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16.艳遇(十六)

16.艳遇(十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艳遇

    刘征见催河“砰”的一声把门重重的甩了一下转身就走了。她急忙追了出去。

    刘征在催河的后面一边追着一边轻声的喊道:“催河,你不能停一下吗?就停一下。”

    但是催河理也不理,头也不回的。催河出了办公楼,径直走到雨中。他没有打伞,也顾不上什么雨了。刘征望着催河的背影,心中一酸,眼中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低下头,转过身扶着楼梯一步一步的回到办公室。

    朱梦妮见刘征满脸泪水,急忙从桌子上抽了几张纸递给刘征,说:“别伤心了,为这种混蛋,不值得。”

    “肯定是那个垃圾跟他说了什么。”刘征一边用手擦着脸上的泪水,一边喃喃的说:“他肯定是听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朱梦妮本想问一下是什么事情,但又觉得不好问,所以叹了一口气道:“唉,现在是男人的世界,女人不值钱了。”

    下班后,刘晓明到综合办公室来,他见同事们都走光了,只剩下刘征呆呆地坐在窗前,望着窗外,脸上的涕泪齐下,那种哀伤的表情,他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刘晓明怔了一下,然后推开门,轻轻地走到刘征的身旁。

    “还不下班吃饭?”刘晓明对刘征说道。

    “我,我不饿。”刘征望了一下刘晓明说:“你自已去吃吧,我不饿。”

    “傻丫头,人是铁饭是钢,一餐不吃饿得慌。”刘晓明说:“这可是说的。”

    “要求我们要吃饱饭,然后才能干革命工作。”刘晓明继续道:“你们可是早上点钟的太阳啊,不吃饭怎么么呢?”

    “我真的不想吃。”刘征说:“你去吧,我想静一静。”

    “那好吧。那我吃饭去了。”刘晓明说完转身出去了。

    可是一会儿,他又转身回来了,他站在门口问刘征道:“要不要我给你带点吃的?”

    “不用,真的不用。我不饿。”刘征回答道。

    “不饿是假的。你是不是想饿死啊。”刘晓明说:“我给你带两个肉包子吧。”说完就下楼到食堂吃饭去了。

    刘晓明走到食堂里,正好见朱梦妮端着饭盘走了过来。刘晓明对她说:“我等下买两个包子,你吃完饭后带给刘征吃。”

    “哦,那行。”朱梦妮听到刘晓明这么关心刘征,心里一酸,好象打翻了一瓶醋坛子,心里酸得不行,但嘴上还答应了,脸上还挤出一个小酒窝。

    刘晓明吃过饭后,本想去找那个鸭子曹建华,于是他顺着广义路一直往曹建华曾经住的地方走去。走了差不多四十多钟。刘晓明走到荔枝公园。在这个熟悉的地方,他想起了自已第一次遇到刘征,想起了刘征把男朋友的衣服借给自已穿,想起这些,刘晓明内心充满了感激,他想一定要找到曹建华,把事情弄清楚,以帮助刘征。

    “要不要服务啊?”几个浓装艳女子差站在店门口,一边把手抬高,然后轻轻的拍打在跨间。那种性跳逗,刘晓明觉得恶心。他朝她们吐了一口口水,然后大步朝前走去。突然他听到一个女人在喊:“晓明,喂,是晓明吗?”

    刘晓明循声看去,见一个胖胖的女人一癫一癫的跑了过去,定睛一看,原来是符小红。

    “你这个死鬼,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你却装做没有看见我。”符小红一边喘着气一边说:“我喊了你这么久,你还没有听见,一直往前走,啥意思?”说完用眼睛瞟了一下刘晓明,满眼含着思念、欢喜和责怪的味道。

    “哎,我真的没有看见你。我心里有事情,我正急着往前走呢?”刘晓明见符小红两腮泛红,知道她对自已用情所专,也觉得自已很久没有去看她,没有给她问候,所以内心也有点愧疚,心中一软,轻声地问道:“小红,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哎,我以前有一个朋友住在这里,我也是很久没有见到她了,今天正好有空,想来看看她,没有想到,她早就搬走了。”符小红说:“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好,搬到哪里去了?她一个小姑娘,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也不知道能不能适应。”

