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守村长的艳福 » 11.床上青春(十一)

11.床上青春(十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 cunzhang8.Com (村长吧拼音)

    

      床上青春

    第二天,甜妞来找陈燕说是准备去县城,问陈燕去还是不去。陈燕请示了刘妈。刘妈同意陈燕去,因为家务事也不多,有刘妈一个人就够了。

    于是甜妞和陈燕一起走到路口等着去县里的车。

    “昨天晚上睡着了吗?”甜妞问陈燕说。

    “睡着了。我一回到家里就睡着了。”陈燕说。

    “呵,骗鬼吧。我都没有睡着,你年纪青青还能睡着?”甜妞看了看陈燕说:“你才结婚,没有男人的晚上多么难熬啊,现在知道了吧?”

    “这个,”陈燕脸上有些发红,说:“刚开始是真的睡不着,后来翻来翻去就睡着了。”

    “我是真的一个晚上没有睡着,脑子里全是那些画面。”甜妞说:“唉,看样子啊,女人四十如虎狼,这个不假啊。”

    “难怪你起了个大早就要去县里,我看你主要是去找刘哥吧?”陈燕打趣道:“忍不住了吧。”

    “我是去找他的,很久没有在一起了。想他了。”甜妞说:“这也很正常,老夫老妻了,不干那事才怪呢。我可不象有些女人,明明想得不得了,还在装淑女。要知道女人过了五十,想玩还玩不了呢。”

    说到这时里,甜妞拍了一下陈燕的肩说:“现在我下面还水淋淋、火辣辣的,就是想你哥来插。你呢?”

    “我不想这个。”陈燕把脸背了过去,她觉得不好意思。其实,甜妞已经完全掌握了陈燕的心理活动,她刚才的那句话完全是说给陈燕听的,她想勾起陈燕对男性的渴望,把她引导到那条为她设计好的道路上。

    “都什么年代了。还装这么保守。”甜妞说:“人家城里人过得才快活呢,男人在外面玩女人,女人在家里玩男人,甚至还有什么活动,各取所需。”

    “城里人可真先进。”陈燕说:“老婆老公还能换啊。”

    “哎,陈燕,我跟你说个事,你可不要跟别人说啊。”甜妞拉了拉陈燕,把耳朵凑到陈燕耳根旁边说:“你认识宋家老大吗?”

    “你说的宋佳?”陈燕说。

    “是的。就是她。”

    “我见过她一面,那还是去年刚嫁过来的时候。她长得可漂亮了,真是个美人坯子。”陈燕说。

    “确实是漂亮,年轻时更漂亮,十里八乡的一枝花。”甜妞说着竖起一根母指头说:“她因为家里有困难,现在偶尔在县里做那个。”

    “做那个?”

    甜妞伸出左手,拇指和食指握成一个圈,右手伸出一根食指往圈里戳了几个,说:“就是做这个。一天挣了五百多块。”

    “啊?”陈燕听了睁大了眼睛。

    甜妞不知道她惊讶的是那五百块还是惊讶宋佳做那个事情,但是从陈燕的脸上的表情来看,甜妞已经可以猜到陈燕的内心世界了。

    一会儿,开往县城的车来了。两人一起上了车,甜妞抢着把车钱给付了。

    车开动了,两旁的树和远方的山都自动地往后退,村庄也越来越模糊了。陈燕把手放在车窗上,托着自已的脸,两只眼睛望着外面的风景,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很快就到了县里,下了车,两人肩并肩的在街上走着。

    “马上就要见到刘哥了,你下面还水淋淋、火辣辣吗?”陈燕打趣甜妞说。

    “是啊,我是水淋淋、火辣辣的,可等下就舒服了。男人一压上来,我就舒服得该叫了。”甜妞说:“燕妹啊,可是你呢?怎么办?难道就一直水淋淋、火辣辣,直到刘平从外面回家吗?你可知道他什么时间回来啊?如果要到年底才回,你可要熬得住啊。”

    “你,还是我姐呢,专挑我的痛处。”陈燕说:“这哪里象我姐。”

    “我就是因为是你姐,所以才关心你,关心你下面水淋淋、火辣辣,没有人疼呢。”甜妞说:“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又有钱又快活。”

    陈燕没有吱声。

    “反正这事只有你我知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怎么样?”甜妞说。

    “这个,如果被别人知道了怎么办?”

