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25.床上青春(二十五)

25.床上青春(二十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床上青春

    刘晓明自此与赖小梅分别后就再也不有见过面了。他在家里呆了三天,这三天里,每天最早起床,熬好稀饭,买好早点就叫母亲起床吃早餐,中午也是早早的去菜场买菜,把饭菜做好,晚上也是这样,吃完饭以后,他拉着母亲的手到江边公园去走一走,陪着母亲说说话,一连三天都是这样。第三天晚上,刘晓明陪母亲从江边公园回来后,他打着洗脸水帮着母亲洗完脸后又打来洗脚水帮着母亲洗完脚,又帮着母亲穿好鞋子后扑通一下跪在母亲的面前说:“妈,我对不起你,你生我养我快三十年了,可是我没有尽到做一个儿子的责任,也没有尽一点做儿子的孝心,我把家里的钱都输光了,把老婆也气跑了,也把我的爸爸活活地气死了,我是一个十足的败家仔,我无脸在这个世上活着了。”说完涕泪齐下。

    “晓明啊,你别这样说,你是我的儿子,不管你有多坏,多么地不好,你都是我的儿子,你这么年青,应当知错必改,勇敢的活下去。”母亲继续说:“如果你不想活了,以后谁为我养老送终呢?”

    母子两抱头痛哭。

    第二天,刘晓明依然起得很早,把早餐弄好后叫醒母亲,母子俩吃完早餐,刘晓明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万块钱递给母亲说:“妈,我决定到广东去打工,到外面去见见世面,这一万块钱你拿着,买点好吃的。”

    “儿啊,你不管到了哪里,一定要遵纪守法,不能做违反法律的事情,要靠自已的能力吃饭,有什么能力吃什么饭。千万不能再去赌了。”母亲再三叮嘱:“如果你能做到这样,你去哪里我都放心,要不然,我死了也不会闭眼啊。”

    “妈,你放心。我一定听你的话,靠自已的能力吃饭,不再去赌了。”刘晓明说完:“背起一个行包,快步走到门口,回头望了一眼白发苍苍的母亲,然后转过头,径直往车站走去。

    母亲颤颤巍巍的走到门口,望着刘晓明远去的背影说:“晓明啊,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好好做人。”

    刘晓明的母亲站在门口,望着儿子消失在远处,她用手擦了擦眼泪,回到桌子边坐了下来,望着这个空空的房子,看着那张老伴的遗相,想着几个月前一家人还其乐融融,现在却家破人亡了。

    没想过了一会儿,赖小梅来了。她带了一些水果来了,她一进门见婆婆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独自黯然伤心。

    “妈,你吃了早餐没有?”赖小梅问道。

    “哦,是小梅啊。你来了,你坐吧。”

    “妈,我今天请了一天的假,我是专门来陪陪你的。”赖小梅说:“我知道公公去了后你很孤单寂寞,今天我想陪你出去走一走,不要老呆在家里,你看就这么几天,你就老了很多。”

    “小梅,你真是个好孩子,有事你就忙着吗?我没有事。”

    “是晓明没有这个福气,好孩子,我是个孤老婆子,你不用管我了。”

    “我曾经是你的儿媳妇,虽然现在离了,我就是你的姑娘,以后我就是你的姑娘,永远都是你的姑娘,为你养老送终。”赖小梅说着,拉起婆婆的手往外走。

    宋佳在办公室里正看着报纸,突然电话响了,她拿起电话听到是甜妞的声音。

    “喂,我是细妹,我今天开业,你怎么没有来啊?”甜妞在电话里喊道。

    “哦,我马上到。”宋佳放下电话,这几天工作太忙了,她都忘记这件事了。于是,她换下工作服,穿了一身套装,下了楼,走到谭局长的办公室,刚一拉开门就对着谭局说:“谭局,“本田发廊”第二个店开业了,刚才来了电话,我们一起去吧。”

