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25.翻脸(二十五)

25.翻脸(二十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翻脸

    办公室主任与妻子亲热完了后,出了一身汗,他到卫生间洗完澡,然后才慢腾腾地向办公室走去。

    等他走到公安局的时候,差不多快十点钟了。办公室主任看了一下手表,笑了一下,然后推开宋佳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宋局,你找我,有事?”办公室主任问道。

    “哦,你怎么现在才来?”宋佳两只眼睛还盯着桌子上的文件,没有抬头,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是很严厉的,“我不是跟你说半个小时到吗?你怎么现在才来?”

    “呵呵,宋局。”办公室主任有点阴阳怪气的说:“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和我爱人亲热着呢。呵呵,你也知道,这种事没法忍,所以下不了身来。”

    “你……。”宋佳听办公室主任这么一说,心中怒气大增,因为她觉得这个办公室主任好象也是在有意的欺侮她是一个女流之辈似的,“哼,你别给我不正经啊。我告诉你,这次扣你半个月的工资。”

    “扣半个月?”办公室主任争辩道:“我就是迟了到,也不至于扣半个月工资吧。你是讲王法还是律。”

    “在这里我就是王法,我就是法律。”宋佳说道:“难道你想造反?”

    “呵呵,造反是不敢。不过,我也不怕你扣工资。”办公室主任道:“看样子,你还真是个过河拆桥的贱货。想当初,谭能对你有多好。把你从一个农妇搞成一个堂堂的公安局政委。呵呵,你不就是靠一个婊子般的脸吗?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

    “哦,看样子你全部都知道喽,看样子你今天是要跟我翻脸了。”宋佳问道,从并不是十分生气,好象在忍着似的。

    “翻脸也是你逼的。既然你要逼我,我也就不怕翻脸,再说,你不要以为你搞定了谭能,就可以搞定任何人。”办公室主任说:“我请你记住,我可不是谭能。”

    “看样子,我是小看你了。你能力不小啊。”宋佳说:‘不过,我能把谭能搞定,我也就能把你搞定,你信不信?我下午我就把你撤了。’

    “可以,如果不撤你就是个婊子。”办公室主任骂道:“如果我怕了你,我就是你生的仔。呵呵,如果说几天前,我是有点怕你的。但是现在,我不怕。你使用奸计,谋杀谭能,这一切我已经写成书面的文字,交给我的一位朋友保管,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他就会交到省纪委,当然还有你以前跟谭上床的录相,还有你跟其他官员的录相,这些我都保管好了。呵呵呵呵,你放马过来吧。”办公室主任说完,把门一摔就走了。

    “老子当了七年办公室主任了,他娘的,你算个。”办公室主任一边走一边骂道。

    宋佳被办公室主任这一骂,虽然有些恼羞成怒,但却被骂醒了。“看样子,我还真的暂时不敢动他啊。那就算了吧。算是被一个疯子骂了。”

    宋佳正在思考着办公室主任的事情,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宋佳拿起电话。

    “喂。我是宋佳。”宋佳说道。

    “宋佳,我找的就是你。”

    宋佳一听,是县委书记打来的,好象火气还不小啊。宋佳地是说:“书记,是你啊,你生气了?”

    “生气了,我都快被你气死了。”

    ‘被我?’宋佳有些不解的说:“我怎以啦?”

    “谭能死了。你不知道吗?”县委书记在电话里喊道:‘这是怎么会事?谭能不是被关押在监狱里了,怎么死了?’

    “哦,谭能死了。”宋佳说:‘我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这是大事呢,你还是公安局长,还不快到现在场去调查,看看是怎么回事?回来书面给我汇报。要快,现在媒体都知道了,我可不能因为此事影响换届工作。”