    “你放心,我发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甜妞说:“你放心好了。姐是个可靠的人。”

    “你有没有做过。”

    “我没有做过。”

    “那我也不做。”陈燕说:“除非你带队,我就不怕。”

    “你这个死妮子。好,等下我先做,然后你做,怎么样?”

    “行。谁怕谁啊。”陈燕说道。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着,很快就走到了“本田发廊”。

    甜妞说:“我们先发个毒誓。”

    “行。”陈燕回答说。

    “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我泄露给第三人,天打雷轰,不得好死。”甜妞说完看着陈燕。

    “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我泄露给第三人,天打雷轰,不得好死。”陈燕也说了一遍。

    两人击了一下掌,然后相视一笑。甜妞说:“你真是我的好姐妹。”说罢说带着陈燕走进“本田发廊”。

    “你刘哥呢?”甜妞对着店里的另一个女人问道。

    “哦,是老板娘啊,刚才还在,要不你等一下。”

    正说话间,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看了看屋里的三个人问:“谁来给我按摩?”

    “你去吧。”甜妞指了下屋里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起身就跟着那个男人朝里面走去。

    此时,正好刘舰从外面买菜回来,见甜妞和陈燕,高兴的不行了,说:“哎呀,难怪早上喜鹊叫呢,原来是有贵人到啊。幸亏我今天买了不少菜。”

    甜妞看了看刘舰,对他使了一个眼色,说:“你把菜放到后面的厨房,再去买点菜回来,另外再买些酒,晚点回来哦。”

    刘舰明白了甜妞的意思,把菜放好,转身就出门去了。

    甜妞给陈燕倒了一杯茶水,两个坐下聊天。此时又进来一个学生样的男孩子,脸上充满着稚气,眼睛特别的亮,穿的也是学生装,嘴上的胡子也刚有一点黑色。甜妞一看就知道是个学生,问道:“你来按摩的?”

    “是的,按摩多少钱?”

    “二百块。”

    “可我只有一百五,行不?”

    “行”甜妞说。甜妞看了看陈燕说:“要不这个给你吧,我保证是个雏。”

    “还是你先吧,你做我就做。”陈燕坚持道。

    “那你看下店,别走。”甜妞说完就领着小男孩进了里屋。

    没过一会儿,小男孩很快就走了出来,出门的时候还先朝外面望了望,然后猛地往外迈了一步,加快脚步离开了。甜妞也出来了,一边拉着裤子一边对陈燕说:“就是个雏儿,还是个处男。”

    其实,陈燕已经十分的渴望了,她听着刚才的那些对话,心里的如火同般的爆发了,她觉得全身火一般的热,脸上发烫,下面早就小溪潺潺了。

    正好,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到,见陈燕坐在椅子上,指了指陈燕说:“你来。”

    甜妞看了看陈燕,说:“妹妹,现在轮到你幸福了。姐已经幸福过了。”

    陈燕脸腾地一下更加红了。她起身,慢慢的跟着那个男人进去了。

    一陈脱衣服的声音传了出来。

    半个小时候,男人走了出来。陈燕也走了出来,脸上依然红艳艳的,还挂着一丝浅浅的笑。

    甜妞没有说什么,她看了看陈燕,知道她刚才舒服极了,快乐而且高兴。

    陈燕走了过来,拿了一百块递给甜妞,说:“姐,这个给你。”

    “你傻啊,给我干嘛。”甜妞说:“我们是好姐妹,这个你自已拿着,再说我还能要你的钱啊。”

    甜妞再三拒绝,陈燕只好把钱装起来。她没有想到才半个小时就挣了三百块,如果是在地里干活,一个月也就挣三百块,她觉得划算,自已又没有丢掉什么。这里她想起甜妞跟她说过的一句话:“你跟别的男人干,下面还会写日记啊?只要你不说,你男人干你的时候怎么可能知道你跟别的男人干过呢?”

    想到这里,陈燕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甜妞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但也跟着笑了起来。

推荐阅读 情乱莲花村 乡村艳福

新书推荐: 乡村欲爱 乡村艳妇 乡野诱惑 好色小姨