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13.艳遇(十三)

13.艳遇(十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艳遇

    过了些日子,曹建华没有再来找刘征了,也没有给她打骚扰的电话,刘征的脸上也渐渐的有了笑容,她逐渐从那个阴影里走了出来。

    大学毕业生们与开始到深圳找到了。公司也通过招聘招了几名大学生进来。一个分在刘晓明的销售部,听说是学英语的,公司为了发展对外贸易,所以需要懂英语的人。另外一名是一个女生跟刘征同在一个办公室,也是做文员的。还有一名男生分在财务部,这是一个个子很矮小的男人,姓赵,左腿还有点瘸,所以,一到公司就被同事取了个外号“左拐子”。大家都笑着喊他左拐子,小赵并不生气,只是笑笑,然后一摆一摆的走过去,问道:“你叫我哥啊,真是有礼貌。”

    刚开始大家并不明白,后来才知道湖北人喊哥叫拐子。

    因为有新的同事加入,所以,公司就会热闹些。新旧同事之间也会相互宴请,相互认识。有的还会在里面试一试谈恋爱的机会。

    刚入职的三名学生,除了小赵这个左拐子外,一个女的,长得还算是不错,另一名就是在刘晓明办公室的学英语的同学。因为刘征是办公室的文员,所以对这三人的名字她早就知道了。刚报到的时候,还要帮着把一些日常用品分发给他们,包括工作服啊,笔、纸什么的。所以,这三个新入职的同事最先认识的同事应当就是刘征了。为了表示对刘征的感谢,或许因为另一名女生与刘征同在一个办公室的原因吧,小赵和其它二名新手请刘征吃了一顿。在吃饭期间,相互作了自我介绍。这时刘征才知道那个学英语的同事叫催河。从小赵的介绍中还知道催河刚开始并不想到深圳来工作,而且知道他还有一个弟弟在上学,家里负担比较重。催河在饭桌上的话很少,他总是闷头吃饭,吃的菜也很少。只是偶尔抬一下头看一下刘征,然后又低下头吃饭。

    刘征见催河有些怪怪的,也不怎么搭理他。

    吃完饭后,刘征回到了宿舍。刘晓明已经洗完澡了,坐在椅子上正看着《焦点访谈》,见刘征回来了,说:“小妹,怎么样?看样子还挺高兴。”

    “呵呵,是哦。”刘征答道:“新同事来了,我们办公室新来了一位美女,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

    “是嘛。”刘晓明末置可否道:“叫什么名字?”

    “哦,你是说那个新来的美女吗?”

    “废话。”刘晓明看了看刘征道:“你不是要给我介绍吗?”

    “她姓朱,叫梦妮。”刘征回答说。

    “哪里人氏?”刘晓明问道。

    “湖北人氏。”刘征答。

    “家有兄妹否?”刘晓明装腔作势道。

    “无兄无弟,寡母养之。”刘征也用同样的语气说道。

    “哦,可怜啊。”

    “故需要兄润之以爱,不知兄有爱乎?”

    “少来啊。”刘晓明说:“认识一下是可以的。”

    “怎么?没兴趣啊。”刘征说:“千别以后后悔啊。”

    “去,没有什么可悔的。”刘晓明见刘征拿着衣物走进卫生间,随后听到里面洗澡的声音。他想着那一个小小的空间里,一个美丽的女生,一个完美的。随着水的声音,他想着刘征的动作和表情,想着她此时或许正在揉搓着那一对尖尖的小荷,或许手已伸到下体处,轻轻的洗那最私密的地方。想着那一幅诱人的立体图,他双腿间的小弟弟又想蠢蠢欲动了。刘晓明觉得有点渴,想喝水,拎起瓶子一看一点水也没有。没办法,只得起身下楼去买瓶泉水喝了。

    刚到楼下小卖部,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走了过来,问道:“大哥,那个刘征是不是住在这里?”

    “哦,刘征,你是谁?”刘晓明问道。

    “哦,我是她刚入职的同事,我姓朱。”

    “你叫朱梦妮吧。”刘晓明说道:“刘征在楼上,三楼,正在洗澡呢。你上去吧。”

    “是的。”朱梦妮嗯了一下,说:“谢谢你啊。”

    刘晓明买了一瓶矿泉水,往回走了几步,刚上了三级台阶,他突然想到应当再买点什么东西。于是他又下楼,到小买部买了些吃的东西。如话梅、泥皮花生、瓜子、饼干、牛肉干、辣椒萝卜、豆腐皮等,另外还买了两瓶饮料。

    刘晓明领着这一大堆东西上了楼,开了门,见刘征已经洗好了,正和朱梦妮聊着天。

    于是刘晓明把东西放在茶几上,递了一瓶饮料给朱梦妮,说:“欢迎你来啊。”说完把另一瓶饮料递给刘征。

    “哦,还是大哥会招待客人。”刘征接过饮料笑道对朱梦妮说:“他也是我们公司的,是销售部的经理,叫刘晓明。”

    “哦,听说过。”朱梦妮看了看刘晓明说:“刚来的时候就听同事说销售部有一位老总,长得很帅,今天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哪里哪里。”刘晓明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

    “哎哟,还学会谦虚了。”刘征指头刘晓明说:“他也是我的老乡,人很好的。”

    “以后要多多关照啊。”朱梦妮双手作揖对着刘晓明说道:“我刚入职,以后许多事就拜托老兄你了。”

    “彼此关照。”刘晓明也学着客套了一下,说:“我还有事情,你们慢慢聊啊。我就走了。”说完,从房间里换了一套西服,打上领带,拎了一只黑色的公文包就下楼去了。

    朱梦妮见刘晓明出了门,对刘征说:“你们是不是正在恋爱?”

    “没有没有。”刘征怕朱梦妮误会,急忙摇头摆脑的解释说:“这是一套两居的房子,他住一间,我住一间,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别紧张。”朱梦妮说:“都是同乡,现在已经同居了,同床还会远吗?”说远哈哈大笑起来。

    巴说:“刘总, 我真的还要加强锻炼。”

    “哦,是的,你是学英语的。”刘晓明指头催河说:“我这个人打小学习就差,尤其是英语,到现在除了ABC外,什么也不记得了。我最佩服会说英语的人了。要不,你给我们来几句,描述下现场的气氛。”

    几位同事都起哄,还鼓起掌来,有的还用筷子有节奏地敲着桌子喊道:“快快快,快快快。”

    催河见大家都望着他,尤其是刘晓明好看在考自已似的,于是他站了起来,端起一杯啤酒一口喝下,用袖子擦了擦嘴,然后张口就说:“Thank you for giving me a chance to introduce myself …….”

    刘征一下子惊讶了。她以为这个说话都节巴的人,还有一些害羞的人会出洋相,没有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催河还真有两下子,说起英语来眉飞色舞的,嗓音也洪亮,简直就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一会儿,催河说完了。大家蒙了一会儿,如突然停电时屋子全黑了一样,突然爆发出一陈掌声。催河忙向大家鞠躬,说谢谢。

    其实,刘征只听懂了其中的几个单词,不过,她相信这个催河还真不简单。

推荐阅读好色小姨 风流村医

新书推荐: 纵情乡野 乡野美色 乡村乱情 好色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