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17.艳遇(十七)

17.艳遇(十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艳遇

    刘晓明与符小红一夜激情后,第二天早上彼此分开各自上班去了。刘晓明一到公司就上楼去办公室看了看刘征。

    刘征依然是那个样子,傻傻的呆着,不吃不喝的坐着。朱梦妮见刘晓明站在门口,就走了过去。

    “刘征还没有吃饭?”刘晓明问道。

    “没有。她昨天就没有回去,一直坐在这里。”朱梦妮说:“这次她真的是伤得太深了。”

    “哎,遇人不淑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啊。”刘晓明摇了摇头,然后回到办公室。

    刘晓明看着外面那张空空的桌子,那曾是催河坐的地方。他骂道:“这个死王八蛋,性格还蛮倔的。”

    刘晓明虽然在上班,心里却一直惦记着刘征,他心里忐忑不安,好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果然,上午快到下班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铃响了,他抓起电话。

    “喂,是晓明吗?”

    刘晓明一听,是朱梦妮的声音。他说:“是我,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

    “刘征晕倒了。”朱梦妮在电话中急切地说:“你快上来看看吧。”

    刘晓明马上把电话放下,然后三步并作二步的冲了上去。他见刘征双眼紧闭,脸色铁青。他问朱梦妮有没有打120。朱梦妮说没有。

    刘晓明说:“我们必须马上把她送到医院里去。”

    “要不,我先下去打个车吧?你找几个人把她抬下来。”朱梦妮说完转身下了楼到公司门口去打的去了。刘晓明把刘征抱了起来,慢慢地走了出去。

    “这个死丫头。对爱情这么痴情。”刘晓明嘴里骂道,但心里却很高兴。他把她抱到胸口,紧紧的。让她的身子紧紧的挨着自已,那种感觉就如抱着一个初恋的情人一样。刘晓明低了低头,看见刘征的胸口,以及那凸出的两朵小荷。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没有什么大事,是没有吃饭,所以血糖太低了才致晕倒。只要吃了东西,稍休息好就行了。

    医生给刘征打了一剂葡萄糖后,刘征就醒了过来。她见大家都关切地望着她,于是说:“我给大家添麻烦了,对不起啊。”

    “快别这么说。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朱梦妮说:“谁叫咱们是姐妹呢。”

    “我没什么事。”刘征说:“我们一起回去吧。我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呢。”说完起身下床,一步一步的往回走。

    刘晓明拉住刘征说:“你别回去了,我已经帮你请过假了。你就好好休息一天吧。”

    “不,我要回去。”刘征用力甩开刘晓明说:“你放心,我没事的。”

    刘晓明见刘征态度如此坚决,于是只得跟着她一起回到公司。到公司后,刘晓明专门跟朱梦妮说要注意观察刘征,别出意外。朱梦妮说好。

    刘征等一伙人刚要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一辆120急救车“呱”的一声停了下来,车上五六个医务人员急急忙忙的抬着一个血淋淋的男子向急救室走去。

    刘征看了一眼躺在担架上的男子,她觉得这人好象很面熟。特别是那张脸,好象是在哪里见过。她心中一惊,难道是他?刘征停下了脚步。她转过头去,一直望着担架上的男子。

    刘晓明见刘征停了下来,走过去拉了拉刘征的手说:“快走吧,我在门口的小吃点给你要了一份烫,吃点烫你就不晕了。”

    刘征转过头,对刘晓明说:“刚才那个担架上的男子你看见了没有?”