    谭局长放下手头的工作,跟着宋佳一起下了楼,开着警车就往十字街奔去。一会儿,车就在“本田发廊”门口停了下来。门口早已挤满了人,许多身着旗袍的女子列队着成两排欢迎客人,各式花蓝也排成两行,一个十万响的鞭炮正噼噼啪啪的高声喊着,门口两边用写着两付对联。

    上联是:亲朋好友相帮众人拾柴火焰高。

    下联是:四方贵客捧场佳丽献身热情浓。

    横联是:高炮快射

    警车停在门口,立刻引来了许多迷惑的目光,许多客人正朝着这边望。谭局和宋佳从车上走了下来。甜妞见是宋佳就走过来迎接,甜妞指了指谭局说:“这位长官是?”

    “他是县公安局的副局长谭局长,不过,很快就要当局长了。”宋佳说:“这是我以前刚你说的细妹,她跟我是发小,以后你就得多多关照哦。”

    “是啊,谭局长,以后你得多多关照我们这样的小百姓啊。”甜妞见机接过话来说。

    “你这个店的规模不小啊。”谭局说:“有多少平方米?”

    “楼上楼下两层差不多有二千平方米。”甜妞说。

    “那花了不少钱吧?”谭局问道。

    “装修花了差不多二十万,还有店租等什么的,共花了近三十万元。”甜妞说:“这个就是投入大,如果经营不好,那就惨了。”

    “我们到里边说话吧。”甜妞对着宋佳说,然后把宋佳和谭局引到二楼的一个办公室,招呼姐妹端茶倒水。谭局和宋佳坐下后,甜妞摒退姐妹对着谭局说:“上次宋佳跟我说了我们一起合伙的事情,我现在答应你们,我们三七分成不?”甜妞说道:“宋佳原来说是二八分,我觉得这样不好,我觉得还是三七分好。”

    “哦,为什么要多给我们一成啊?”

    “我觉得钱的多少没有关系,主要是这种关系我觉得珍贵。”甜妞接着说:“我和宋姐是发小,两人一起长大,她帮我不少,现在有机会以一起共事,我觉得你们得三,各得一成半,我得七成,我觉得这样合理。”

    “细妹是个大方人啊。”宋佳对谭局说:“细妹很大度,谭局,要不就按细妹说的办吧。”

    “那好吧。”谭局说:“我有些累,昨天没有睡好。”

    “哦,要不你到那边睡下,我们这里有一间总统套间,是给最珍贵的客人用的,今天你是第一个用户。”甜妞说完,招呼旁边的姐妹带着谭局去休息。

    谭局走后,甜妞问宋佳说:“你是怎么认识这个谭局的?”

    “说来也奇怪,我们是很偶然认识的。”宋佳说。

    “是不是你来县里后寂寞难耐了,所以找了个野老公了?”

    “不要瞎说啊。”宋佳笑了笑说:“瞎说等下我就让她把你拷起来。”

    “他有没有拷你啊?”甜妞见宋佳死活不认账,于是打趣道:“他看起来很雄壮,日得你很舒服吧。”说完在宋佳的大腿上摸了一把说:“肉都这么松了,肯定被上了很多次了。”

    “死妮子,再乱说我等下撕烂你的嘴。”宋佳把手伸到甜妞的脸边,装着生气的样子说。

    “我这里来了几位帅哥,要不要我给你安排一个?”甜妞看了看宋佳认真的说:“其中一个还是师范生,还在读书,二年级的。人长得可好看了。”

    “嗯,这个……”宋佳没有直接回答。

    甜妞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对一个姐妹说:“来,把宋姐送到贵客间。”说完在宋佳的耳朵边说:“等下你就是老牛吃嫩草了。”说完在宋佳的庇股上轻轻的拍了一下。

