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19.第十九节 寂寞留守

19.第十九节 寂寞留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寂寞留守

    小冯起床后就到厨房里看了看,她见锅里还留着稀饭还有咸菜,或许是因为饿了,小冯拿起勺子舀了一瓢稀饭,就着咸菜,滋滋溜溜的吞进肚子里了。

    小冯把筷子和碗放到桶里,拎着桶到门口的水井旁,然后从小井里提了一桶水上来,蹲下身子正要洗碗,突然,村子里的锣鼓声响了起来了。小冯抬起头望了望,并没有见到什么人,或许离得太远了。

    “同城集团要村里招工人了。想要去城里当工人的村民请注意,带好身份证到村委办理招工手续。”村里的广播响了起来。小冯仔细听了听,原来是村支书在播报消息呢。

    小冯刚开始并没有认识到这个消息会给这个村子带来什么影响,她也没有感觉到这个消息会给自已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小冯听着这个消息,如同听到姑嫂们的一句闲话一样,没有放在心上。

    她只是对工人这个词很好奇。

    工人,在她的那个年代曾有着光辉的形象和伟大的意义,代表着一份荣耀的职业和强壮的体魄,当然还有热气腾腾的白米饭,按月结账到手的白花花的钞票,特别让人羡慕的是太阳晒不着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工作环境。

    小冯记得当年村里的一位男同学因为在县里有一个亲戚当了官,然后给弄了一个指标去了城里当工人,村里还给他带花敲锣打鼓的欢送他去城里上班。那个时候的农村人想到城里去的唯一出路就是考大学。当然如果考上了大学就不用当工人了,那就是国家干部了。所以,农村里的人几乎是没有机会以工人的名义去城里吃皇粮的。小冯心里想:“现在农村里的人也可以去城里当工人了?不用晒太阳了?也不用风吹雨淋了?难道这个世界变了?”

    小冯一边洗 着碗一边想着这几个问题,她就许多的人跑着从她的身边走过,那个场景象是去奔丧似的。

    一个女人象是跑累了,在小冯身旁停了下来,她说:“借你的瓢来喝一口水。”

    小冯把瓢递给她。她从水桶里舀了一瓢水,“谷谷谷”地喝了几大口,然后把瓢还给小冯,喘着气说:“你怎么还呆着?”

    “我不呆着干嘛呢?”小冯答道。

    “快拿身份证到村委报名哩。”

    “去城里当工人?”小冯问道。

    “是啊。如果去晚了就没有名额了。”

    “拿上身份证就能去城里当工人?有这好事?”小冯反问道。

    “我也不知道,去看了才知道。我走了。”

    那个女人又风也似的朝村委跑去了。

    越来越多的人从小冯身边跑了过去,他们手里都拿着身份证,有的腿上还都是泥巴,裤管挽得老高。

    小冯想这可能是真的。她把碗和桶拎进家里放好,然后走进房间,从抽屉里找出身份证。她正要出门,村里的广播又响了:“全村的村民听好了。这次只招男人进城当工人。女同志不招。请女同志回家,不要来凑热闹了。”

    小冯只得转身把身份证放回抽屉里,她坐在床头,见外面的空气如沸腾了的水似的,闪闪的热气从屋外挤进屋里来。小冯觉得有些热,汗水也慢慢的渗出来,在脖根处汇集,然后流过胸口。

    “这个鬼天气,怎么这么热呢。”小冯把领口下的三只纽扣解开了,那一处白晰的肌肤露了出来。

    小冯正抱怨天气炎热,四傻子突然冲进房里来,只见他满头大汗,光着上身,下身一条短裤也斜搭在腰上,那个臀沟都可以看见。如果不是个傻子,人家一定以为是个流氓呢。

    “大嫂,门口有一只公狗还有一只母狗相互咬着。”四傻儿气喘吁吁地说道。

    “咬着就咬着呗,你着什么急啊?”小冯看了一眼四傻儿,见他下面高高顶起,如撑了一把伞似的。

    “它们相互咬着,是庇股对屁股”四傻儿说道:“两只庇股相互磨着,拉扯着。”四傻说。

    “那是畜生。畜生就是那样的。是因为它们要生小狗仔了。”小冯白了一眼四傻儿,懒得理他。

    “哦。那你啥时生小仔啊?”四傻问道。

    小冯白了一眼四傻,没有答话。

    “呵呵,我看见你也光着庇股坐在大哥的身上,摇晃着叫着,跟那狗一样一样的。”四傻儿说:“哦……。”然后就跑出去了。

    “这个傻儿,什么都知道。”小冯说完这话,脸突然红了起来。她想起自已光着身子坐在大头身上的样子全被四傻看见,多么害臊啊。小冯正想起身骂一骂这个四傻,可是他早已走远了。

    小冯觉得屋里特别的闷热,她走出屋子,见村口的水井旁有一棵大树。大树底下有好多大人和小孩,大人们在那里拎水洗衣服或洗菜,小孩子们在一旁嬉戏。小冯觉得那里或许要凉快些。她慢慢地走了过去。

    一位大娘见小冯走了过来,说道:“是翠云家的吧?”

    “是的。”小冯答道,捡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了下来。

    “翠云家有福气啊。小媳妇都长得水灵灵灵的。”

    “哪里哪里?”小冯脸红着,谦虚起来。

    “人家男人也长得一表人才哩,身高马大,也很清秀。”

    “他们家种子好。你看那个翠云,年轻的时候多漂亮啊。十里八乡都知道。”

    “是啊。”

    “没有下地干活?”大娘问道。

    “家里人手多,用不着我下地去。”小冯答道。

    “现在的媳妇就是福气好。唉,我们那个时候,都怀胎十月了,还要下地呢。”

    ‘时代变了。现在是女人吃香的时候了。’

    “也不全是这样。我刚结婚的时候,第三天变下地了。这还得看个人福气哩。”

    “是啊。象我家婆婆早就死了,公爹身体也不好。什么事情还不是自已去做。有一次生病了,我没有起床,全家人连早饭也没得吃。”

    “唉,人和人命不同。你就别抱怨了。”

    “现在的小媳妇,就象城里人一样,吃得好,穿得好,也清闲。”

    小冯听着她们的议论也不加反驳,她望着远处,那天空好蓝好蓝,一朵朵白云在天空上飘着。一陈清风吹过,小冯觉得很是凉爽。

推荐阅读 村姑也疯狂 乡村小神医

新书推荐: 出轨的男人 女人的地男人犁 乡村艳福 全能姐夫 婚外贪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