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23.第二十三节 寂寞留守

23.第二十三节 寂寞留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寂寞留守

    第二天,小冯起来吃早餐,她婆婆翠云见小冯打着呵欠,睡眼朦胧的样子,问道:“昨晚没有睡好?”

    公公老李也瞅了小冯一眼,然后低下头,“呼啦呼啦”地喝着稀饭,几秒钟就喝完了,放下手中的碗筷,对四傻儿喊道:“我先去地里了,你等下和小翠把牛拉到地里来。”说完,扛起锄头,拿着一顶草帽就出门去了。

    “冯,大头走了,你还不太习惯吧?”婆婆翠云问道。

    “没有。妈,我昨夜睡得晚。”小冯有些害羞地答道。

    “你们刚结婚,正如胶似漆呢。”婆婆翠云见小冯有些不好意思,她继续说道:“你骗不了我的,妈是过来人。”

    “妈,我昨天是看小说看得太晚了。”小冯说。

    “为什么哥刚走嫂子就睡不觉了?”四傻儿问道。

    “你这个傻子,说了你也不懂。”小翠用手戳了一下四傻儿道。

    “我什么都懂,你们为啥说我不懂呢。”四傻儿把碗筷一放,挺着脖子说道:“我知道大哥走了嫂子为什么睡不着的。”

    “就你能。你知道你就说啊。如果你说对了,我以后就不再中你傻儿了。”小翠说道。

    “那你叫我啥哩?”四傻儿问道,瞪着大眼睛,象牛一样。

    “我就叫你哥呗。”小翠答……

    “你说的可是真的?”四傻儿问道。

    “当然是真的。”小翠答道。

    ‘那咱们拉钩吧。’四傻儿把手伸出来,食指弯成一个弓状。

    ‘拉就拉,谁怕谁啊。’小翠也把手伸了过去,勾住四傻儿的手指。

    “拉勾勾,诺言得实现,说假话变猪。”四傻儿和小翠一边唱道,然后两人松开勾住的手指。

    “现在你说吧。”小翠用手指着四傻儿命令道。

    ‘我说。’四傻儿顿了一下说:“大哥走了,嫂子就没有地方可以摇摆了。”

    小冯一听四傻儿这么一说,脸腾得一下子就红了,连脖根都红了。她低下脑袋,任留海遮住落下,盖住脸和眼睛。

    婆婆是过来人,当然听得明白,她笑了笑,不说话。只是那个小翠还是一个姑娘,不明白四傻儿说的是什么意思。她用筷快敲了一下四傻儿的头,说道:“嫂子跳舞跟大哥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她那个房间那么小,大哥走了,嫂子就可以更加自由的跳了。你这个傻儿,还要骗我?”

    “我没有骗你。”四傻儿争辩道:“大哥走了,嫂子坐在谁身上摇啊?我亲眼见到的。我没有骗你哩。”

    小冯听四傻儿这么一说,她坐不住了,但是又不能说什么,只得把碗和筷子放下,脸红红地回到房间里。

    “你以后别乱说啦。”婆婆翠云对四傻说:“尤其在外面,也不能乱说。”

    “妈,我没有乱说。”四傻儿说道:“我亲眼看见嫂子光着身子坐在大哥的身上摇着,嘴里还唱着歌呢。”

    “还说,看我不打你。”婆婆把手扬了起来,装着要打的意思。

    四傻儿歪着身子躲开了,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们怎么都不信我。”

    四傻儿用手指着小翠说:“以后得叫我哥了。”

    “是”小翠笑了笑,说道:“傻子哥。”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间,大头已经去城里打工有一周的时间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老李头一边抽着旱烟,一边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大头在城里生活是不是习惯?活累不累?”

    “你就别念他了。”婆婆翠云说:“你每念他一遍,他就会耳朵痒。好与不好,他都得去打工。他是长子,得为这个家分担些。你这么担心他,要不,你去换他回来算了。”

    “我年纪大了。人家不要。要不然,我也去城里打工哩。”老李头白了一眼翠云说道:“我们年轻的时候没有赶上这么好的时光,要不然,嘿嘿,说不定我混成一个有钱人哩。”

    “你是另一个李嘉诚吧。”小翠说道:“就凭我爸的长相,说不定有很多富家小姐争着要呢。”

    “去去去,小丫头。你懂什么呢?”老李头抽了一口烟,然后缓缓的吐了出来。

    “唉……。”老李头叹了一口气。

    小冯吃好饭了洗刷了一下就回到房间里。她百无聊赖打开电视,手里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摁着,从头看到尾,觉得没有什么好看的。她就把电视关了,把遥控器丢在桌子上。一陈轻风吹来,小冯觉得有些凉快,她抬头看了看窗外,夜暮已经聊临了。那一弯月亮如银色的勾子一样挂在天边。天上星光点点。

    突然,小冯觉得有人在敲门,她仔细一听,果然有人在敲门,一边敲一边轻声地喊道:“小冯姐,是我,请开门。”

    小冯一听,好象是那个赛西施的声音,她急忙走过去,把门拉开。

    门一拉开,赛西施就钻了进来,一边小声的说道:“你吃了饭没有?”

