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1.阴谋(一)

1.阴谋(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阴谋

    周剑通过同学QQ群找到了那个他高中时代的女同学邹娟,他把她的QQ号加为好友,邹娟也把他加为好友。周剑很是兴奋,他与这个高中时代的女同学聊了聊,在最短的时间里了解了最多的内容。

    他了解到邹娟现在定居地深圳,是一家民营叫深广设计公司的设计经理,年收入约50万,有两个小孩,一个女儿,六岁,一个儿子刚出生,是去年在香港出生的,只有七个月,老公也是设计师,是深广设计公司的合伙人兼首席设计师。

    周剑问邹娟道:“他对你好不?”

    邹娟回答道:“还不错。”

    “哦,不错就好,我祝福你。”

    周剑以祝福的语言结束了他们之间的聊天,此时己经是下午六点整,心情有些复杂。

    这个邹娟是他高中时代暗恋的对象,在班上二十多个女同学当中,周剑最喜欢她了。她学习很刻苦认真,成绩也不错,个子高挑,长也很清秀。那时邹娟坐在周剑斜对面的,中间是一条过道,每当上课的时候,周剑的眼睛盯的不是上黑板,他经常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邹娟看,有时候想入非非,下面也常常勃起。

    邹娟有时候也会回过头来看看周剑,她也发现了周剑总是盯着她看,但却没有表过出厌恶的情绪。

    周剑虽然是班上学习最偷赖的人,从来不做作业,也经常缺课,但是他的成绩总是不错,尤其是物理和化学,常常是班上第一名或第二名,还有那个生物学,许多题连老师都做不出来,他都能解答。这一点也是让全班的同学羡慕不己。

    周剑最差的功课是数学,因为他十分讨厌那个半洋半土的数学老师,十分的讨厌,所以考试基本上是从来没有及格,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周剑知道高中毕业后考不上好的大学,所以有点破罐子破摔。

    想到这里,周剑好象回到了高中时代,仿佛邹娟又坐在他的斜对面,他又是那么深情的看着她。

    周剑觉得要写点什么东西,于是他把饭放在一边,铺开纸,拿起笔,三下五除二,很快就写成了下面的文字并取名为《旧黄历》:

    “今天真的很是高兴,和二个高中的同学一起找到了那个“隐世”很久的女同学。这个女同学可是当年班上的一朵花,学习也非常刻苦认真,成绩总是名列前矛,文静又大方,颇得同班男生之好感。

    坦言之,我也是非常喜欢她的。只是苦于那时才浅情粗,又自知没有什么前途,因为学习不怎么认真,成绩也不怎么好,所以自觉配不上人家,所以不敢表达。只是心里喜欢得紧。

    每天上课,我眼睛不是看着黑板,而是盯着她看。她的一举一动,总是左右我的视线。偶尔,她也会朝我看一眼,然后很害羞的低下头,迅速地写作业。因为她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经常发试卷。有一次,她把试卷给我,我没在意。她就把她放在我的桌上,可是没有放稳,所以试卷朝地上滑落,她赶紧用手去拿住。就在同时,我也去抓试卷,结果却拿到她的手了。瞬间,我感觉世界很美妙,人生很幸福。不过,脸肯定也很红。

    自高中毕业后,就很少见到她了,但是我一直都想知道关于她的消息。因为通信等各方面的原因,一直无法了解到。今天总算知道了一些,所以了了一个心愿。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和QQ号。也在QQ上跟她聊了几句话,虽断断续续,但仍十分兴奋不己。

    很快她有事去忙就下线了。她下线了,我吃饭去了。吃完饭了,那种兴奋劲没了,却留下了无穷的失落。

    可能是被她的那种太过于平静的语气和心境所打击吧。她表现的十分平静,就象深潭里的水一样,波澜不惊,完全没有那种快二十年不见的老同学见面的惊讶与喜悦。

    一切都被勾引起来了。具体、形象、生动的高中生活画卷立体般展现在我的眼前。一幅一幅,一幅接着一幅,那么的毕真。她仍坐在我旁边的第二排座位上,齐耳的发,那么干净与柔顺,白晰的脸,透着红,娇小的身子伏在桌子上,眼睛盯着课本,手里拿着笔,很认真的做练习,很专注的神态。

    一切皆成记忆,往事皆如云烟。

    唯有心还在悸动,脑还在向往,思绪惯性般的不断回头。

    回忆就象老农民翻旧黄历,一段一段的往事涌回心头,一段一段的感概想吐而后快。然而,时间是一维的,往事只能回忆。回忆或伤感,或感动,或增添几多愁。

    我是个恋旧的人,是个经常回忆往事的人,也是个多愁善感的人,是个喜欢翻旧黄历的人。爱与恨、旧友与新识、成功与失败、贫穷与富有、坚韧与脆弱,都在这旧黄历中找得到。

    旧黄历是记忆的载体,是历史一样的书,记得不要轻易丢掉。”

