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18.床上青春(十八)

18.床上青春(十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床上青春

    陈燕安排好各位姐妹后就往汽车站小跑过去了,她必须今天晚上赶回家里去,她要跟甜妞把这个事情汇报清楚。

    陈燕赶到汽车站的时候,正好最后一辆车出站,她向司面招了招手,因常经常坐这个车,司机也认识陈燕,见陈燕急急忙忙的样子,于是把车停了下来,问道:“这么晚了,也急着赶回家去。”

    “家里有急事,不回去不行。”陈燕说。

    上了车,陈燕看着窗外风景,西边太阳如一块烤红了的铁正在沉下山去,霞光正灿烂无比,一陈陈凉风从窗外吹了进来,从陈燕的领口往下灌去,陈燕觉得混身舒服极了,看着西边的落日,看着窗外劳累了一天的农夫们三三两两的往家里走去,陈燕突然觉得心中无比的愉快,她觉得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到了家里,刘妈问陈燕家里好吧,陈燕回答说好。刘妈问了一些其它的事情,陈燕都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刘妈知道陈燕有心事,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就保持觉默,两个默默的吃完饭,陈燕帮婆婆洗好碗筷,然后就去了甜妞家里了。

    “甜姐,你在忙什么呢?”

    “哦同燕妹啊。”甜妞见陈燕问道:“你从娘家回来了?”

    “是的,刚刚回来,因为赶得急,所以也没有给你带任何礼物。”陈燕说:“不过,我把上次你交待给我的事情搞定了。”

    “啥事啊,我没有交待你要做什么事情啊。”甜妞说。

    “唉,瞧你这记性。我们不是要合作开店吗?”陈燕说:“难道你忘记了。”

    “这个怎么会忘记呢?”甜妞说:“马上就要签合同了,我正猜愁呢?”

    “你愁什么呢?”陈燕问。

    “我怕招不到人啊?”甜妞说:“那么大一个店,店租又那么贵,还有装修,到时一切都搞好了,人却没有,那岂不是冤大头啊?”

    “甜姐,我今晚就是为这事来的。”

    “哦。”甜妞说:“你快说。”

    “我这次回娘家,什么事也没有干,我就把这事搞定了。”陈燕说完,详详细细的把如何与姐妹拜把子等等都告诉了甜妞。

    甜妞听完了很高兴的拍了拍陈燕的肩说:“小丫头片子,想不到你还有这本事。看不出来啊。”

    “姐,这些可都是你教我的。”陈燕说:“我全部是照学照搬,依葫芦画瓢啊。”

    “她们总共多少人?”

    “共有十三人,人人都长得漂亮,还有四个处女,三个刚结婚的,另外六个都生了一个小孩子。”

    “哦,燕,你可做了一件大事。”

    “人我可是帮你招来了啊,现在安排在县里招待所里,为了稳住她们我帮她们交了两天的房钱,另外每人发了一百块生活费。”陈燕说。

    “你这样做得对。”甜妞说:“要不,我先把钱给你吧。”说完就要去里屋拿钱,被陈燕拉住了:“现在是合伙做生意,又不是你一个人投资,你花的钱我花的钱,到时一起算啥,到时一起算总账就行了。”

    “哦,也是啊。”甜妞见陈燕这么认真,说得也在理就没有去里屋拿钱。

    “那我们明天起个早,早点去县里看看这些姐妹。”甜妞说:“明天早上就不要吃早饭了,我们早点赶到县里去,和她们一起吃早餐。”

    “行。”陈燕说:“我觉得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什么事?”甜妞问。

    “怎么让这些姐妹服服帖帖的做事,这个应当考虑清楚啊。”陈燕说:“我估计那几个结了婚生了小孩的,尤其是那几个与老公关系不好,与公婆关系不好的姐妹应当没有问题,我在来的路上了仔细的观察她们各自的言语或表情。我觉得她们只要有钱挣,肯定会做。但是另外几个姐妹好象比较保守,尤其是那四个没有开庖的,如果她们不愿意,该怎么办?”

    甜妞见了陈燕这么一说,觉得也是有问题。她想当初为了让陈燕下海,自已花了不少的心思,这几个姐妹应当怎么安排才会让她们服服帖帖的听话做生意呢?”

