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17.阴谋(十七)

17.阴谋(十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阴谋

    吴明对村里的工作更加投入了。一方面是职责所在,另一方面是因为她想为了遮掩内心的。吴明还不到三十岁,正是最重的时候。她与周剑在一起的时光并不多,但是毕竟周剑是她的在滚动,仿佛是咽下了一块肉似的。突然他张开嘴,“啊”的一声,下身有节奏的抖动着,一股白色的液体从那根长物里射了出来,在吴明的前面的床单上落了下来,一会儿就如水一样的被床单吸收了,吴明用手摸了摸那白色 的液体,觉得有些粘,她好奇的问:“你怎么把尿射在床上啊?”

    周剑光着身子找了一块毛巾来,用毛巾把床上的污物擦了擦,说:“你不是高中毕业吗?连这个都不明白。”

    吴明摇了摇头说:“以前没有见过,书上也没有这样的内容啊。”

    周剑说:“你真是个书呆子。难怪没有考上大学。”

    吴明听到这个有些生气,她说:“我学习成绩还是很好的,如果不是考前生病了,得了重感冒,自已一定是能考上大学的。很多比她差的人都考上了。”吴明继续说:“你这么聪明,连书上没有的东西都知道,你怎么没有考上大学啊?”

    “这个。”周剑说:“我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个,知道这个有快感,所以想得多了,才没有考上。”

    周剑把床上的污物擦赶干净后,把毛巾丢到一边,也没有穿上衣服,从吴明的庇股底下拉过一只枕头垫在腰下,斜靠的床上,自言自语道:“没有结婚前天天想着女人,也是自已打手枪,好不容易结婚了,还是自已解决。我命真苦啊。”

    吴明听了,说:“难道结婚有什么不同吗?”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啊?”周剑问道。

    “我是真不知道。”吴明说:“高中的生理卫生也没有说结婚后的内容啊。”

    “你看过动物交配不?”周剑说:“比如说狗,你家里有狗不?”

    “有啊。”吴明答道。

    “你见过公狗和母狗交配吗?”周剑问道。

    “没有见过。”吴明答道:“谁去注意这些事情啊。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

    “唉,连这个都没有见过。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城里人呢。”周剑说道。

    “你见过吗?”吴明问道:“我知道你早熟,什么事也知道。”

    “见过,当然见过,要不这二十多年不是白活了。”周剑自豪的说。

    “既然见过,那你就跟我说一说吧。”吴明说。

    “这个,就是公狗有。”周剑说:“,你知道不,就象我这个东西一样。”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已下身那个耷拉着的东西。

    “嗯。”吴明没有支声,只是顺着周剑的手看了一下,说道:“然后呢?”

    “公狗发情的时候,那个东西会从身体里伸出来,红红的,处于勃起状态。”周剑说:“如果这时它遇到了一只发情的母狗,它就会趴在母狗的身上,从后面趴上去,就象这样。要不我们示范一下吧。”周剑说着让吴明跪在床上,自已把手放在吴明的腰上,示意吴明把臀部翘起来。吴明照着做了。

    “然后,”周剑正要说,发现吴明穿着裤子,他轻轻的用手把吴明的短裤拉了下来,吴明也没有反对,只见吴明两只白花花的庇股,深沟处,一条狭长的地带,如蚌一样似乎紧闭着,但是却有一丝肉露在外头,周剑知道那就是吴明的私处。周剑用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套弄着自已的,不一会儿那个长物又脖了起来。

    “我现在正式示范了啊。”周剑说着,用手举着插到吴明的两腿之间,吴明觉得仿佛一根温热的火腿插到自已跨间,自已如触电一样的舒服。

    周剑用手举着阳物在吴明的私处探触着,但是一时间竟找不到入口处,周剑有些急,脸上似乎着了火似的,他满头大汗,有些竟滴到吴明白白的庇股上。

    “唉,我都有些累了。”吴明说:“我这个膝盖都有些酸了。”

    周剑说:“要不,你就仰面躺着吧,那样就不累了。”周剑刚说完,吴明就翻过来躺下了,仰面躺着,两腿勾着,但是向两边岔开着。

    周剑见吴明的私处向着自已,他举着阳物对着吴明的花心上下探寻着入口处,这一触让吴明笑了起来,她说:“痒痒痒痒。。。”

    但是吴明没有拒绝,而且周剑感觉到吴明的私处不象刚开始那么干燥了,很滑润了,他把阳物抵住吴明的私处中间,然后用力往下压,只听得吴明“啊”的一声叫唤,周剑的插入了吴明的身体。周剑觉得无比的爽和舒服。他感到了吴明身体里的那股温热,他脑袋没有别的什么想法,只是想尽力的起来,想整个人都钻进吴明的身体里去。

    周剑拼尽了全力,可是没有动几下,一股精液射入了吴明的身体,自已瘫了下来,趴在吴明的身上喘着粗气。

    “怎么就不行了?”吴明见周剑趴了下来,说道:“以前想着自已很利害吧,现在就不行了。”

    “不是不行。”周剑说:“是太激动了。等一会让你知道利害。”

    吴明只得起身,到卫生间打了一盘热水,把下身洗了洗,又重新躺到床上来。她用手指了指床上的血说:“这里有些,是从哪里来的?”

    “嘿,这是处女血。”周剑说:“从你身上流下来的。”说完起身找了一块手帕,在床上印了一下,然后把手帕收了起来说:“这个要保存好,是你清白的见证。”

    没有过一会儿,吴明忍不住了,她觉得混身痒痒的,如蚂蚁在咬着自已的神经似的,她对周剑说:“要不再来一次吧。”

    周剑示意让她坐在自已的身上。吴明不知所措。

推荐阅读好色小姨 艳绝乡村

新书推荐: 情乱莲花村 妻子的付出 村姑也疯狂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