    “哦,你们好象感情很深哦。”刘晓明问道。

    “你刚来深圳还没有什么感觉。等时间长了就跟我一样了。”符小红说:“人在外地啊,见到故乡人就象见到亲人一样。那种感觉就是亲人。所以,只要是赣州人,我都把他们当成自已的亲人看待。”

    “哦,那我也是你的亲人?”刘晓明说道。

    “那当然是啦。”符小红用手扭了一下刘晓明的手回答道。

    “你是不是把男亲人都往床上拉啊?”刘晓明打趣道。

    “你这个死鬼,我是那种人吗?”符小红说:“别把我想成那种没有道德的人。”

    “呵呵,跟你开个玩笑的。”刘晓明答道。

    “你刚才说你有什么急事?是真的么?”符小红问道。

    “是的。”

    “是什么事情,能说一说吗?”

    “哎,一言难尽啊。”刘晓明说:“也是为一个老乡的事情,哦,她以前也住这边。”

    “是吗?”符小红问道:“她叫什么名字?会不会跟我要找的是同一个人呢?”

    “有可能啊。”刘晓明说:“这个世界说大真的很大,说小真的很小,说不定咱们说的是同一个人。”

    “你就别废话了,快说,是谁?”符小红推了刘晓明一把说道。

    “你先说。”刘晓明用力在符小红的庇股后面揉了一下。

    “她姓刘,叫刘征吧。”符小红答道。

    “真的?”刘晓明仿佛不相信自已的耳朵了。他说道:“这个世界真的这么小么!”

    “是同一个人吗?”符小红问道。

    “哦,说不定是同名同姓,但不是同一个人呢。”刘晓明故作镇静道:“你说的刘征多大了,以前住在哪里?”

    “她刚中专毕业。我记得她住在荔枝公园的那条小巷里。”

    “哦,那是同一个人。”刘晓明说:“她现在跟我在一个公司里。”

    “她长得很漂亮,也很可爱。”符小红说:“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没有。”符小红说:“没有的事情。”

    “没有,是不是你把她气跑了,现在全世界找她?”符小红指着刘晓明说:“你这个人就是这副德性,专门欺侮女人。”语言中有一股酸的味道。

    “哎,你想哪里去了。真的不是我。”刘晓明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她哪里看得上我啊。”

    “哦,那你是为了什么事情?”符小红问道。

    “一言难尽,事关人家的私事,我不方便说。”刘晓明答道。

    “是不是她男朋友的事情?”符小红问道。

    “你怎么知道?”刘晓明说:“你真是神仙啊。”

    “我认识她比你早。她的事我多少知道一点。”符小红说:“我听说她男朋友是做鸭的。到处为富婆服务。”

    “哎,是的,这个社会太复杂了。这些事对于刚出道的小姑娘来说,根本应付不了。”刘晓明说:“现在骗子也很多,你也要注意,别被骗了钱又被骗了色。”

    “哼,这不要你管,你也管不着。”符小红说:“这么久都不来看我。如果有个帅的男骗子,我愿意被他骗。”符小红说:“只要他对我好,哄我高兴,我愿意天天被他骗财骗色。”说完用手在刘晓明档部一摸,却什么也没有捞到。

    “以前那个小兔子不见了啊。”符小红说:“看见我也不激动了?没情义的骗子。”

    “哎,小红,你想哪里去了。”刘晓明说道:“我这不是心里有事情吗?”说完,柔情的搂了一下符小红的腰。

    “要不,今晚我陪你,怎么样?”刘晓明说:“我们大战五百回合。”

    “不过,你那个地方有人,不方便啊。”刘晓明说:“我们得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叙一叙。”

    “要不,我们去开房吧。”符小红说:“正好上个月公司给我多发了几百块钱。”

    “那不行,不能用你的钱。”刘晓明说:“你挣的都是辛苦钱。”

    两人又搂成了一个人,一边说着亲昵的话一边往宾馆走去。刘晓明付了房费,两人一起上了电梯,这一夜,一对幸福的人,一夜情话。

推荐阅读 乡村欲爱 乡村艳妇 乡野诱惑

新书推荐: 年轻的嫂子 乡村女教师 野性乡村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