    “要不,晚上我们各自仔细考虑一下吧。我现在也没有主意。”甜妞对陈燕说:“现在不说这个,我这里刚熬了八宝粥,现在还是热的,要不我给你盛一碗。”

    “那行,我其实正饿着呢。”陈燕说:“你也知道,我家的经济条件不好,肉都不常吃,晚上我回来,我婆婆就炒了一个大白菜,吃得我都恶心。”

    “以后条件就会好起来的,只要我们努力,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享受荣华富贵。”甜妞安慰陈燕说。

    陈燕接过碗筷,用鼻子一闻说:“哎,真是香。”说完喝了一大口,觉得又非常的甜,非常可口,于是问道:“甜姐是不是加了糖?”

    “是的,我加了点冰糖。”甜妞说:“你不喜欢糖吗?”

    “不,我喜欢,好吃极了。”陈说话还没有说完,一大碗八宝粥就吃完了。

    “还要不要再来一碗。”甜妞问。

    “不用了。现在真的吃饱了。”陈燕说:“如果没事我就回家洗澡去了。坐了几天的车,身上都脏死了。”

    说完陈燕辞别甜妞回到家里。刘妈见陈燕回来了就说:“洗澡水已经烧好了。你洗澡不?”

    “洗,我好几天没有洗澡了,身上都脏死了。”陈燕说。

    陈燕洗好澡后,她回到了自已的屋子,虽然刘平已经走了差不多一个多月了,但是仿佛房间里还能闻到他的气味,他那种特有的汗水味,还同他那个笑,仿佛充满了整个房间,让陈燕觉得有些他近在咫尺,但却又在天边。

    这种感觉好象无法形容出来,她觉得刘平好象睡在她的身边,呼出的气吹到她的脖子上,让她痒痒的,但是她一转过身来,用手一摸,却什么也抓不到。可是一会儿,她又感觉到刘平那又熟悉的大手在她身上探险,一会儿在峰顶上攀爬,一会儿又在平原上飞奔,一会儿又来到草原深处,探索那涧流深处的秘密。这些感觉无一不让陈燕四肢发烫,脸红心跳,这让她翻来覆去睡不觉,她想要一个男人宽大的胸膛来依靠。她仔细的回忆着她与刘平的初夜。那夜,客人渐渐的散去,她们被伴娘伴郎推进这个房间,然后就听到门被锁上的声音,她知道门被反锁了。

    刘平喝了不少的酒,他颤颤巍巍的走到新娘子身边,伸手把她的红盖头掀了起来,说:“我的妈啊,今夜你怎么这么漂亮,不会搞错吧?”

    听到这句俏皮话,陈燕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她抬头看了看这个男人,觉得他脸红得象猴子庇股似的,就说:“哎,你怎么长了一张猴庇股似的脸,是不是搞错了?”

    刘平一听也哈哈大笑起来,说:“绝配啊,天下绝对。”说完,把嘴凑了过去。

    陈燕用手把脸一挡说:“满嘴酒气,臭哄哄的,真是个臭男人。”

    “亲一下吧,就一下。亲一下我就去洗脸刷牙。”刘平说完又把脸凑了过来,一下子亲住了陈燕的香唇。陈燕往后一仰两人就倒在床上。

    刘平的气越来越粗了,他每一次粗重的呼吸都重重地砸在陈燕的脸上,脖子上,胸上,这让陈燕觉得很兴奋,她也觉得口干舌燥,混身却无比的舒畅,她完全接受了刘平的抚摸,也配合着刘平,伸腿张开、扭动着腰肢,轻声地呻吟着,直到刘平气喘吁吁地翻身下马,她也觉得心满意足。

    想到这里,陈燕觉得混身燥热起来,她越发地睡不觉了。她干脆起身把灯点亮,突见窗外一个身影飘过。

    “谁?”她大喊一声。

    然而,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有那风从窗外吹过,远处,偶尔听到一声两声狗叫。夜平静而寂寞。

推荐阅读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村长的后院

新书推荐: 乡村欲爱 乡村艳妇 乡野诱惑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