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14.翻脸(十四)

14.翻脸(十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翻脸

    赖小梅见办公室主任已经走了。她在办公室里骂骂咧咧了一会儿,自知这骂人不是办法,于是坐了下来。她觉得这肯定不是办公室主任的意思,肯定是宋佳的意思。

    “宋佳宋佳”赖小梅自已念念叨叨的说道:“想当年,她在派出所当做饭的时候,跟自已住在一起,自已对她还是不错的,后来她跟谭能私混,自已也是闭一只眼开一只眼,当作不知道。没有想到,今天她宋佳当政委了,就要报复我了。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赖小梅心中一冷,觉得是不是自已在哪里得罪过她了。赖小梅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自已没有得罪过宋佳。宋佳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已呢?赖小梅想不明白了。她觉得自已应当去找宋佳谈一谈。

    办公室主任从赖小梅办公室出来,就到宋佳那里邀功去了。

    ‘怎么样?’宋佳见办公室主任进来,就问道。

    “我说了。”办公室主任有些气喘道:“好象不同意,还朝我摔了杯子,骂了娘。”

    “哦。”宋佳还在一边看着公文,并没有抬头。

    “我猜她等下肯定会来找你的。”办公室主任说道:‘你可要做好准备啊。’

    ‘我准备什么?’宋佳说:“这是我交待给你办的一件事情,你当然要办好啊。如果她到我这里来闹,那说明你的办事能力很差啊。”

    “是是是。”办公室主任说道:“要不,如果她实在不去,我们换别人去成不成?”

    “那当然不成。”宋佳说:“做人做事要有原则,决定了的事情就不要再改了。”

    “那好吧。”办公室主任答道。

    正在这时,赖小梅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她见办公室主任也在,并不理他,而且径直走到宋佳面前,坐下,说道;“宋政委,刚才办公室主任说要派我去照顾那个陈燕,我觉得我做不了。”

    宋佳抬头看了一眼赖小梅,笑了笑说:‘继续说下去。’

    ‘刚才办公室主任说我符合二个条件:一是女的,二是当官的。可是在咱公安局符合这二条的女同志很多啊。再说我又不是搞工会工作的,我是搞纪委工作的,应当让搞工会工作的人去做这个事情,我觉得更合适。’

    “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们也考虑过了。只是工会的那个女同起辞职了,新的工会干部还没有到任啊。”宋佳答道。

    “你是纪委副书记,个人觉悟应当更高些,更应当为咱公安局多作些有益的事情,你知道,自从谭能出事以来,我们公安局可处在峰口浪尖啊。这个时候全局所有人都应当为公安局的名声作想。”

    “可是,我真的做不了。”赖小梅说。

    “你这个理由太勉强了。”宋佳答道。

    “这个,我。”赖小梅说:“要我去做也可以,能不能再派一个女民警帮助我一起。”

    “这个你跟办公室主任商量下吧。”宋佳说:“你们俩出去商量吧。我现在还有事情。”

    赖小梅没有办法,只得跟着办公室主任一起出来。

    “就是你出的馊主意。”赖小梅跟着办公室主任到他的办公室,刚一进门就嚷开了。

    “我也是没有办法。”办公室主任说:‘其她同志都有家有口的, 就你是单身汉。’

    “谁说我是单身汉。”赖小梅说:‘我也有家有口啊。’

    “少来吧。”办公室主任说;‘你离婚多少年了,谁不知道你现在一个人过啊。’

    “我是没有老公,可是我有儿子啊。”赖小梅答道。

    “儿子?”办公室主任有些愕然道:“你啥时有了儿子了?多大了。”

    “唉,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赖小梅说:‘就是陈燕跟谭的儿子,现在陈燕象这样了,带不了,谭被抓之前要我带我就带了。’

    “想不到你还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啊。”办公室主任说道。

    “我可忘不了人家的恩情,再说了,古人尚且知道‘喝水不忘挖井人呢。’”

    “要不,你把小孩送到托儿所去吧。”办公室主任提议道。

    “亏你想得出来。”赖小梅说道:“这个小孩这么可怜,妈估计是活不过来了。爸又被抓了。不管谭局以前对我们怎么样,他毕竟也是我们公安局的人,我们要有一点人情味,你说是吗?不能人人都见利忘义。”

    “再说,我也是一个副科级干部。”赖小梅说:“你不能让一个科级干部天天去照顾一个病人吧。工作还要不要继续做?”

    “那你说怎么办吧一?”办公室主任也被赖小梅说得没有办法了。

    “我觉得到社会上请一个保姆,多给点钱,不就行了。”赖小梅提议道。

    “哦,也是啊。”办公室主任说道:“只是这个钱,局里会承担吗?”

    “唉,你是办公室主任,这点小钱你还搞不定吗?”

    “我没有办法。”办公室主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把双手往外一摊,说道:“现在又不是谭局当家了。”

    “你以前的小金库呢?”赖小梅说道。

    “嘘”办公室主任一听到赖小梅说这个话,急忙示意她不要再说,小声点,他赶紧走到门外看了看,见没有人,然后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呵呵,这个你还瞒着人啊。你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啊。”赖小梅说:“你可别忘了我以前跟谭是什么关系,你们之间的什么事情我都知道。”

    “就是因为你跟谭的关系才遭宋佳的忌恨。她说你是谭的情妇,所以谭的事情你要去了了。”办公室主任说道:“你可不要说这是我说的啊。”

    “去她妈的。”赖小梅朝在上吐了一口,说道:“她宋佳才是谭的情妇,要不然怎么从一个做饭的当了公安局政委呢?她的事情谁不知道啊。要说情妇,她宋佳才是谭的最大的情妇。”

    “你小声一点吧。”办公室主任见赖小梅说得这么大声,生怕被宋佳听见。

    “我不怕。我行得正,不怕影子是斜的。”赖小梅说:“我当这个纪委副书记是谭能提拨的,但是论资历我也胜任的。要查就一起查吧,看看最后谁倒霉。我大不了再回去当民警,可是有的人呢,是不是再回去当农妇呢。”

    “呵呵”办公室主任说:“你们一个比一个利害,就我最窝囊啊。不过,如果过不下去,我就辞职下海,打工去了。”

    “你跑得了?”赖小梅说:“你庇股里多少屎你不知道啊?光小金库这事就够你坐多少年的,你还想着轻松呢。”

    ‘我的姑奶奶,你别乱说啊。’办公室主任见赖小梅也不是好欺侮的,心里就怪自已不该出这个馊主意了。

    “你要是敢让我去照顾陈燕,我就让你去蹲监狱。”赖小梅恶狠狠的甩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办公室主任怔怔地呆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出。

推荐阅读 乡野春潮 乡野小村医

新书推荐: 艳绝乡村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诱惑人的好嫂子 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