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19.艳遇(十九)

19.艳遇(十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艳遇

    过了几天,符小红来到刘晓明的公司。刘晓明见到符小红很是诧异。

    “你怎么来了?”刘晓明问道。

    “我打车来的啊。”符小红说:“怎么啦?不欢迎吗?”

    “我是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班?”刘晓明问道。

    “啍,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在哪里吗?”符小红说:“你以为世界上就你一个人聪明,别人都是傻子哦。”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刘晓明一边领着符小红往住宿的地方去,一边解释说。

    “呵呵,上次你到我那里去,记得是不是我帮你洗的衣服?”符小红说。

    “记得啊。”

    “那就对了嘛。”符小红笑道:“当时你的衣服里有一个合同,合同书上写着你公司的名字,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就查到你在这里上班了。”符小红说完,得意地看了一下刘晓明。

    “是不是又心怀鬼胎了?”符小红说。

    “怎么心怀鬼胎了?”刘晓明答道。

    “那怎么我感觉你见到我好象很紧张啊。”符小红说:“是不是怕你的老情人看到我后就要跟你分手了。”

    “没,没有的事情。”刘晓明说:“你看看我是不是一个人住?”说着一边打开房门一边让符小红进去。

    符小红看了看房间说:“哎呀,你这里真的不错啊。还有厨房、阳台。真是舒服啊。”

    “就这么简单的地方你就满意了?”刘晓明说:“要求真是低啊。”

    “是的哦,我的要求就是低,不象你们男人,野心那么地大。比我住的那地方好多了。”符小红说:“要不,我到你这里来住算了。不过,房费你掏啊。”

    “那不行。”刘晓明说:“这里可不只是我一个人住啊。”

    “哦,还有一个人住,是合租的吗?”符小红说:“是不是一个女人跟你一起合租啊。听说男女合租一套房的常常是会浪费一间房。”

    “为什么呢?”刘晓明问道。

    “因为他们最后都同居了。”符小红答道。

    “你这个死八婆。”刘晓明用手指戳了一下符小红的腰说:“就你想得复杂。”

    符小红顺势抱住了刘晓明说:“你这个死鬼,这么久也不来看我,想死我了。”说完在刘晓明的脸上亲了一下。

    “我这段时间太忙了。没有空。我真想着这几天过去看你,这不,你正好来了。”刘晓明也搂着符小红的腰,用手掌在她背上轻轻的拍着,说:“你好象长胖了?是不是?”

    “好象是的。这段时间我吃得特别多,也特别爱睡。”符小红说:“上次你干得太猛了,每次都让我达到了。害得这么多天每天都想着你,尤其是在睡觉的时候,特别的想你,想得我啊,下面都痒痒的,湿湿的。”符小红用幽厌的眼光看着刘晓明。

    “现在痒不痒?”刘晓明用把手放在符小红的臀部,中指轻轻的滑向她的臀沟。

    “你说呢?”符小红说:“你这个坏蛋。快亲我。”

    刘晓明用嘴咬住符小红的唇,把它含在嘴里,用力的吸着。手伸到符小红的双腿间,从她的短裤一侧伸了进去,一下子就戳到符小红的小丘上。符小红又爽又痒,猛得叫出声来:“嗯妈呀。”

    “你叫妈干嘛啊?”刘晓明说着,但手却没有闲着,他用中指继续在符小红的下身探索着,这是他熟悉的地方,每一寸他都非常熟悉。他用拇指摁住小丘处,中指沿着那湿润的地带下滑,那里早已是湿润有加了。

    符小红也没有闲着。她一边热烈的回应着刘晓明的吻,一边解开刘晓明的皮带,把他的长裤、短裤褪了下来,然后用手轻轻的握住刘晓明的,轻轻的上下套弄着。

    刘晓明和符小红正热烈地进行着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看见他们俩紧紧的搂在一起,惊得花容失色,大叫了一下又重重地把门关上了。

    刘晓明也被这个吓了,他的一下子就软了。他想是不是房东来查房了,但是他也想是不是刘征突然回来了。如果是刘征回来了,那就完了。刘晓明想着,快速地把裤子穿上,然后把符小红抱到自已的房间里,对符小红说:“你先坐下,别动。我出去看下是不是房东来查房了。”说完走过去把房门拉开,但是刘晓明什么也没有看见。他四处看了下,也没有见到人影。他喊了几声:“是房东吗”但是没有人答应。

    刘晓明重新回到房间,符小红问是谁啊。刘晓明说:“是一只母猫,发情了的母猫。”

    “骗人,母猫会开门啊。”符小红说:“我看肯定是你相好的回来了。”

    “哎,不管了。我们先快活一下。”刘晓明说完,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猛地压了上去。

    两人了陈快活。等刘晓明气喘吁吁的翻下身来。

    符小红说:“你啊。每次都不戴套,什么时候我怀上了,你就完蛋了。“

    “哼,怀上了更好,反正我现在也没有孩子。”刘晓明说:“如果你怀上了,就生下来,我也可以当爹。”

