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11.阴谋(十一)

11.阴谋(十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阴谋

    宋佳挂了电话,把破门带上,进了主卧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将浴缸里的水放满,加了一些玫瑰花瓣在水里,又放了一些沐浴液在里面,用手划了划,然后走进浴缸,躺了下去。

    她闭上眼睛,尽量不去想刚刚发生的那些事情,但是那个流浪汉的影子却总在脑海里晃过来荡过去,仿佛是无法挥去的恶魔。宋佳想叫民警去别墅抓他,但是以什么名目呢?这种事情怎么说都是一种耻辱。

    宋佳躺在水里,忽然觉得下身有些痛,她挺起上半身往下身一看,那私处的两个花瓣有些肿,她轻轻的用手在上面摁了摁,一种轻轻的痛楚传遍全身。

    “这些恶魔,真是想把老娘搞死啊。”宋佳想着,忽然一个想法让她全身颤抖起来,宋佳想昨夜可能不止一个男人上过他,或许还有别的男人,会是谁呢?她又没有别的思绪。

    “此仇不报我就不是人。”宋佳忽然用力拍着水,一个巨大的水花溅了起来,落到水缸的外面。此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喂,是这里要修门的吗?”

    宋佳一听,急忙坐了起来,她拿起浴巾把自已裹住,然后穿上睡衣,在腰间还系了腰带。她穿上挂鞋,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见一个男人抬着一扇大门,满头大汗地站在门口,脑袋朝里望着。

    “你是来修门的?”宋佳问道。

    “哦,是的。是你们公安局的办公室主任叫我来的。”男子还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那你进来吧。”宋佳对他说道。

    “要不要换鞋?”男了问道。

    “哦,不要换。”宋佳说:‘再说我也没有你穿的啊。’

    “呵呵”男子憨厚的笑了笑,就进到屋里。他把扛来的门板放在地上,仔细的检查起那扇破门来,说:“宋政委,你这个门已经不能用了,要换新的。”

    “要换就换吧。”宋佳答道,她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觉得庇股有些酸胀,就岔开腿把身子往后靠了靠,腰尽量伸直。

    “哦,”男子答道;“幸亏我有先见之明啊,我把新门带来了,要不,还得往回跑一趟。”男子朝宋佳看去,只见她两腿光光的,双腿深处一片青色的毛,看得清清楚楚的,还可以看见好青草中间一片红色,似乎如含苞的花一样,正微启着欲张开,更如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看着看着,他下身的树伸起懒腰来了,正呼呼的往外突呢。

    宋佳见木工师傅表情有些奇怪,两眼直勾勾的望着自已,就如一只恶狼看见一只羊一样,似乎要把自已吞掉。她正要怒斥他,直了直腰,望下身一看,见自已的私处暴露无遗呢,于是脸上一红,急忙用手拉着睡衣盖住,自已回到房间里去了。

    木工师傅见宋佳进了房间,两眼一怔回过神来,才动手拆起门来。拆门换门,差不多花了二个多小时才算弄好。木工师傅反复的试了试门,开开关关的弄了好几趟,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就对屋里拿道;“宋政委,门修好了。”

    “哦,多少钱?”宋佳从里面出来,换了一身警服,那个身材,那个气质,那个威武中透出的女的特有的神情,一下子就把木工征服了。

    “哦,共三百块,不过。”木工师傅有些怔怔的,有些怯怯的说道:“不过,如果您有需要,我不要钱,我为你服务,保证服好务。”

    宋佳一听,有些恼,但是想想自已刚才的样子,又不好发火,就说:“快拿你的钱走吧,实在不行,大街上到处都有按摩店。”

    “可我还是处男啊。”木工师傅说:“你看我这个肌肉。”说完还向宋佳做了一个动作,以展示他的力量和健美。

    宋佳想着昨天那个恶心的流浪汉,她想驱除掉那个脑海中的恶魔,但是无法排解,她内心也需要这么一个青春健美的男子来帮助她驱掉心里的阴影。

    “你真的没有结婚?”宋佳问道。

    “是的。”木工师傅说:“不要说结婚,连个女人也没有碰过。”