    甜妞见宋佳进了贵客间,就下楼招呼去了。她找到陈燕说:“现在楼上有两位贵宾,一位在套间,一位在贵客间。在套间的是个男的,在贵客间的是位女的。现在安排两个人上去,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男的就叫那个师范生去,女的就叫,哦等下,女的我亲自去安排吧。”

    陈燕说行。说完她找到师范生,并把他带到楼上贵客间。

    师范生敲了敲门,然后拉开门就走了进去。

    宋佳坐在沙发上,见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走了进来。只见他浓眉大眼、脸庞清秀,身材挺拨,嘴上的胡子刚刚有点浅黑,如初春的草地一样刚有点起色。

    他在宋佳的面前站立着,可以看出他脸上还有一些害羞。

    宋佳问:“你多大了?”

    “我十六岁。”

    “哦,还是一个学生吧?”

    “是的,我在师范读书,读二年级。”

    “为什么到这种地方来?”

    “我家里特别穷,父母经常生病,无力供养我上学。”

    “你做了几年了?”

    “没有,这是我第一次。”

    “第一次,那你是处男了?”

    “嗯,是的。”

    宋佳站起身了,她走到师范生的旁边,觉得自已矮他一个头,宋佳仰起头,见师范生正深情的望着自已,仿佛自已是他的初恋情人似的,那深情的眼睛,如一泓清水般清彻见底。从他鼻孔里呼出的气吹到宋佳的脸上,她觉得有些痒,有些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如她少女时代第一次见到陈小勤时的感觉是一样的。

    宋佳很想去咬那两片红润的唇,但是又有些放不开。她用手指轻轻的在师范生的嘴唇上从左到右轻轻的扫了过去,没有想到师范生突然张开了嘴,把宋佳的手指头含在嘴里,宋佳觉得全身一麻,她倒在师范生的怀里了。

    师范生轻轻的含着宋佳的手指,吮吸着,如婴儿吮吸母亲的乳汁一样。宋佳觉得全身又痒又麻。她用手轻轻的抱着师范生的腰,呼息却越来越粗。

    师范生放开宋佳的手指,俯下身,在宋佳的脸上、鼻头和耳朵上探索了一番,最后总算寻得那个玉泉深处的桃花源头,他热烈而深沉地吻着,宋佳仿佛要窒息了,她甩了甩头,努力的挣脱出来,然后呼了一口粗气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师范生依然抱着宋佳,他从刚才绵长的吻中仿佛一下子就长大成男人了。他轻轻的把宋佳的衣服脱去,两只玉白兔跳了出来,他用手去抓,两只兔子左右躲闪着,却最终没有逃离他的魔掌。他把它们抓在手里,轻轻的抚摸着那温润如玉般的肌肤。他喜欢这两只玉白色的兔子,可是他的手并没有停留在这里,他继续往那平原深处探寻去,见那平原深处有一黑色的土地,那里还有一汪小溪,他用手在溪流涧处试了试,仿佛是一头耕牛在找寻着泉口。他突然觉得有些渴了,又觉得混身燥热起来,下面那头不听话的牛也仰起脖子,狂暴的冲击着那房门,想从那狭小的地方挣脱出来。

    师范生把宋佳脱得精光,轻轻的把她放倒在床上,自已扑了上去。

    一会儿就喘着粗气倒在宋佳的身上。

    “这是你第一次?”宋佳问道。

    “是的。“

    “那我怎么觉得你很熟炼。”

    “我们上过性教育的课,还看过性教育的录相。”

    “我的年龄可能跟你妈一样,你不觉得讨厌?”

    “我喜欢成熟女性,再说你也很漂亮。”师范生说完在宋佳的脸上亲了一口,说我喜欢你,希望你以后有机会再来找我,我的工号是6。”

    “能不能再来一次?”

    “哦,不行。如果再来要加钱的。”

    “那好吧。”

    “行,你休息下。再见。”师范生穿好衣服后就开门出去了。

推荐阅读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村长的后院

新书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山乡野情 乡村留守女人的艳福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