    写完后,周剑的心情也渐渐的平静下来,这种感觉就象是心中很想要一个女的,实在得不到,没有办法,去了一趟红灯区,人也就轻松了许多。

    “这个婊子一年挣五十多万,这个世道怎么这么不公平,老子离家千里,抛妻别子,一年的收入还不到十万,不到她的五分之一。”想到这里,周剑又十分的烦躁起来,对他而言,五十万是个天大的数字。

    他觉得应当去深圳见一见这个邹娟,一解许多春愁。

    第二天,周剑通过QQ主动跟邹娟联系,他告她最近几天将会去深圳出差,希望到时能见个面。邹娟很爽快的答应了,并把手机号码告诉了周剑。

    周剑当晚找到经理说家里有点事,要回家处理下,需要请假三天。经理准了他的假。

    第二天,周剑带了点简单的行礼,就买了一张前往深圳的火车票。第二天早上火车就到深圳站了。周剑下了火车,在离火车站最近的地方找了一家小旅店,一天的住宿费是八十元,很小的一个房间,但是因为便宜,而且又有空调,所以周剑就住了下来。

    与邹娟见面还有二天的时间,所以周剑有足够的时间去逛一逛,但是去哪里呢?虽然周剑以前来过几次深圳,但深圳发展太快了,变化太快了,所以对他而言,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城市。

    周剑走出旅店,往右拐是一条小街,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突然看见一个游戏厅,里面还可以上网,于是他走了进去。

    虽然还不到十点钟,游戏厅里的人己经很多了,服务台里是两位女孩,其中一位头发染得很黄,嘴唇涂得猩红,穿着吊带衫和牛仔短裤。其中一个女孩看了一眼周剑,有气无力地说:“上网吧。”用手指了指服务台上的一个牌子。周剑顺着她的手指见牌子上写着:“上网二楼,朝前走,5块钱每小时。押金十元起,拒绝未成年儿童。”

    周剑交了十块钱,他来到二楼。上网的人还不多,稀稀拉拉的十几个人散落在各处,有点人可能是熬了通宵,还趴在电脑桌上睡觉。周剑捡了个朝窗的位置坐下,打开电脑。

    周剑把邹娟公司的名称用谷歌搜索了,很快就显示出了公司简介、网址等。他打开公司的网址,打开了深广设计公司网页。他仔细的浏览了公司的网页。在深广公司的网页上,周剑查看了公司的领导简介,他点开了那个首席设计师范明的简介:深广设计公司合伙人,首席设计师,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周剑估计他就是邹娟的丈夫,他仔细的看了看照片,觉得范明书生气很浓厚,长得也不错。在深广设计公司的宣传栏上周剑还查看了公司举办活动时的各种照片,他仔细的查看每一张照片,凭着高中时代的对邹娟的印象从相片中把她辨认出来,从照片上看邹娟变时髦了,也稍胖了些,但眉宇之间的清秀和美变化不大。从所查到的资信来看,这是一家不错的公司,福利也相当不错。周剑决定先去看看,他把深广设计公司的地址抄了下来:深圳市花容路14号保福大厦28楼。

    周剑出了网吧,招了一辆的士,他直奔深广设计公司去了。约十分钟的车程,的士在一幢高楼边停了下来,周剑便下了车。他想上去看一看,但被保安拦住了。

    保安问道:“你有约吗?”

    “有,”周剑答道。

    “哪个公司?”我们要提前通知一下。

    “哦,深广设计公司。”周剑告诉保安:“哦算了,我现在临时有点急事,等下再来。”

    周剑从保福大厦出来,他明白现在不能上去,于是周剑决定四处走走。这是深圳的商务区和富人区,到处高楼林立。

    街上的人不多,来来往往的都是高级小车,有些周剑从没有见过,他无聊地在街上走着。突然,他看见地上有一张明片,上面定着:东亚信息集团,并有手机号码等。

    周剑把明片捡了起了,用手机拨通了明片上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声音很好听:“喂,你好,你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你们这里都有什么业务?”

    “办证、私人侦探、私人保镖等等,请问你需要什么业务?”

    “我想查一个人的家庭地址,能查得到不?”

    “当然可以,没有什么我们办不到的。请问你知道当事人的名字吗?”

    “知道。”

    “需要多少钱?”

    “看你需要知道的信息有多详细,我们会根据你的要求提供详细程度不同的报告,价钱不一样。”

    “可以面谈吗?”

    “可以,你在哪里?”

    周剑朝四周一看,正好马路的对面有一家肯德基店,于是说道:“我在花容路保福大厦对面的肯德基店,能马上来吗?”

    “哦,好的,十分钟就到。”

    周剑走到肯德基店,找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一个电话响起:“喂,大哥,我是东亚信息集团的,我到了,你在哪里?”