    “哦”宋佳看了看这个木匠,只见他混身透着一股英俊气,那眼睛里透出的英气逼人,身材也俊秀挺拨,两块胸大肌下面是六块健硕的腹肌,果然是一个好男儿啊。

    “那你进来吧。”宋佳转过身,说:‘把门锁上。’说完自已走进房间去了。

    男了跟了进去。见宋佳已经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了。

    只见她两目盈盈如秋水含波,如云缠明月,如老藤缠树,更如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着木匠走了过去,把身上的衣物脱得光光的,直扑向宋佳。

    宋佳张开手臂抱住了他,她把双腿岔开,以便让木匠的火热的阳物插了进来。

    木匠把阳物插到宋佳的两腿之间,并没有进入宋佳的身体就拼命的抽动起来,没过几分钟就“哇”一声泄了,精夜泄在宋佳的两腿上。自已趴在宋佳身上一动也不动了。

    宋佳笑了笑,知道这个男人真是个雏子,没有的经验。

    “你满意了吗?”木匠抬起头来问了问宋佳。

    “你真是没有过?”宋佳说。

    “是没有。”木匠说:“我发誓。”

    “好好好。”宋佳说:“你真是个好孩子。”说完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你多大了?”宋佳问道。

    “我十七岁了。”木匠说:“哦,过几天我就是十七岁生日了。”

    “是嘛。”宋佳说:“你跟我儿子差不多大?”

    “不可能吧。”木匠说:‘你看起来比我妈年青多了。’

    “是的。”宋佳说:‘我儿子也跟你一般大。’

    “那我以后就叫你干妈吧。”木匠回答说:“干妈,我要吃你的奶了”说完用嘴含住宋佳的,轻轻的咬啮起来,一会儿又用力把整个吸进嘴里,一会儿又放出来,用甜舌头在上面摩挲,让宋佳痒得不行了,私处波浪翻滚。

    “你刚才根本就没有进入我的身体。”宋佳说。

    “要不,我们用土话说这些吧。”木匠对宋佳说。

    “好啊。”宋佳答道:“你先说吧。”

    “干妈,我要操你的逼了。”木匠说:“你想让我操不?”

    “来吧,来操我啊。”宋佳答道:“我的逼不是没有穿衣服吗?正光着呢,快来插吧。”

    “好哩。”木匠说:“干妈,可我找不着洞洞哩。”

    “来,我来帮你找。”宋佳说:“妈抓着你的小朝洞里插啊。”

    “妈,不是小啦。”木匠说:“小长大了。人家的是不是又长又粗。”

    “哦,是哦。”宋佳答道:“真是又长又粗又大,妈帮你插进去啊。”说着把木匠的阳物插入自已的。

    木匠感觉到以前从未感觉到的舒服,他的大在宋佳温润的身体里,没有别的想法,木匠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用力。

    他抱住宋佳的身体,下半身抵住她的,双腿支开宋佳有双腿,如青蛙般的启动电臀,只听得一陈“啪啪啪”的身体撞击声音,夹着有一点手掌击水的声音。

    宋佳嗷嗷大叫起来,她觉得脑袋空了,全身没有了头,没有了四肢,没有了五脏六俯了,只有那一个变得巨大无比,接纳着一个巨大的,如空洞里插着一个合适的棍子一样,摩擦着,发着热,似乎还要燃烧起来了。

    无比的愉悦,无比的快感,把宋佳的脑海里的不快全部冲洗掉了,她正享受着一个青年男人带给她的快乐和。

推荐阅读 村姑也疯狂 乡村小神医

新书推荐: 艳绝乡村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诱惑人的好嫂子 美女老师的同居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