想在那里盖个小房子。”甜妞说。

    “这个简单,明天我打个电话,让房产局的人去找你,到时你跟他们说就行了。”

    “真的啊,如果此事办成了我可要好好地谢谢你啊。”甜妞兴奋的说,她趴到谭局的身上,轻轻的咬着谭局的,下面用手抚摸着那两只小蛋蛋。

    此时,谭局的电话响了。

    “喂”,谭局接通电话。

    “喂,是谭局吗?”里面传出宋佳的声音。

    “是我,有事吗?”谭局问道。

    “有,当然有,喜事啊。”宋佳说:“你快回来,马上,有大喜事。”

    “现在不能说吗?”谭局问道。

    “不,我想当面告诉你。”宋佳在电话里嗲着。

    “那好,我马上回来。”

    谭局推开甜妞起身穿好衣服,他见甜妞还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说:“下次再来,下次弄死你。”说完把桌上的钱装在旅行袋中,就走了。

    谭局刚走,刘舰就进到套间,他见细妹光着身子,叉着双腿,一股气从胸中喷出:“好啊,你这个臭婊子,公然当着我的面偷人。”他抓起一只烟灰缸朝甜妞扔去。

    “你才是婊子养的。”甜妞从床上站了起来,把内裤穿上,对着刘舰说:“你也不撒泡尿照一照,就你,一个残疾人,一个瘸子,你觉得你配得上老娘吗?”

    “老娘跟了你十多年,被你玩了多少次了,你还不满意,还要在外面勾搭小妹,你以为老娘不知道呢?我是照顾着你的脸面,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甜妞骂着。

    刘舰见甜妞狠了起来,他觉得有些怕人,他以前从没有见甜妞这样。

    “你还敢打老娘,你再试试看。你还敢用烟灰缸砸我?你想打死吗?”甜妞说:“试试看,如果不是老娘,你会有这么一天?你不仅不感谢我,还敢打我。哼,反了天了你。给老娘跪下。”

    刘舰扑通一声跪下,他抓住甜妞的手说:“细妹,我爱你,你是知道的。我们现在有钱了,我发现你却不爱我了。以前我们只要在一起,你就粘着我我也粘着你,但是现在我好几天也见不到你啊。你想想看我们有多久没有睡在一起了?”刘舰继续说:“我怕失去你啊。我好害怕。”

    “我的事你不要管,我这样做不也是为了你,为了孩子,为了我们这个家吗?”甜妞见刘舰这样说,心里也软了下来。她说:“你知道,我们做这种事,是在走钢丝绳,如果没有人保护,我们就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甜妞,要不我们不做了,我们现在有钱了。我们可以做正当生意。”刘舰说:“即使以后不做事了,我们也有足够的钱花了,要不我们收手吧。”

    “你是脑袋长虫了吧?现在这家店刚开,装修就花了几十万,店租付了十几万,现在生意这么好,就不做了?”甜妞说:“再说,我陪人家也就这么一次,二次的,又没有掉一块肉。你怕什么。”

    刘舰见无法说服甜妞,又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对甜妞说:“我想你,要不,我们……。”说完,拉着甜妞的手走到床边,自已一边脱着衣服。甜妞看着刘舰,突然觉得有些异样,那种感觉,她仿佛是她第一次接客一样。

    谭局开着警车在一家银行门口停了一下,他把钱存好后,再回到局里。宋佳已是站在办公室门口了。谭局打开门,两人进了办公室。

    “谭局,好消息。”宋佳急促的说:“局长已经免了,书记也调到其它地方去了。”

    “真的,你消息可靠吗?”谭局问道。

    “当然可靠,是朱主任告诉我的。”宋佳说:“如果这样,局长肯定是你的。”

    “呵呵,现在还不知道呢。”谭局说。

    “我敢与你打赌,再说我找了朱主任的时候说了这个事,他也愿意帮忙的。”宋佳说。

    “这个,如果我当了局长,我就提名让你当党委书记。”谭局说:“以后我们一起打天下。”

    “呵呵,好。”

    过了三天,县很组织部部长亲自到公安局宣布了人事人命。谭能果然当上了局长兼党委书记,常委。宋佳当副局长,常委,在局里排名第四。

    宋佳有些失望。

    事后,谭局找到宋佳说:“县委书记找他谈的时候,我推荐了你。可是书记说你升得太快了。他希望有一个过渡期,最快三个月,最慢一年。”

    宋佳懒洋洋地说:“谢谢你,谭大局长。谢谢你的推荐。”

    “你放心好了。这个书记一定是你的。”谭局拍了拍自已的胸膛说:“我发誓,只要我当这个局长,除了你,其它人都不能当这个职位。”谭能其实也知道宋佳为了这个事情做了很多事。

推荐阅读 老子是村长 村长放过我吧

新书推荐: 年轻的嫂子 乡村女教师 野性乡村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