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17.失身(十七)

17.失身(十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把猪绑好,称好,然后又绑上大板车,然后张明给钞票,宋佳接钞票等等差不多半个小时,一头猪就卖给张明了。

    “还是咱自立的运气好,这个猪只养了六个多月就有一百七十斤。呵呵,真是会长肉。”张明他爸乐呵呵的说道:“还是自立娃的福气啊。”

    “爸,共卖了五百四十四元钱,这五百块借给我,剩下的给你。”

    “哪里话,细妹,全部给你,我一分都不要,全当我给自立娃的学费。今年我就只有这点力气了,明年我多养一头猪,到时你再来,明年我供应两头锗钱。”宋佳的爸说完呵呵的笑了起来,满脸苍白的胡子在阳光下显得特别扎眼。

    “爸,”宋佳再也控制不了眼泪。“爸,我怎么报答你啊?”

    “傻姑娘,我还要你什么报答,只要你生活得好,几个娃有出息,我死到黄泉路上都会笑的。”

    “再算算,还差多少钱?是不是找三妹借点?她的条件不错。”

    “下午再去三妹家吧。吃完中午再去。”母亲对细妹说:“反正也快到吃饭时间了,这个时候去,人家会说你赶点吃饭。”

    “把那只老母鸡杀了吧。没有一点菜。”

    “抓得到不?”

    “不用了,随便吃点。”

    “细妹都五年没有来了,不能再便了,再说我和你妈也没有几年活头了,你来一次就少一次了。”

    父亲的这几句话引得宋佳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在她的内心,她始终觉得很对不起父母。父母亲生养她二十多年,风风光光的把她出嫁,自已却不仅不能报答父母,而且还来增加他们的负担,现在他们的年纪越来越大,也不知道能活几年,再说,即便还能活几年,按自已的家境,谁知道啥时能好起来啊。想到这,宋佳越发伤心的哭了起来。

    吃过饭,宋佳就朝三妹家赶去,三妹嫁在邻村,离此也就三里路,翻过了对面那座大山便到了。母亲要跟宋佳一起去。宋佳说:“大阳这么毒,你在家里吧。我走得快,去去很快就回。”

    一会儿,宋佳就到了三妹家,她们一家人正在吃饭。见是宋佳到了,三妹站了起来,说道:“大姐,今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吃了饭没有。”

    三妹夫陈穷把头抬了下,看了下宋佳,说道:“从爸那边过来,肯定是吃过了。”

    “二娃子,去,到地里摘个西瓜回来,给你大姨解解渴。”三妹夫说:“这么热的天,先喝点冰水吧。”说罢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来递给宋佳。

    宋佳接过水杯然后又放下,说:“不渴不渴。”

    “真是热,唉,天气一直这么热,什么都旱死了。”陈穷说:“种地的就是命苦,好不容易种了下去,施了肥,辛辛苦苦一场,天气不好,到头来什么收成也没有。”

    一会儿,二娃子从瓜田里摘了一个大西瓜回来了。

    陈穷一看,这个瓜至少有二十多斤,对着二娃子劈头盖脸的骂道:“败家仔,你把这个母瓜都摘了,这是个种瓜。”

    “田里还有几十个一样大的,如果作母瓜,田里还有更大的。”二娃子争辨道。

    “真是个败家仔,有就要摘这么大的。这种瓜现在好卖,价钱好。”

    “大姨难得来一次,我摘个大西瓜怎么啦。”二娃子吼道:“小气鬼,就知道抠门。”

    “大姨也是都是自家人,自家人能不随便点么。”陈穷呵呵道:“你说是吧,大姐,你不会见外吧?”

    “不会,我又不渴,你就不要开西瓜了。”宋佳有些难为情,她转身朝厨房去,里面三妹正在洗碗。

    “三妹,自立考上县高中了。”

    “哦,自立就是会学习,从小就看得出来。这可是高兴事啊。”

    “高兴是高兴,就是学费太贵了。”

    “要多少钱?”

    “一个学年二千多哩。”

    “哟,这么贵。”

    “是,过几天就要开学了,现在学费还没有着落哩。”

    “你是知道的,我在这个家没有地位,钱都由陈穷管着。”三妹继续说道:“要不,你找他说说看。”

    “哦……”

    “自立考上县高中了?二娃大声喊道:“我要向表哥学习,以后也考县高中。”

推荐阅读好色小姨 风流村医

新书推荐: 年轻的嫂子 乡村女教师 野性乡村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