    “我吃过了。”小冯把门关上,问道:“你吃了饭没有?”

    “我也吃过了。”赛西施走过小冯的房间,一庇股坐下,问道:“怎么不看电视?”

    “刚关了。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小冯说完,又把电视打开了,说道:“你喜欢看哪个台吧?”

    “呵呵,我也不喜欢看电视。”赛西施答道。

    “那你晚上是怎么过的?”小冯问道。

    “唉,怎么过呢?”赛西施说:“熬啊。夜太长了。”

    ‘是啊。’小冯说:“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太孤独了。”

    “你们家人多,还有一个小姑子。你可以找小姑子玩啊。”赛西施说:“我们家就我一个人,还有一个老太太。老太太还是个聋子,你跟她说句话把嗓子都喊哑子,她还没有听明白。唉,我家里那个人走了后,真是冷冷清清的哩。”

    “那你以后多到我这里来玩吧。”小冯看了一眼赛西施道。

    “是哦。以后就考你了。你得多多照顾我啊。”赛西施说道。

    “照顾啥啊。你和我都是单身一个,理应相互照顾哩。”小冯说道:“你喝点水不?”

    “不喝。”赛西施答道:“我不渴。”

    “小冯姐,我问你个事情?”赛西施说道:‘你得老实告诉我啊。’

    “你问呗。”小冯答道。

    “你结婚前是处女吗?”赛西施问道。

    “什么是处女?”小冯问道。

    “就是你跟大头结婚前你有过别的男人吗?”赛西施问道。

    “那没有。”小冯答道:“你为啥问这个呢。难道你有别的男人?”

    “我曾去外面打过工,我有过一个男人。我们睡一起,我还为他打过一次胎哩。”赛西施说道:“不过,这个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你得保密啊。”

    “我肯定保密。”小冯答道。

    “你可知道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不同?”赛西施问道。

    “呵……这个我不明白。”小冯脸有些红,她似乎不太愿意提这事,但是分明又特别的好奇。她继续说道:“你在外面打过工,有过男人,你说说他们跟你老公有什么不同?”

    “太多区别了。”赛西施答道:“我前男友啊,床上功夫特别利害,每次都让我欲仙欲死里,好几次。可是现在的这个呢?”

    ‘这个怎么样?’小冯问道。

    “这个人不懂得。唉,乡下人,农村人没有什么见识。”赛西施眼晴里流露出特别失望的表情,她继续说道:“这个男人一上床就扒我裤子,然后就压上身子,没动几下就汇了,然后就呼呼大睡。”

    “唉,就象猪似的。”赛西施说道:“猪还知道拱几下身子,舔一舔,他还不如猪呢。”

    “唉,我们都是苦命人。”小冯说道:“反正都是姐妹,我跟你说也没有关系。”

    “你说吧。”

    “你男人还主动碰你。我那个男人从来都不主动碰我。每次都是我主动要的。”小冯说:“没有想到你也这么命苦。”

    “每次都是你主动?”赛西施问道:“你们之间也没有用什么技巧?”

    “这个还有技巧?”小冯问道。

    ‘当然有啰。’赛西施说道:“外国人之方在就比中国人强哩。在深圳,我们常去看录相,这方面我看得比较多。比如外国人喜欢舔,喜欢抚摸,喜欢各种姿势和体位。”

    “啊?……”小冯眼睛瞪得巨大,问道:“这有什么不同吗?”

    “大大的不同。你不知道啊。”赛西施有些鄙视小冯。

    “我带了几盘录相回来了。什么时间我给你看看,你就明白了。”赛西施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啊。”小冯说道:“到时你一定要给我看看,让我长长见识。”

    “一定一定。”赛西施见桌子上的钟时针已经指到10点半了,她起身向小冯告辞。

    小冯送别赛西施,也觉得有些困了,就关了灯,上床睡觉了。

推荐阅读 村姑也疯狂 乡村小神医

新书推荐: 情乱莲花村 妻子的付出 村姑也疯狂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