    “好的。我马上就去。保证给你满意的答案。”宋佳说。

    ‘那你快去,我下午要听汇报。’县委书记说完,把电话挂了。

    宋佳此时的心情很复杂,当她听到谭能死了的时候,心中是高兴的,但是告诉她这个消息的人却是县委书记,这让她又忐忑不安起来。这件事情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宋佳在公安局里还是一个新人,虽然她当了很多年的公安局政委,但是她仍然没有建立自已的消息体息,没有人会把最新的消息告诉她。二是公安局里有很多眼线,他们或者是县委书记的或是县长的,或是其他领导的,想到这里,宋佳混身一颤,她突然觉得身上发冷。或许是自已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宋佳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指针已经指到十点半了,她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件事情了。她敏锐的感觉到办公室主任今天为什么会对自已这么狂燥,或许是因为他已经知道谭能死了,而自已的对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或许被他握在手里,不过,自已只是口头跟他说的,具体怎么做是他在操作的,口头上的事情自已可以抵赖,可以否认,这又没有证据的。

    ‘法律总是讲证据的。’宋佳自我安慰道;‘到于他知道的其它的事情,那种男女床上的事情,多得不胜算,在这个改革开放了几十年的现在代,男女关系不算什么。至多算是作风不正派,也不是什么非常关健的证据吧。’想到这里,宋佳的心跳安稳了一下,她的情绪也稳定了一下,当务之急是找办公室主任下来说一说谭能的事情。宋佳想到这里,觉得有必要把整件事情都录下来。

    于是宋佳从抽屉里拿出一支录音笔。这是一支外形看起来象圆珠笔似的东西,如果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出与圆珠笔有什么不 。宋佳把它插在自已西装的上口袋里,然后拨通了办公室主任的办公电话:‘喂,我是宋佳,我找你事,你下来吧。’

    ‘哦,是宋局啊。’办公室主任接过电话说道:‘是不是考虑开除我啊。我等着你呢。’

    “哎,我说你这个主任当得,你都几十岁的人了,怎么就不懂一点幽默呢。”宋佳说:‘你我的关系如此之铁,谁还看不出来啊。快下来,没有时间跟你磨磨唧唧了。快来。’说完就挂了电话。

    办公室主任无奈,他下了楼,进了宋佳的办公室。

    “宋大局长,什么事?”办公室主任问道。

    宋佳见办公室主任进来,忙用手把西服口袋里的录单笔启动。

    “你先坐下。”宋佳用手一把前面的座位说:‘快,坐下说。’

    “哦,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客气了?”办公室主任说:‘我可不敢当啊。’

    “刚才县委书记来电话了,说是谭能死了。”宋佳问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办公室主任答道。

    “是谁把谭能弄死的?你可知道事情经过?”宋佳故意问道,她的意图很简单,就是想通过这个发问,让办公室主任把前因后果说一说,然后全部录下,把这个办公室主任套住。

    办公室主任本来就很恼宋佳,于是说:“这不是你教我杀他的吗?难道你忘了,前几天,你教我的杀害谭能的事情吗?宋局你的记性怎么这么差啊。”

    宋佳听到这里,没有其它办法,只得转过身去把录音笔关了,然后说:“你马上写一份汇报材料给我,我下午要给县委书记汇报。”

    “哦,要把我们俩的事全部写在上面吗?”办公室主任问道。

    “你想死啊。”宋佳说:‘我可不想这么早就死,另外,局里缺很多领导干部,你别给老娘出篓子,到时吃不了可得兜着走。’

    “你还会提拨我吗?”办公室主任问道:“刚才还要把我免了呢。呵呵,不过,我可不怕啊。”

    “现在你和我是栓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了,我们马上去监狱看看吧,然后写一份汇报材料给县委书记。”

    “这样恐怕过不了关的。”办公室主任说:‘我们还得带一名关健人员去才有用。’

    “谁?”宋佳不解的问道。

    “就是医检。”办公室主任说道:‘局里的医检跟我是好朋在,莫逆之交,让他去检,可以安照我们的意图写医检报告。’

    “不过,这件事如果搞定了。”办公室主任顿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看着宋佳。

    “你以后当政委,医检的人员去最大的镇当所长,以后有机会再提拨,行不?”宋佳知道自已完全被办公室主任捏住了,完全没有办法,所以先用缓兵之计,表面上装着答应办公室主任。

    于是,办公室主任跟医检打了电话,三个一起开着车往监狱奔去。

推荐阅读 乡野美色 乡村乱情

新书推荐: 小寡妇 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 留守男人不寂寞 寡妇的私密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