    “我在肯德基店,你进门朝左看,我在第三排座位。”

    “好哩,哦我看见了。”一个高个子青年朝周剑走了过来。

    “闲话不说了,你需要了解哪些信息?这是我们的价目表,不同的类别有不同的价。”

    周剑看了看价目表,他选择了了解四个信息:家庭住址、财产总量与分布、主要社会关系、夫妻关系。

    “价格三百元,分付百分之三十,余下的钱见到报告后一次性付清。”高个青年说道。

    “你们不会讹我吧?把钱拿走了就消失了?”

    “大哥,我们也是大公司,是讲信誉的,放心好了,我还想做回头生意呢。”高个青年接着说:“十五分钟报告就可以给你,要不,我们还是在这里见面。”

    “行,”周剑说道:“到底是特区啊,时间就是金钱,办事效率就是高啊。”

    一刻钟很快就到了,还是那个高个青年把报告送了过来,周剑付清了剩下钱拿着报告仔细的读了起来了。报告按要求分别四个部分,十分地详细。在财部总量与分布一栏中写道:万福小区别墅一幢,估价给一千贰佰万,其它物业三处,地址和估价都写得很清楚,周剑在致算了些,财产总价约六千万元人民币。周剑有些不相信。

    周剑拦了一辆的士,按照报告上地址朝邹娟家奔去。

    半个小时后,的士在一个万福小区门口停了下来。周剑下了车,刚想进去就被保安拦住了不让他进去。周剑见小区门口有一家房屋中介,于是就走了进去,问道:“这里的房子多少钱一平方?”

    “四万吧。”

    “哦,这么贵啊。”

    “这是富人区。”一个猴子样的人翻翻白眼,头也不抬的说道。“不是一般的人买得起的!”

    “那她家的房子果真值一千贰佰万啊。”周剑自言自语道:“真是有钱人。”

    周剑出了中介,他有些饿了,他想起来早饭还没有吃呢,恰好面对有一家兰州拉面馆,他走了进去,要了一碗新疆大盘鸡和一碗拉面。

    周剑吃完拉面,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觉得有些困,于他打了的士回家小旅店睡觉去了。

    睡了会儿,刚睡着。突然,电话铃响了。周剑拿起电话:“喂,谁呀?”

    “大哥,要不要小妹陪?”

    “多少钱?”

    “二百,一条龙服务。”

    “包夜呢?”

    “现在才几点钟啊?现在就包夜?大哥是在开玩笑吧。”

    “有哪里的美女?”

    “哪里的都有,你要哪里的?”

    “有东北那边的吗?”

    “有”

    “我要高个的。”

    “要多高的都有。”

    “不要太高,175左右就行。”

    “马上给你叫一个。”

    “不满意不要啊。”

    “行,大哥,包你满意。”

    周剑站起身来,他己经二个多月没有接触女人了,刚才电话把他的兴趣撩拨起来了,下面也有些涨了。正在这时,房门响了,周剑拉开房门一看,一个妖艳的女人站在门口,小声的问:“我可以为你服务吗?”

    “嗯,进来吧。”

    那个女人一进房门,问道:“你是要快餐还是全套?

    “快餐怎么讲,全套怎么讲。“

    “快餐二百元,全套的话三百,包括推油、顶玉门等,花样多。”

    “那就来个全套吧。”还没有等那个女人说完,周剑下面己经挺拔如青松了。

    这个女人的技术很是不错,二个多小时的服务让周剑如痴如醉,他一边享受着一边把这个女人想成邹娟。想着那个还是高中时代的邹娟,想着她的初夜的情景,他越发兴奋起来。他把骑在身上的这个女人拉下来,让她的轻轻的在自己的胸部荡漾,如春风扶杨柳轻点水面般舒服,周剑把舌头伸了出来,却被那个女的一下子叼住了,含在口中,那种感觉如蜜蜂掉入花蕊中一般,如饮甘露。

    完事了,女人梳洗完毕,临出门,说道:“你的功夫真好,都可以在这边做鸭子了。“

    “真的?做这行深圳收入怎么样?”

    “高得很,一次差不多二千,这还不算多的。”

    “要不,你帮我介绍介绍。”

    “好哩。”

    其实,周剑也就是无聊,在他内心也是瞧不起那些的。他崇尚知识,喜欢知识女性,尤其是高知女性,比如博士、硕士、名校女生等。

    还在周剑二十左右的时候,很多人要给他介绍朋友,但介绍的对象大多是初中毕业、无工作无学历更别说气质了。周剑很不服气。在一次酒席上喝了不少酒,借着酒劲他宣布:“一定要找个漂亮的女人结婚。”这一句话,打击了很多的人,也伤了那些喜欢他的女性。后来,就没有人给周剑介绍女朋友了,人家说他眼光高。

推荐阅读好色小姨 艳绝乡村

新书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山乡野情 乡村留守女人的艳福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