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25.艳遇(二十五)

25.艳遇(二十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艳遇

    宋佳和谭局长亲热了一会儿后就睡着了。她睡得可香了。

    突然她梦见自已要拉肚子,四处找厕所,却总也找不着。正发愁的时候,只感觉控制不住,一砣屎拉在裤裆里。这下把她给燥醒了。

    一醒来发现自已想拉尿呢。于是起身,正要穿起拖鞋,发现对面床上一个人正一上一下的,她以为是见着鬼了,仔细一看,原来是谭局长正趴在赖小梅的身上做着俯卧撑运动呢。

    宋佳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她揉了揉自已的眼睛,见原本跟自已睡在一起的谭局长早已离开自已的床了,她心中正恼呢。突然听到赖小梅与谭能的对话。

    “你觉得我与宋佳比,谁更女人?”赖小梅小声在说道。

    “那当然是你啰,我的小亲亲。”谭局长答道。

    “哦,是真心话吗?”赖小梅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从不对女人说假话。”

    “你觉得我的紧吗?”赖小梅问道。

    “紧,象处女似的。”谭局长答道:“我最喜欢这种感觉了。”

    “那宋佳呢?”赖小梅问道:“你跟她在一起的感觉怎么样?”

    “她的如山洞,你的如小泉穴。”谭局长答道:“你是熟女,她是少妇。两种不一样的感觉。”

    “呵呵,人家还没有生养呢。”赖小梅说;“再说了,我结婚时间也短啊,跟男人在一起的时间也短,所以,我觉得我还是个姑娘,不是半老徐娘。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对,当然对。”谭局长一边嘿嘿的干着,一边答道。

    “听说一个女人生了孩子后,那个就会撑得很大,的时候,下面还会放庇,是不是真的?”赖小梅问道:“你跟宋在一起做的时候,她下面会不会放庇?”

    “会。”谭局长说:“小孩的脑袋多大啊,把那东西撑大了,所以有空气进去和出来就会发出生响。”

    “哦,真的?”赖小梅说:“那会不会臭呢?”说完“咯咯咯”笑着。

    “你怎么这么坏?那怎么会臭呢。”谭局长说:“你这个鬼丫头,损起人来还不带脏字啊。”

    宋佳听到这里,原本憋着的尿也不急了。她心里想,你个短命女,没人操的小逼眼,哼,如果落到我手里,一定给她好看,想到这里,她还想听听他们还会说什么,于是静静的躺下,还装着发出轻轻的鼾声。

    “我的大不?”谭局长问道。

    “大呢。”赖小梅答道:“又大又硬。我好喜欢。”

    “你说的是真的?”

    “是的。”

    “那我们以后去酒店开房怎么样?”

    “嗯,当然行。”赖小梅说:“不过,这事我怕被宋知道。”

    “她知道你怕什么?”谭局长说:“只要我喜欢你,你不用怕她。”

    “但是人家是长官,我一个小职员,如果落到她手里,那还不是孙悟空到如来佛的手心啊。”赖小梅说:“要不,你提拨我一个。”

    “这个嘛。”谭局长有些迟疑。

    “你看你看,刚才还那么嘴里还那么甜,说什么心肝宝贝什么的。”赖小梅说:“现在人家提一点要求,你就不吭声了。”

    “那你说吧。”谭局长说:“你想当什么官?”

    “你把我调到局机关去,行不?搞个办公室副主任什么的,”赖小梅答道:“那样我们也可以天天在一起。这岂不是两身其美的事情。”

    “办公室副主任已经有其他的人了。”谭局长说;“要不,你到纪监,搞个副书记,行不?”

    “行,当然想。”

    “纪监工作又轻松,地位也不错。”谭局长说;“正好你也可以适时休息,休养下,把下面养得白白胖胖的,好让我操。”

    “你真是坏。”赖小梅用手戳了谭局长一下说:“你快射吧,要不,天就亮了。”

    “那你喊吧。”谭局长说;“象录相中的那样叫,这样我才容易达到。”

    赖小梅果然扭动着身体,一边淫叫着,一边用手抚摸着谭局的。

    谭局长也卖力的着,突然他大叫起来,两腿绷直,身下用力一挺,泄了。他趴在赖小梅的身上,喘着粗气。

    宋佳见窗外越来越亮了,她心里骂着这一对狗男女,想着报复他们的办法。

    男人啊,千万别得罪女人。如果你一旦得罪了女人,你就死定了。

    谭能没有想到,这个曾经风情万种的女人,温柔善良的女人一旦恨起人来,会千方百计的把人家搞死。谭能翻了个身,仰躺在赖小梅的床上。赖小梅光着身子从床上下来,轻轻的拿了一只盘,往盘里倒了些热水和冷水,用手试了试水温,觉得不冷不热,然后拿了一条毛巾,给谭局长的下身擦干净,自已也擦了擦。然后帮着谭局长穿好内裤,说:“你快回宋佳那里去睡吧,天快亮了。”

    谭局长轻轻的爬上宋佳的床,盖上被子,大气也不敢喘。

    宋佳装着轻轻的转身,面对着床外,其实她心里正翻江倒海呢。

    第二天,赖小梅先起床,连脸都没有洗就去出上班去了。这是她给宋佳和谭局的面子,装着不知道他们的事情一样上班去。

    三天后,星期五公安局举行局长例会。会上谭局长说;“公安局要加强纪监力量,以保证公安干警的纯洁,所以想在纪监办增加一名副书记,希望大家提名候选人。”

    公安局共有五名委员,除宋佳外,还有三名副局长。大家一听谭局长突然提及此事,大家面面相觑着,心里又各自盘算着,一时间竟没有人发言出声。

    “要不,我先提一个吧。”宋佳打破大家的沉寂道:“我想提一个个,她曾经是我的同事,工作很出色,思想也很纯正,又是员。她叫赖小梅,我觉得这个人不错,工作细心,严格认真。”

    “哦”谭局长一听心中一喜,但仍然一惊,不过表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他问道:“你了解这个人吗?作风怎么样?”

    “我当然了解。我一来就和她住一起,现在仍然跟她住在一起。我以人格保证,赖小梅绝对胜任这个工作。”

    谭局长见宋佳这么说,以为她与赖小梅是姐妹情深,所以才提她的,于是就放下心来,面带微笑地说道:“这个女同志,也曾经是我的属下,工作能力强,人品也不错。”

    其这几个副局长见局长和副书记都同意了,也都不敢发表什么意见了,于是唯唯诺诺地道:“不错,是不错。”

    谭局长见大家都没有反对意见,于是对办公室主任说;“那你马上下去把任命书写好,趁现在离下班还有二个小时,马上下发。”

推荐阅读女人的地男人犁 乡村女教师

新书推荐: 乡村欲爱 乡村艳妇 乡野诱惑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