    “看见了。”刘晓明说:“又不认识。”

    “可是我觉得他象是催河。”刘征对刘晓明说。

    “不可能的。”刘晓明说:“你别多想了。你就是想他想得太多了,所以现在草木皆兵啊。”

    “走吧。”

    刘晓明用力拉着刘征的手,但刘征却奋力甩开了。她大步走向那个担架上的男子。

    刘征仔细的看着担架上的男子,混身是血,衣服也破了。她看着,象,好象又不象。刘征仔细的看着,不放过每一寸肌肤。突然,她看见那肚脐旁边的那一颗大痣,这是一颗特别的痣,特别在大,长在肚脐的左上方,上面长着三根毛,其中有一根是白色的。哦,现在看起来是两根黑色的,一根却是红色的。难道不是他?刘征思索着。哦,突然刘征想明白了,是血染红了。想到这里,刘征混身颤抖起来,她的双腿抖得很利害,已经不能站立了。她身子一歪,用手扶着墙勉强站着。

    “护士们捜一下他的身子,看看有没有身份证。”一个年长的医生吩咐道。

    “有,有一张身份证。”一个护士手里拿一张身份证,满手是血。

    “哦,叫什么名字?”医生又问道。

    “好象叫催什么,我看看,哦,叫催河。”

    刘征听到这句话,她完全摊了。她倒在地上,眼泪无声的流了出来。

    “好象还有一封信。”一个护士举着手说:“好象是刚写好的信,收信人是刘征,但没有地址。”

    “那把信交给门卫吧。让他们去处理。”

    “不,那是我的信。”刘征想喊,但发出的声音是那么的微弱,没有人听得清楚。此时刘晓明走了过来,手上端着一碗汤。他见刘征倒在地上,急忙把汤放在窗台上,跑过去把她扶了起来。

    刘征见刘晓明过来,急切的说:“信,那是写给我的信。”说完就晕了过去。

    刘晓明大声喊道:“信在哪里?”

    护士说交给门卫了。刘晓明一边把刘征扶到椅子上休息一边找门卫去要信。

    经过一翻波折,刘晓明把信从门卫处要了回来。从封信上的字迹看得出来,写信人确是催河。信上已经染满了血。他拿了一张纸巾把血迹擦干。

    此时,刘征也渐渐的醒了过来。她向刘晓明要了信。刘晓明怕她伤心过度,对身体不好。说:“信在门卫那里,要拿身份证来才能取得到。要不,你先喝了汤,喝完汤我陪你一起去拿身份证。我保证等下帮你把信拿回来。”

    “不,你帮我回办公室拿一下吧。”刘征说:“我要在这里陪催河。”

    “那你也先把汤喝了。要不,你哪里有力气陪他啊。”刘晓明把汤端了过来,放在刘征的唇边。

    刘征喝了几口就不再喝了。她对刘晓明说:“你别管我,快回去拿身份证吧。”

    刘晓明放心不下刘征,转身对朱梦妮说:“你帮着照看下刘征,我去去就回。”

    催河被推进手术室了。一个多小时后,一个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喊道:“催河的亲属找到了没有?有没有亲属来?”

    “哦,我是。”刘征站了起来,虽然有些不稳,但是她扶着墙就站稳了。

    “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女朋友。”

    “哦,病人回光返照了。”医生说:“你快快进去。”

    刘征走了进去。此时催河身上的血已经被护士擦洗干净了。他光着身子。那肚脐眼左上边的那颗大黑痣特别的显眼,上面三根毛,二根黑的,一根白的。

    催河见刘征进来,有些诧异,但瞬间就笑了起来,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你怎么来了?”催河问道:“是来临终一别的吗?”

    “快别这么说。”刘征手紧握着催河的手,两眼望着催河,泪无声的流着。

    “来了也好。”催河说:“你是我在深圳唯一的亲人。”催河说话有些断断续续了:“有一个亲人来送别我,总比没有好。”

    “哦,那信呢?”催河问旁边的护士。

    “信交给门卫了。”护士说。

    “那麻烦你快去把它烧掉。”催河说:“我不想伤害我爱的人。”

    “不能烧掉,我想看看你要对我说的话。”刘征说:“那肯定是你的真心。”

    “不,那不是我的真心,但是我的愤怒。”催河说:“快去把它烧掉。”

    “如果你看到了。那是我对你的爱。爱和恨有时是相等的。”催河说完,闭上了眼睛。紧握刘征的手也松开了。刘征用手在他鼻子一探,没有气了。

推荐阅读 野性乡村 女乡长

新书推荐: 女乡长 乡村猎艳记 艳情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