    “这可是你说的啊。”符小红说:“到时真的怀上了,你可要记得今天你说的话啊。”

    “不会,我保证不会。我一定愿意当爹。”刘晓明说:“你去卫生间洗一洗,等下帮我擦下身子,我有点累了,我想休息下,到了十一点半你就叫我,我们一起到外面啜一顿好的。”

    符小红到卫生间去了,她打开水龙头,见水温还可以,于是就洗了一个澡。洗完澡后,她把身子擦干,从镜子里见自已好象真的是长胖了,脸上也更加红润了,皮肤更加有光亮了,就连两个原来有点下垂的仿佛也紧了挺拔了,她用手在上拢了一下,对着镜子笑了笑:“有了男人的滋润,女人才会有幸福感啊。”

    符小红从卫生间出来,见刘晓明已经熟着了,就用毛巾帮着他擦干净下身,然后也俯下身子,靠着他睡了下去。

    睡了一会儿,符小红觉得有些饿了。于是叫醒刘晓明,刘晓明见差不多十二点了,于是穿起衣服拉着符小红的手到楼下的湘菜馆去了。

    “来一个地道的湘菜吧。先来一个剁椒鱼头。”刘晓明对服务员说:“再来一个辣椒炒肉。”说完对符小红说:“你想吃什么菜吧?”

    “我什么都行,只要炒辣一点就行了。”符小红说。

    “要不,你点一个菜吧。”刘晓明说完就把菜谱递给符小红。符小红打开菜谱说:“要不,来一个锅仔吧?”

    “行,你点就是了。”刘晓明说。

    “来个牛杂锅仔吧。”符小红说:“就这样吧,点多了吃不完。”

    “呵呵,行,看样子你和我都是肉食动物。”刘晓明把菜单还给服务员说:“来两瓶啤酒,青岛的。”

    “是啊。我从小到大就爱吃肉,不爱吃素菜。”符小红说:“所以我才这么胖。”

    “你不胖,你其实身材很好。不胖不瘦。”刘晓明说。

    “真的?”符小红说:“你是哄我开心的吧?”

    “不,我说的是真的。”刘晓明说:“我最喜欢你这样的身材,压上去有肉感,该小的地方小,该大的地方大。”

    “别恶心了。”符小红笑道。

    “剁椒鱼头来了。”服务员说道:“啤酒开不开?”

    “开,每人一瓶。”刘晓明说。

    两人倒好酒后,刘晓明举起杯说:“谢谢你来看我。来,喝一杯。”说完仰起脖子一口干了。符小红喝了一大半,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往嘴里一放,嚼了两下就哇的一下吐了出来。她觉得有点恶心,于是到卫生间去了。

    “你怎么了?”刘晓明关切的问道:“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看下医生。”

    “不用。我就是有点恶心。”

    “哦,你女朋友是不是怀上了?”服务员走过来看了下符小红说:“你肯定是怀上了。”

    “别瞎说。”刘晓明对服务员说。

    “唉,这方面我有经验。”服务员说:“你看你女朋友,脸色红润,双目烔烔有神,哪里象是生病了。一定是怀上了。要不,你们到楼下药店买个试纸验证一下。”服务员说完就走了。

    “晓明,这次有可能是真的怀上了。”符小红说:“我现在想起来了,我以前怀孕的时候好象也是这个样子。特别的爱睡爱吃。”

    “怀上了就怀上了呗。”刘晓明说:“正好跟我生个大胖小子。”

    “你说的时真的?”符小红问道。

    “当然是真的。”刘晓明答道:“我是不怕的,我反正是单身。”

    “你这个没良心的。”符小红道:“原来你早就想好了,受伤的人是我吧。”

    “没有没有。我可没有这样想。”刘晓明说:“那你说怎么办吧?”

    “我没有什么想法。”符小红说:“但是现在不能生下来。要不,我就犯重婚罪了。”

    “那就把它干掉吧,趁现在才刚开始。”刘晓明说。

    “但是我怕啊。”符小红说:“我一想到那个手术台就害怕。”

    “那就用药流吧。”刘晓明说:“药流不会痛的。“

    “听说药流弄不干净。”符小红说:“就是你,每次都不戴套,现在搞出事来了吧。”

    “唉,哪里有穿着袜子洗脚的,不舒服。”刘晓明说。

    “你就是了舒服,让我来承受痛苦。”

    “我陪你一起承受,我来照顾你。”刘晓明温柔的说:“我熬汤给你喝。”

    “我还不能上班了。”符小红说。

    “这个小事,到时我补给你就是了。”刘晓明说。

    “我才不要你补呢。”符小红说:“你自已就是个穷鬼。”

推荐阅读乡村留守女人的艳福 纵情乡野

新书推荐: 情乱莲花村 妻子的付出 村姑也疯狂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